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个恶作剧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个恶作剧

        其实我跟靳岩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俩都不乐意去保护张大海跟沈红的安全,做了违背社会道德底线的事,连亲生女儿都能够打死,我们如今却要反过来去保护他们?

        说来也是可笑,我们是警员,应该要做到警员该尽的义务,可是这些人身为了父母,却也并没有做到一个为人父母的义务。

        “你说队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种人干嘛不直接拉来局里问话,还要咱们去保护他,如今杀手都已经出现了,只怕是咱们这边不太好弄啊……”

        说到这里,靳岩露出了几分莫名其妙的神色来,毕竟这种事情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再加上如今情况不一样,总不能不去保护?

        此时,沈红家里。

        我跟靳岩进去的时候,只有沈红一个人在家里,因为丈夫张大海已经出去打麻将了,每天这个时候张大海都会约着一群人在小区附近的麻将室里面,开始赌钱。

        “你丈夫人呢?”我坐在了桌前,满脸严肃地问了一句。

        听闻此言,沈红这才有些手忙脚乱的给我倒了一杯水,随后尴尬的回答:“我想他应该是出去打麻将了,请问你们这次过来又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东西你应该认识吧!”我把那个揉得皱巴巴的信封放在了沈红的跟前。

        看到信封的时候,沈红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这枚信封当时早已经被沈红扔进了垃圾桶里,可是没想到如今出现在我的手上。

        “这不是……”

        望着沈红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已经知道他的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了:“你是不是在说这不是已经被你扔了吗?没错,就是昨天已经被我捡起来了,你还记得这个东西什么时候放在你包里的吗?”

        沈红犹豫了片刻,随后摇摇头说道:“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再仔细的想想是在什么时候,你跟什么人接触过,比如说他近了你的身,或者在什么地方碰到个什么奇怪的人?”靳岩问。

        半天之后,沈红似乎想起来了,随后说道:“那天从警局回来的路上我被一个人撞到了,可能是在这个时候他把东西塞进了我的包里,可是这个人究竟想做什么?为什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当时我以为只是一个恶作剧,随后这才把东西给扔掉了,毕竟这用血写的名字的确是挺晦气的,在我们老家只有死人才会这样做……”

        听完了沈红的话之后,我跟靳岩对视了一眼:“当时为什么没有想过要跟警方说?”

        “我……我以为只是对方的一个恶作剧而已,所以就给扔掉了,这个东西究竟是做什么的?”沈红还不明白这东西的严重性。

        “这是一个杀手组织的标志,但凡收到这个东西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得出他们的毒手,所以队长派了我们两个来保护你们的安全!”我回答。

        听闻此言,沈红的脸色变得有几分难看:“怎么会这样呢?”

        “关于沈月月的这个案子,我希望你能够坦白从宽跟我们说一下当时的来龙去脉,你是沈月月的亲妈,我想不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吧?”我将目光落在了沈红的身上。

        沈红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目光无奈的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那天我在工作,对于这些事情我真的是不知情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我工作的地方问。”

        “那么沈月月身上的那些伤也都是你打的?”对于这一点我觉得有些不敢苟同,哪怕是父母在教训子女的时候,也总不能把子女像牲口一样的打吧?

        自古以来父母教训儿女都是应该的,但是我从未见过,像沈红这种教育的方式,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沈红似乎还在犹豫着什么,听到这些话之后脸色僵硬了几分:“我平日里工作特别的累,脾气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就是这么打了她一下,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

        沈月月身上的淤青都已经是长年累月留下来的痕迹,并且短时间之内并不会消散,也就证明沈月月经常都被毒打,这一点在昨天我们都已经得到了邻居的证实。

        所以,无论沈红在这个时候怎么狡辩,都是躲不过这个事实的。

        “你留在这里看着他们,我去打听一下!”我冲着靳岩说了一句关于沈红说的那些话,我需要去查证之后才能够得知她有没有在撒谎。

        “放心!”靳岩拍了拍我的肩膀,留下来保护沈红的安全。

        我开车来到了沈红上班的那个足疗城,找到了他们的负责人员。

        “我想知道12和13号这两天,沈红有没有在这里上班?”法医的鉴定结果说,沈月月是在13号晚上被抛尸的。

        负责人说道:“沈红,这个女人平日里干活特别的勤快,那两天她也在这里工作的!”

        “可以查看一下监控视频吗?”我问到,都说是口说无凭,只有看到真凭实据的时候,我才能够相信他们说的话。

        “当然可以了,请这边跟我来!”工作人员带着我来到监控室里面亲自调,开了当天的监控让我过目。

        看到了监控里面的画面之后,我不禁皱紧了眉头,他们说的不错,12~13号这两天沈红的确在这里上班,一直到15号的时候。

        这也就可以证明沈红并没有在撒谎,可是既然如此那么沈月月,那又是什怎么回事呢?

        就在出事的前两天,沈月月还在街上卖花呢,按理说她应该不会想到要投河自尽的,联想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的心里更多了一些纳闷,这个案子似乎隐藏了更多扑朔迷离的线索在其中。

        虽然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但是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死前,曾氰化合物中毒,这些东西都是含在了工业配料中,能够中毒的这么深,就证明当时沈月月吸进去的毒气非常多。

        吸入毒气短短5分钟之内就有可能会死亡,而当时沈月月应该仍旧在水边,同时吸入了毒气的情况之下,又跳进了湖水里?

        带着这样的疑惑,我收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