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 死前曾被侵犯

第一百八十章 死前曾被侵犯

        “这几张图片是我刚才整理出来的……”江楠把那些图片都贴了出来,能够让大家看到大屏幕上面的资料。

        “死者是沈月月年龄13岁,身体还没有发育,应该还没有到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候,但是已经有过被多次性侵的痕迹……”

        “我在解剖的时候发现,沈月月的处膜早已经破损,看情况也已经不是最近发生的,并且我在她的身体里面找到了一些精-液的残留,由于时间太长,已经难以化验比对……”

        “所以根据这些种种的情况,我才推测出刚才的结论,好了,我说完了。”江楠严肃地说道。

        听完了江楠的这些言辞之后,大家都是觉得非常的惊讶,因为难以想象这么小的孩子都不能够惨遭毒手,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够对她下得去手的?

        “你们觉得性侵了沈月月的人会是谁?”李西城跟大家一起分析着案件的经过。

        沈月月除了在学校的时间就是在家里,然后剩下的时间都会出去买花,这点是我在外面打听得到的线索,也就是说沈月月绝大部分的可能性都是留在家里面,那么她家里面能够有可能会性侵到沈月月的,只有那个后爹张大海。

        当然了,目前来说仅仅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测,不能够就因为对方是一个男的就给他扣上这样的名号,但是张大海的确有着非常重要的嫌疑。

        “去走访一下沈月月家附近的邻居,询问一下邻居们的想法……”都住在附近的案例,说能够知道一些线索也是在所难免。

        这一次,江楠竟然说要陪我一起去查看这些线索,我还觉得有些惊讶呢,像江楠以前高冷的气度,根本不可能会去做这些事情的。

        到了沈红家附近的时候,我都有些好奇,然后扭头问道:“你怎么突然间想起来要跟我一起来查这个案子呢?以前对你不是对这些事情都没什么兴趣吗?”

        “我的确是对查案没什么兴趣,但是对这个案子我挺感兴趣的,我也很想知道这个人渣是谁。”只听江楠缓缓说了一句,然后题目走在了前面。

        听闻此言,我愣了半天,随后赶紧跟上了江楠的脚步,没想到她对这个案子竟然这么在乎,看来我得更加把力尽快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你好,我们是警察,想要跟你打听一下楼上的住户,就是沈红一家……”江楠走了过去。

        在附近锻炼的老大爷们纷纷凑了过来,然后七嘴八舌的吐槽着关于这家子的那些故事。

        “是想说关于沈月月的死吧?我觉得肯定是这夫妻两个逼死了这孩子,这两口子简直就不是东西,平常时候不分白天夜晚的殴打孩子,我们都已经看不下去了。”老大爷说道。

        “那可不是嘛,就上次那孩子被打的,鬼哭狼嚎的,我就上前去拉了一下,没想到那个女人就像发疯似的臭骂了我一顿,打那以后我也就懒得管了,但这孩子是实在是可怜……”

        “谁说不是呢,孩子这么单纯无辜,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摊上了这样一个妈,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还有一个只知道喝酒打麻将的后爹,简直就是一个废物!”邻居们七嘴八舌的吐槽着这两口子,看来平常时候他们做人也非常有问题。

        “所以他们两口子平时对沈月月一点都不好吗?”我下意识的问道。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都半夜三更了,还能听到那孩子的哭声,简直是慎得慌……”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无奈地摇摇头:“没想到现在这孩子竟然死了,哎,说句不好听的,死了也好,免得活着还得白白的受罪,可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江楠跟我对视了一眼,各自心里都很不是滋味,看来我们警方来晚了一步,倘若可以早一点救下了这个孩子,那么就不会让沈月月遭受这么多的痛苦跟折磨了。

        从多个邻居的口中都打听到了同样的线索,那就是沈月月经常被殴打,并且多次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可是我们在询问沈红的时候,她竟然一点都不承认。

        “叩叩……”再次敲了沈红家的门,这一次开门的是沈红。

        看着沈红此时正在拉着衣领,还有张大海,一脸满足的神色,不难想象得出,就在当前他们两口子在做些什么。

        女儿才刚刚死,没想到沈红就有心情跟男人翻云,覆雨,像这样的女人满脑子里面究竟想的是什么东西,我觉得非常难以接受。

        “请问你们怎么又来了?有什么事情吗?”张大海有几分不屑的神色。

        “怎么了?案件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们不能过来吗?”江楠一脸冷淡地说道,她本身就是跟死人打交道的,自然不会给这些人一个好脸色。

        “当然不是了,二位警官到底想问些什么,能不能一次性问清楚,这样一来很容易打扰到我们夫妻的生活,到时候邻居们都会说三道四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个什么坏人!”

        听到张大海这些话的时候,我都有些纳闷了,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您还想跟我面前装好人呢?”

        “不是,您这话怎么说起,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了!”张大海露出了一些好奇的神色,但是从他的眼神当中,我也看出了一抹心虚。

        “我可先说好了,跟这个案子我们夫妻两个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都是这丫头自己走出去的,虽然平时我们对她是严厉了一些,但是绝对不是那种不分好歹的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大海还推了推身边的沈红,沈红的脸色阴沉着:“没错,平日里我对我女儿虽然是严厉了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找到凶手。”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您说!”张大海嬉皮笑脸的回答,毕竟不是自己的女儿,哪里会在乎沈月月的生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