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最毒妇人心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最毒妇人心

        回来的路上刚到了沈红家楼下,就看到张大海被一群男人给围殴了,打得鼻青脸肿,一个劲地在那里跪地求饶。

        避免这家伙被人给打死,我只好走过去拉开了这些人群:“警察,都别打了,信不信把你们一个个都抓进去蹲几天!”

        听闻此言,这些人这才赔礼道歉离开了。

        我把张大海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他此时恶心的嘴脸,恨不得狠狠地给他两拳,但是我深知自己的职业道德还是有底线的。

        “还好警官你来了,不然我得被这群孙子给打死!”张大海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吐出了嘴里的血水门牙都让人打掉了一颗。

        “你这是什么情况?这些人为什么要打你?”看着张大海此时的模样,我的心里只觉得有些厌烦,这种人吃喝嫖赌除了这些就不会干点正事儿。

        “别提了,他们合起伙来出老千,因我竟然还说我赔不起钱,这不就把我给打了一顿吗?”张大海没好气地说道。

        望着张大海此时鼻青脸肿的模样,我非但没有同情他,还觉得这些人下手有些轻了,说不定我再晚一点过来,让他另外一颗门牙也给打飞了才好!

        “像你这样靠这种活过日子,真的就能够吃饱饭吗?平日里躲在女人的裙子底下吃饭,身为一个男人你都没有想过自己尊严的问题?”我眯起了眸子,用一种不屑的眼神望着张大海。

        谁知张大海竟然丝毫不介意的回答:“她是我老婆,挣钱养家也是应该的吧,更何况现在那丫头也死了,以后家里也没什么开支,岂不是更好吗?”

        说到这里,张大海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合适,随后一转口:“我的意思是说,这丫头虽然死的惨,但是我们也没办法呀,谁让她没有这个命呢,摊上了这么一个妈!”

        “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一边走一边问道,总觉得张大海的这句话似乎很有深意。

        张大海扯着嘴角回答:“沈月月平时总被她妈打,有时候我虽然是个后爹,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当妈的教训女儿,我也不应该多管闲事,对吧?”

        “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的为你感到耻辱!”我扭头瞥了他一眼,这才上了楼。

        “你又输钱了?”回到家之后望着张大海被打成了这个样子,粉红也仅仅是轻轻的蹙眉,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看来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还不是因为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狡猾,这一次让他们给算计了,下一回我一定把本给赢回来,你应该快发工资了吧,手边还有多少钱先借给我吧,回头赢了钱之后我立马就还给你!”张大海搓了搓自己的手,竟然有些急不可耐。

        “行了你!”靳岩没好气的瞅了一眼,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恶心的人。

        “真是让两位警官见笑了!”张大海扯着嘴角笑了笑,随后赶紧让我们坐下来。

        “你们这有什么话,干脆一次性问完算了,每天这样跑来跑去的多累是不是?”张大海说话的时候显得十分的猥琐。

        而沈红则是在厨房里面做饭,是不是能够听到他切菜的声音?

        我的脑海当中想到了江楠跟我说的那些话,突然间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恶心。

        沈月月年纪还这么小,就被性-侵,这个侵犯了沈月月的男人是谁?

        时间太久,体内残留的精-液已经无法进行化验比对,从此也就让凶手逍遥法外了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哪怕是有那么一丁点的线索,我们都不会放过。

        “我觉得你这个人还真是挺可笑的,再怎么说沈月月也是你的养女,没有亲情至少也应该会有点人情味吧,人都已经死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去做这些事情,看来平日里也对她不怎么样!”我半眯起了眸子,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没什么话是不可以说的。

        张大海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此时一副鼻青脸肿的模样,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我站起身在客厅里面溜达了一圈。

        整个家里面的家具都显得十分的破旧,可想而知这两口子并不会怎么过日子,但是角落里的这个柜子却是崭新的,我走过去闻了闻,能够闻到一股比较明显的油漆味儿,应该是刚刚刷过漆。

        我的手抚摸上去,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应该是最近这个把星期刷上的。

        就是这个柜子在客厅里面显得十分的突兀,因为其他的家具都比较破旧,可是这个柜子却不一样。

        “啪啦!”碗筷破碎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扭头看去,原来是沈红从厨房里面端出来的菜摔了一地。

        “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不小心一点呢,全都别傻了,等会我吃什么?”张大海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心里面还颇有些不爽,只怕是我们没有在场,说不定他就要动手了。

        沈红似乎有些唯唯诺诺的,又赶紧跑到厨房里面重新炒了一个菜。

        在此期间我又重新端量起了面前的这个桌子,我发现桌角的这个位置颜色明显是比较突兀,虽然都已经刷上了红色的漆,但是这个桌角的颜色似乎更加的鲜明一些。

        靳岩走了过来忍不住问道:“老叶,你这是在干嘛呢?这桌子有什么特别之处,看了半天!”

        “你没发现这个桌子上面的油漆是刚刚刷上去的吗?应该就是在最近这个把星期左右。”我盘算着说道。

        靳岩一听露出了几分好奇的神色,用手摸了摸,然后凑,在鼻尖一闻,果然能够闻到一股很浓的油漆味儿,果然是刚刚刷上去的。

        “你看这个角落的颜色非常的深,油漆刷上去必然是为了掩盖些什么,比如说血迹……”

        其实血迹干了之后会呈现比较暗褐色,但是这些油漆的颜色又比较鲜红,这样对比就会显得比较鲜明的颜色,哪怕是涂了比较厚的油漆,也根本就掩盖不住桌角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