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常年被家暴

第一百七十九章 常年被家暴

        沈红有个妹妹叫做沈梦,找到沈梦的时候,她也是没有想到,此时正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月月死了?”沈梦的脸色僵硬,了下来,怎么会这样呢,在这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想到这里,这才满脸无可奈何的神色,“难怪月月前几次来找我的时候,脸色这么难看,我就知道她那个不负责任的妈妈,是不会给她好下场的。”

        听完了沈梦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算是明白了,原来沈红做人的方式没有任何人能够认可。

        “请问能给我们详细说一下经过吗?”我问。

        那天,沈月月来到了小姨家。

        “月月,你的脖子怎么回事?”沈梦毕竟也是一个成年人,一眼就看得出来沈月月脖子上的那些痕迹,究竟是什么情况?

        在这种情况之下,沈月月当然不敢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小姨,于是就把这些事情给隐瞒了下来,当然了,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沈梦也并没有闲着,反而去找了沈红去问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

        沈月月年纪非常的小,也当然知道羞耻心这种事情一旦说出来之后,很可能自己都没有立足之地了,再加上如今的情况变成了这样,倘若传出去自己还能够做人吗?想到这里沈月月这才决定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也就因为沈月月的这些恻隐之念,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也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成了如今的情况。

        “月月的性格就是非常的柔弱,这么多年被他妈打,还有被那个不是男人的东西欺负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反抗也不报警,我就知道迟早的一天都会出事的……”

        从沈梦的口中我们也得到一些非常重要的线索,事实证明这一切都跟我所想的一样,这些人真的不配当上父母。

        “对了,我想知道那个男人对沈月月究竟怎么样?”我下意识的问道,毕竟都说了是厚底,那么对别人的女儿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也是我心里正在考虑的问题。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沈梦这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然后脸色难看地说道:“再怎么说也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能够好的,到哪里去呢?不打她骂她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了解了这些线索之后,我觉得非常的惊讶,没想到这个社会现在变得如此的黑暗,难道就真的没有好人了吗?

        “我还说呢,这两天月月为什么没有来我这边,没想到这样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可一定要把凶手给抓出来绳之以法,绝对不能让这种人逍遥法外!”

        说到这里,沈梦的情绪有些激动:“另外,还有月月的那件事,希望你们多费心……”

        我知道沈梦说的是沈月月被强-奸的事情,这个人究竟是谁,迟早的一天我们都会找出来,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再做这种事。

        “你放心,身为了一个警,察,这是我应该的责任!”我神色凝重地答应了,毕竟这件事情真的非常的严肃,不管怎么样真凶是谁迟早都得挖出来,不能够让这样的人逍遥法外,而死了的人却永远都不得瞑目。

        得知了这些原委之后,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一刻总觉得许多事情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再加上最近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可恶的人呢?像这样的人活在世界上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出来恶心人的?”靳岩一脸莫名其妙的说道,尤其是想到这个案子的时候,心里面就觉得特别的不爽。

        “即便如此那又能够怎么样呢?在这个世界上穷凶极恶的人多了去了,我们不能够做到把所有的犯人都抓完,但是可以做到让这些人都神志于法……”

        说到这里我的心情显得有些凝重起来,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像这样的凶手抓起来得到法律的制裁。

        关于这个案子有一点也是让我非常不能够理解的,沈月月今年才13岁,女孩子的身体都还没有发育,什么样的禽,兽能够对她下得去手,该不会是有精神病吧?

        没有人会去关心这些事情,但是警方却一直在注重调查凶手的真相,无论会花费多少心思,这个案件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回到局里,我跟靳岩汇报了一下,这一次我们出去调访的结果。

        “怎么样?”李西城坐在了桌前,正在整理着这个案子的部分资料。

        靳岩露出了满脸无可奈何的神色,然后这才接着说,“别提了,我发现沈月月真的特别的可怜,尤其是沈月月这个妈,简直就是一个畜,生,哦不对,我要是说她是畜,生,简直是侮辱了畜牲了!”

        “像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连畜牲都不如的,怎么可以跟畜,生相提并论了,你们说是不是?”靳岩摊开了手,满脸无奈的说道,毕竟谁也没想到故事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的。

        “能不能说重点?”阎栩一脸镇定地说道。

        听闻此言,靳岩这才扯了扯自己的嘴角,随后会报道:“我们去了沈月月的学校,了解了一下她在学校的情况,班主任说沈月月在学校的时候就几乎没什么朋友,并且她妈对沈月月也不是很好,在学校可以当着老师的面都能够殴打她……”

        “还有就是沈月月有一个后跌,可能30多岁这个样子,长相极其的猥琐,我觉得这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很可能藏了一肚子的秘密,没有告诉我们。”靳岩满脸严肃的说着。

        阎栩缓缓吐出了一口气,把靳岩口中的这些线索都集中在一块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沈月月有一个特别凶残的母亲,还有一个猥琐的后爹,唯一对沈月月好的就是小姨。

        “这么说来,这一对夫妻还真是可恶,简直是一点都不负责任,女儿能够养到这种地步,我要是她一头撞死算了!”林一诺不禁吐槽。

        而此时此刻,阎栩的神色也显得有几分凝重,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而是要尽快地寻找更多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