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二章 嫉妒使人丑陋

第二百零二章 嫉妒使人丑陋

        本来赵敏敏使用的是自己购买的面膜,可是王春觉得像赵敏敏这样穷人家的孩子,根本就用不起这些面膜,所以才会误以为对方偷了自己的东西,产生了后面一系列的误会。

        寝室的职员们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都让王春去给赵敏敏道歉,毕竟误会了,人家干嘛不道歉呢,这样下去难道就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你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呢?别人使用面膜都是你家的,那我们全寝室的面膜都是你家的,算了,就因为你家有钱就看不起别人,有你这样的人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让王春去道歉,这样一来谁的心里都咽不下这口气,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每个人的心里都变得有些不太爽,谁知道王春听到这些话之后却并不这样想。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又没有说错,即便是我误会她了,那我刚才说那些话难道不是对的吗?像这样的穷人根本就不配使用,不看她们家都穷得叮当响了,居然还有的钱买得起面膜,真是让人讽刺,指不定不是从我这偷的,也是从别的地方偷来的……”

        “你这个人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呢?有钱了不起啊?”大家都觉得这样说话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够这样侮辱别人呢?难道这样一来对于他来说心里面就过意得去了吗?

        其实对于这些话,赵敏敏早就已经听得不耐其烦了,反正大家都认为他家穷就应该遭受这样的反驳,难道就没有人考虑过其他的究竟吗?

        “有钱就是了不起,怎么了?像你们这样的人就不配跟我住在同一个寝室,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指不定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全部都帮着她说话!”

        王春自认为家里有些钱,所以就不把所有的人放在眼里,反正对于王春来说,就是有钱可以买到所有的一切,这些也都是大人灌输给王春的念头。

        “这件事情距离现在有多久了?”等到王春说完之后,我这才露出了几分好奇,倘若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的确是挺让人怀疑的。

        想了想之后,王春这才低声回答:“也没多久,差不多有个把星期了……”

        “嗯,不管怎么样有钱还是没钱,都不应该看不起别人,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同等的身份,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别人!”说到这里我的神色严肃了几分,我很不喜欢别人用这样的方式去看待其他的人。

        王春听到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才缓缓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反正人都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于是只好收回了自己的声音,微微诺诺地回到了公司里面。

        此时李西城正在办公室里面跟沈总谈论着关于沈氏集团方面的这些问题。

        沈总一直都坚持称自己的沈氏集团不会出现这种问题,还说什么都是别人的诬陷。

        “在这个年头什么行业竞争都特别的大,再加上这些简直就是人心险恶呀,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可以,但是能够熬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只听沈总满脸严肃地说了一句,这话说的意思倒是蕴含的挺深的。

        “沈总的话我也明白了,只不过接下来你们沈氏集团还是得配合警方的调查,再案子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们刑侦队都会一直跟进!”李西成赞起神,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

        听完了李西城的这句话之后,沈总的心里颇有些纳闷,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没什么可说的,只好心里不乐意地答应了。

        “既然如此那也好,但是希望你们可以尽快查到真相,否则警察三天两头的就往我们沈氏集团跑,传出去之后指不定外界的谣言会对我们沈氏集团怎么样指指点点,这样一来也会给沈氏集团造成一定的污点,希望李警官能够明白!”

        李西城自然明白沈总心里所担心的这些问题,沈氏集团都是要有一定的信誉,倘若沈氏集团曾经死过人或者有过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那么哪个毕业后的人长还会来这家公司里面来求职呢,这自然是要解决的。

        “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给你们一个回答。”说完之后李西城也就离开了沈氏集团。

        回到了警局之后,李西城这才把现场拍摄下来的图片贴在了板上,不是现场死亡的图。

        “人应该是昨天晚上下雨之前死的!”李西城一本正经地说着,随后又将这些细节的地方圈了出来。

        “你们看这个位置,在尸体被运走的时候,尸体所覆盖的面积全部都是干燥的,那也就是说死者在跳楼的知识,应该还没有下雨……”

        昨天晚上3点多下的雨,那么赵敏敏是在3点之前跳下去的,联想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的心里都有些纳闷,这么说来,赵敏敏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呢?

        更何况这个时间段大家都已经睡着了,按理说能够听到一些风吹草动也很正常,更何况从7楼跳下来,难道所有灯都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吗?这些似乎有些不太科学吧。

        “我现在所奇怪的并不是死者的死亡时间,而是跳楼的时候从7楼落到1楼的大厅之上,分明有这么大的动静,可是整个公司的人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呢?难道大家都聋了听不到?”

        说到这里我的心里更多了几分纳闷的感觉,倒是也不至于说沈总会指使全公司的同事都同一个口供,这个自然是不现实的,那么总得有人听到一些动静吧?

        有的人睡觉的时候睡得特别的死就是雷打不动,但是有的人却是一点声响就能够被吵醒,而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记得曾经在沈氏集团的时候,睡在我面的胖子,一天晚上起床尿几次尿,我都能够知道大概是几点,现在这些职员连同寝室的人自杀了都不知道,这听上去的确是有些讽刺。

        “叶杨说的也是一个比较需要去研究的问题,死者在跳楼的时候,总得有人听到一些动静,或许对方不敢说出来,这也是比较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