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带血的花瓶

第一百八十九章 带血的花瓶

        经过查证之后,我发现这个主管并没有在撒谎,那也就是说沈红当天晚上并没有回家,如此一来,杀害了沈月月的人会是谁?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俩离开了足浴城。

        “老叶,我怎么觉得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呢,这样下去咱们猴年马月能够查到一个所以然呀?”说到这里,靳岩已经有了几分无奈。

        “别着急呀,查案的时候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如果每一个案子都这么简单的话,那在这个世界上就有更多的坏人可以落网了,带着这样的想法,我们回到了警局。

        面对审讯的时候,张大海一直都是那一副很欠揍的模样。

        “警官,可以给我一杯水吗?”张大海扯着嘴角问道。

        扫了一眼张大海此时鼻青脸肿的模样,李西城到了,一杯水递过去:“听你说的这些,平日里你老婆对她的亲生女儿也不好,这是怎么回事,哪有亲妈会这样虐,待亲生女儿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呀,但从几年前我认识这女人的时候,她便是这个性格,平日里有事没事就拿自己的女儿出气,这小丫头都已经10来岁了,个子也不高,平日里面也总是畏畏缩缩的。”

        “就说平时吧,本来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这个女人非要闹得轰轰烈烈,好像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似的,尤其是面对沈月月的时候,在家里非打即骂,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沈月月出事的这段时间又挨了沈红的打吗?”这一点让李西城有些纳闷。

        “那可不是嘛,经常被打这都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平日里要是上班的地方被客人投诉了,回家来也得过下自己的女儿身上,要不是看看年轻漂亮,我怎么可能会娶这样的一个女人当老婆呢?”

        张大海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其实看上了沈红,也仅仅是因为沈红的年轻漂亮跟其他的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不得不说沈红的确长了一张很好的皮囊,年轻貌美虽然生了孩子,但是身材也一直没有走样,难怪让张大海如此的入迷。

        “这个是我们在你家里找到的花瓶!”李西城把那个花瓶摆在了桌子上,然后指了指花瓶脚底下的那个位置,接着说:“为什么这个花瓶底下会有血迹,这个总能解释一下吧?”

        看到花瓶上血迹的时候,倒是让张大海愣了半天,随后这才扯着嘴角说道:“花瓶这种东西都是女人才喜欢摆弄的,我一个大男人搞花瓶做什么,我哪知道这血迹哪来的?”

        看着张大海此时似乎有些闪躲的模样,李西城知道他并不是真的不明白,而是在装傻罢了,带着这样的想法,李西城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看来想要撬开这两口子的嘴巴的确是有些困难。

        花瓶上的血迹经过比对之后,已经可以证明就是死者是月月的,但是上面并没有提取出指纹。

        “少在我们面前装蒜,问你什么就说什么,你以为你不说我们警方就查不到吗?查到的时候,只怕是你十张嘴都说不清楚!”

        果然,李西城的一句话,让张大海的神色凝重了几分,随后才回答:“那……那我怎么说啊!”

        李西城眉心收紧了几分:“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别在这里玩什么花花肠子,回头后果得自己背着!”

        张大海的笑意不禁尴尬了下来,随后说:“关于这个花瓶的事情,好像知道那么一点点,那天晚上我打麻将回来的时候听到了沈红在打她女儿!”

        事情是这样的。

        沈月月要交一百多块钱的学杂费,可是在跟母亲要钱的时候,却被打了一顿。

        “你个赔钱货成天到晚就知道要钱,上什么学,念什么书,倒不如赶紧出去打工算了,这样一来还能够早一点挣钱,免得成天给我添堵,你看你现在这副模样像什么样?”

        “我……”

        “别在我面前装什么可怜了,自从生下你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简直就是一个灾星一个累赘,假如没有你的存在,我的人生可是好好的!”

        说道这些事情,沈红的心里越来越生气,恨不得把自己的女儿打死,还好,谁知道女儿顶了两句嘴之后,沈红便抓起了桌上的花瓶扔了过去。

        “啊!”随着沈月月的一声尖叫,花瓶印掉在了地上,而沈红看到了沈月月额头上面露出来的血迹之后,忍不住愣了一愣,于是这才拿出了一些纸巾扔给了她。

        “我可告诉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装什么死,装什么可怜,我不会吃这一套的,赶紧把你头上的血弄干净,回头又得说我欺负你……”

        张大海回家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你说你孩子这么小,干嘛要这样打她呢,万一打坏了怎么办?”

        沈红可不管这么多把花瓶上的血迹擦了擦之后,便随意放在了桌上,“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我辛辛苦苦工作这么长时间,拿这么多钱来给他花,简直就是一个赔钱货!”

        沈月月擦掉了额头上面的血迹,一个人蹲在了黑暗的角落里,对于这样的殴打,从小到沈月月也已经习惯了,这还是简单的,记得最严重的时候被捆起来殴打了10多个小时。

        那个时候对于沈月月来说才叫生不如死,想到这里他便蹲在了黑暗的角落里面,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看到了沈月月被打成这个样子,你也没想过去帮一下忙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养女,虽然没有亲生女儿这么好,你也不至于会见死不救吧?”这一刻让李西城认为,人心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张大海其实已经拉过无数次了,但是打来打去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拉不拉也就这么回事儿,于是自然没有放在心里,受伤了就会给沈月月买个药什么的。

        对于这种事情,张大海也并不怎么会插手,说来说去,终归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又怎么能够理解骨肉连心的痛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