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桌角的血迹

第一百八十五章 桌角的血迹

        “血迹?”

        靳岩顿时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然后凑上去认真的查看了半天,果然看得出来,这是用油漆掩盖住的血迹。

        沈红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朝着我们看了一眼,我能够看得出来,她走路的步伐都有些凌乱,只怕这个时候心里面也十分的紧张吧?

        “沈女士,请问这张桌子上面的油漆是刚刚刷的吗?”我缓缓走了过去,目光中多了几分好奇的神色,想知道这个女人接下来该要用什么样的谎言来欺骗我。

        听闻此言,沈红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神色,然后扯着嘴角回答:“对啊,这个桌子都已经很旧了,所以我就买了一些油漆把它给刷上了,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刷这个油漆是为了掩盖桌子的成就,还是为了要掩饰桌子角的血迹呢?”我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总觉得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在这之前一直都是不能够理解的,如今在面对沈红的时候,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古话说的真是挺有道理。

        沈红的嘴角微微一抽,随后连忙放下了碗筷,低声说道:“当然是因为这个桌子旧了呀,请问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会有血迹呢?这分明就是一张刷了红色油漆的桌子!”

        的确,这张桌子在这之前是板栗色,但是沈红竟然用了红色的油漆来把它刷成这番模样,那难道不是显得很突兀吗?

        更何况桌子角的血迹刚开始的时候应该就是鲜红色的,沈红用了很多的办法都没有将血迹给抹掉,所以这才想到了用红色的油漆掩盖过去,当然了,这只是我自己的推论,究竟真相是什么,还需要等到法医科的鉴定之后才能够得出结论。

        沈红此时的脸色表现得十分的难看,跟她在说谎的时候根本就呈现了两种不同的状态,因为此时此刻的沈红的确是非常的紧张。

        张大海只是低头吃着饭,并没有回答这些问题,我想这两口子肯定有问题,平时我在问沈红的时候,张大海都恨不得赶紧过来插嘴,可是如今这个问题张大海却装作没有听见,说不定他就知道一些情况。

        “说说吧,桌子角落的血迹究竟是怎么回事,非得等到我们查一个清楚,你们两个才肯把真相给说出来吗?”我转身坐在了板凳上,一脸冷漠地望着面前的两个人,没想到他们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吃饭,果然是一对非常冷漠的人。

        沈红草草地扒了两嘴饭之后,这才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这只不过就是一张普通的桌子而已,完全没有你们说的这回事。”

        “咱们现在已经有了证据了,可以把他们带回局里审问吧?”靳岩凑在我的身边说了一句。

        我觉得靳岩说的比较有道理,再加上我们如今还要保护这两个人的安全,与其如此倒不如把他们带回警局再说,这样一来放在警局也就可以避免了杀手,盯上他们。

        “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是回警局里面再把这些事情给解释清楚吧!”等到两人吃完饭之后,靳岩就把她们送回了警局去审问。

        我也通知了法医科那边过来鉴定,毕竟总不能把这个桌子带回去吧?

        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江楠带上了专业的工具,来到现场之后,我就针对这个桌子展开了调查。

        经过江楠用紫光灯还有专业仪器的检测之后,得到了一个结论,桌子角落的血迹的确就是沈月月的没错,并且这个血迹残留的时间应该在7天左右。

        “这一次你们算是有了大发现了,桌子上的血迹已经确定是沈月月的,那就证明他们夫妻两个的确是对沈月月用过暴力!”

        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楠微微皱起了眉头,最后又觉得有些纳闷的回答:“可是即便如此,也仅仅只能证明他们打了沈月月,并不能够证明沈月月就是他们两个杀的,时间这个方面根本就对不上!”

        “这样都不能够证明吗?”我的眉心多了几分质疑。

        “没错,血迹的鉴定结果是在7天左右,可是沈月月是在13号晚上死的,那也就只能证明他们打过深渊远,不能直接证明他们杀了沈月月,难道不是吗?”江楠满脸严肃地说。

        听闻此言我的心里又严肃了几分,的确,江楠说的是事实,可是这样一来又让他们逍遥法外了,想到这里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江楠在用灯光检测的情况之下,竟然看到了地上有大片的血迹,这个时候我就露出了满脸惊讶的神色来,没想到法医科这些仪器竟然这么的厉害,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需要几天能够被检测出来。

        “虽然这些血迹经过了洗涤,但是还是保留的比较完整!”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楠拍照取样留下来当做证据。

        随后又来到了沈月月的房间里面,上一次过来的时候,我们没有资格搜查这个房间,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江楠几乎把整个房间的细节问题都已经排查了一个遍,最终在沈月月的床单上面发现了一些东西。

        “江楠,这个应该是残留的精-液吧,还有体毛……”魏黎说到。

        虽然床已经收拾的非常的干净,但是有些东西是完全没有抹掉的。

        江楠走过去认真的查看之后,基本上是可以确定,在这之前江楠就已经怀疑到张大海的身上了,可是因为没有线索并不能够随意的指控他们,如今总算能够证明这一切。

        “就知道这两口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看来我说的果然不错……”江楠低声说了一句,把这些东西都放在了袋子里面,回去进行化验,只要可以确定这根毛发就是张大海的,那么江楠心里的推论基本上也就成立了。

        看到这些证物的时候,我不禁露出了满脸惊讶的神色来,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真相,足足让我感觉有些头皮发麻。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人心竟然可以龌龊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