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最失败的母亲

第一百九十一章 最失败的母亲

        只见阎栩走了过去,一把就扣住了沈红的手,强迫她睁开眼睛望着这些尸检的资料。

        资料上面拍下来的图片全部都是沈月月的尸体,一个原本13岁的小姑娘本应该过着自己愉快的童年,可却变成了一句冰冷的尸体,竟然死前还受过这样的折磨,当母亲的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坐视不管吧。

        “怎么就没脸看了呢?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的看看!沈月月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怀胎十月这么辛辛苦苦把她给生下来,如今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阎栩抓住了沈红的下巴,让沈红死死地去看着这些照片,不管怎么样,有些东西迟早都是要面对的,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把真相给说出来,非得犹豫呢?

        沈红看到了这些照片的时候,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就连身体都在颤抖,她的确是很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即便如此那样能够怎么样呢?要不是因为女儿如今的生活也不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上

        “啊……月月……”看到了女儿尸体的时候,沈红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这一刻她的心里十分的痛苦,有着很多话想说,可是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看到了吗?”阎栩紧紧地皱着眉头,事情都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唯一还在等待的难道不就是真相吗?为什么他们所有的人都想要把真相给隐藏起来,这究竟是为什么?

        “月月……”沈红在审讯室里面大哭了起来,可是即便如此,那又能够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死了,现在说这些话也不过是在装模作样罢了,活着的时候不知道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女儿,死了才知道哭,难道不是在虚伪是在演戏给所有人看吗?

        “行了,别在这里装模作样的,比起你女儿的死,我倒是觉得这是一种解脱,否则她也不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倘若再活下去,迟早的一天也是会被你给打死的,既然如此活着有什么意思呢?”阎栩神色凝重地说道。

        沈红紧紧的闭着眼睛,就连拳头都忍不住收紧了,几分指甲狠狠地镶嵌进了肉里,疼痛的感觉,让她的心也跟着抽痛了起来。

        “说吧,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隐藏到什么时候呢……”阎栩一脸冷静的说道,事情到达了今天这个地步上,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在装些什么,很多事情都已经很明白了。

        沈红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打过我的女儿,可是对于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性侵什么性,生活,我根本就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些什么!”

        “因为我的女儿平日里面清清白白的,根本就不可能会做这些事情。”沈红一本正经的说道,比起了刚才痛苦的模样,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的。

        听闻此言,阎栩指着面前的女人说道:“沈红啊,沈红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你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呢?非得我把所有的真相都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肯把真相说出来吗?”

        “我已经说过了,这就是真相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女儿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当天我也根本没在家,她什么时候死的我都不知道。”说到这里,沈红的脸色越发的僵硬了,因为有些事情的确只能咽在肚子里面,永远的胎死腹中。

        “你……”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阎栩的心里简直气到了极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回答。

        “你可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最毒妇人心,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简直没有比这更合适!”阎栩气呼呼地离开了审讯室。

        “把这个女人关起来!”虽然没有审讯出什么结果,但是他们有着非常重大的嫌疑,也绝对不会把人给放了。

        看到阎栩这么生气的模样,我不禁给她倒了一杯咖啡,随后缓缓走了过去:“阎队,干嘛这么生气呢?今天审不出来咱们明天再审就是了,这种事情都是得依靠时间和证据的,不是吗?”

        “我生气的是这个女人的心特别的狠毒,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够变成这般模样,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是一个大男人,当然不知道清白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了,更何况才是一个13岁大的小姑娘……”

        阎栩满脸生气的说着这些话,平时里面在查案的时候他都特别的冷静,可没想到这一次我倒是发现他有着不一样的神态。

        “算了,跟你一个大男人说这么多你也不明白,咱们还是去找一下其他的线索吧!”阎栩低声说了一句,断过了我手里的咖啡就转身离开了。

        我愣在原地不禁迟疑了片刻,其实我的心里跟江楠有着同样的想法,并不是我身为一个男人就不能够明白女人心里面的那些苦。

        沈月月的死我也表示非常的惋惜,可是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抓到凶手,其他的都已经不在乎了。

        “被怼了吧?得罪谁不好,你要得罪阎队呢!”靳岩忍不住在偷笑。

        我狠狠的送了一个白眼过去:“笑什么笑,赶紧查资料!”

        “哎,不是我说啊,性侵沈月月的人,有没有可能就是他的继父张大海,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在他家找到的?”靳岩凑到了我的身边说道,一开始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可是现在没有证据呀,那些都已经拿去化验了,可是到现在也还没有出一个结果。

        “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古往今来继父性侵养女的事情多了去了,我觉得估计八九不离十就是这家伙看他一副猥琐的模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靳岩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李西城缓缓走了过来,交给了他一大摞资料:“说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把这些资料都排查出来,弄成文档的格式传到我的邮箱!”

        “噢,好的队长!”靳岩无奈的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