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死亡日记

第一百九十四章 死亡日记

        阎栩打开了手电筒照在日记本上,上面用工整的字迹写下了很多东西。

        3月5号,张叔叔摸了我的胸,部,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晚上妈妈没有回家,张叔叔担心我怕黑,非要跟我睡,他让我换上了奇奇怪怪的衣服,给我拍照。

        4月15日,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张叔叔总是让我穿那些衣服,和我一起睡觉,我觉得很痛很痛,他塞住了我的嘴巴,不准我告诉妈妈,否则就告诉所有人。

        ……

        12月25日,张叔叔再一次来到我的房间,我害怕极了,他脱,光后露出了丑陋的身体,他逼迫我做了很多我讨厌的事情,我把带血的内,裤放在沙发,想要让妈妈看到,可是妈妈下班后只是把我打了一顿。

        日记的记录一直到本月10号,学校要交费用了,我知道妈妈不会给我,有同学跟我说可以出去买花,于是我就去了,没想到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好看心地善良的哥哥,给了我300块钱,回到家之后,我想跟妈妈说这个好消息。

        妈妈不理我,骂了我一顿,晚上,张叔叔闯入我的房间,再一次强,暴了我,我好痛好难受,可是没有人帮我……

        活着好累啊,我不能像正常人家的孩子一样,我没有爸爸,也没有朋友,没有人喜欢我,我看到电影里说,想要忘记这一切可以填入最深的湖水里,湖水非常的干净,可以洗掉身上所有肮脏的东西……

        这只小熊是妈妈在我六岁生日的时候买的,我想带走它,可是小熊是无辜的。

        我讨厌妈妈,她从来都不关心我,只知道打我,妈妈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呢?

        不过,没关系的,我要走了,我想去另外一个世界看看,那是什么样的,有好吃的点心吗,有可爱的小宠物吗?好期待呀!我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这就是沈月月留下的最后一些日记,记录了她死前的一些生活。

        我跟阎栩蹲在湖边,看完了日记的时候,感觉眼睛有些模糊,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小姑娘分明是无辜的,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要针对她,她究竟做错了些什么,这个世界要对她如此的仇恶?

        “阎队,咱们还是先把日记给带回去吧!”我知道这个时候阎栩的心里肯定也很不舒服,因为在跟进这个案子的时候,阎栩也花费了更多的心思,可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在这之前我们一直都认为沈月月的死肯定是另有蹊跷,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日记上面记录了沈月月所有的行踪也记录了,沈月月死前的一些事情可以足以证明沈月月是自杀。

        “这片树林那么黑,你说当时这小姑娘一个人摸黑走过树林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究竟这个世界上带给了她多少死亡的想法,才能够让她连黑暗都不怕了……”

        阎栩缓缓吐出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心情显得十分的低落,不知为何看完了一个13岁小姑娘的日记之时,才发现自己如今的生活过得有多么的好。

        “你没事儿吧?”女人总是比较感性的,看到这些日记之后,心里面肯定会有些受不了,于是我从包里取出了纸巾递给了她。

        “不用了。”江楠吸了吸鼻子之后把日记收了起来,就这样大步走在了前面,我愣了半天,这才赶紧跟了上去。

        “既然现在证明沈月月是自杀,那么下面的案子到底该怎么办呢?”我的心里多了几分纠结,闹了半天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个样子的,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

        一开始我都在想凶手可能是沈红跟张大海其中的一个人,这样一来我们也就可以把他们送进监狱去,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却是这样,让我们都没有预料到。

        “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个都有深深的罪恶,要是不把他们送进监狱去,我的心里就是不舒服!”阎栩低声说了一句,看上去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也不知道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一夜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都睡不着,这个小姑娘的日记一直怕悬在我的脑海当中,虽然我们两个仅仅只是有一面之缘,可没想到我竟然对她的案子如此的上心。

        次日。

        张大海跟沈红两个人都表现得有些焦灼,尤其是张大海一个劲的闹腾着要找律师告我们。

        “我告诉你们,你们都已经把我关押了五十多个小时了,要是再不把我放了,我可要找律师来告你们,到时候你们这些警,察都要吃不了兜着走,难道不知道没有证据的情况之下不能关押嫌疑人超过24小时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大海的情绪有些不太好,一个心得在审讯室里面闹腾着,就在这个时候我推门走了进去,阴沉着一张脸。

        谁说我们没有证据了,现在证据都已经有了,我倒是想知道张大海接下来还有什么可说的。

        “干啥?”我走到了张大海的面前,扭头看了一眼此时审讯室里面的监控视频。

        “警,察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我还没有动手,张大海就捂着自己的脸,一个劲的在喊救命。

        靳岩坐在监控室里,不禁轻咳了一声,随后将摄像头给捂住了,适应了我一个眼神。

        张大海这样的人我真的想把他给揍死,但是我是一个警,察,我不能这样做。

        就在这时,审讯室里面的灯突然间熄灭了,就连信号也中断。

        等到张大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一阵拳打脚踢揍得鼻青脸肿,玩乐审讯室的灯重新亮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跟靳岩坐在了桌前,一脸平静地望着面前的人。

        “你们,你们……”

        “警,察居然打人,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告你们,让你们去坐牢!”张大海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之后,一脸慌张地说道。

        “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可没有打你!”靳岩正了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