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食人族

第一百六十六章食人族

        解剖室里。

        助理把这一些白骨全都洗干净之后,这才摆放在了解剖台之上。

        江楠戴上了手套,看着面前这一堆白花花的人骨突然间陷入了惊讶当中,当反应这么久什么样的尸体,江楠都见识过,可是像今天这样的画面还是头一次面对,足以令人讶异。

        “我的天哪,这也太多的……”魏黎都傻眼了,整个解剖台上面满满的都堆着白骨,如今看上去竟然觉得眼睛都有些花了。

        然而江楠却是处事不惊的走了过去,“这些骨头全部堆积在一起,如果把他们区分开可真是太难了。”

        8个人的尸体都在这里了,要从这一些混合的白骨当中,把8个人的尸骨全都给拼凑完整,这可真是一件非常费脑筋的活计。

        望着眼前的这堆白骨,魏黎只觉得头皮发麻,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拼凑在一起的白骨,心里面自然觉得很是惊讶。

        “我很好奇这个凶手是食人族吗?怎么可以把骨头啃得干干净净的?”魏黎满脸好奇的说道。

        听闻此言,江楠缓缓走了过去,戴上了手套,拾起了其中一根大腿骨,在手里查看了半天。

        “我如果没有猜错,这些骨头都是经过煮熟了之后,这才把肉弄下来的,所以骨头上面没有半点被虫易啃树过的痕迹,也没有腐烂的气息。”江楠满脸严肃地说。

        听闻此言,魏黎觉得有些纳闷:“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些肉去了哪里?”

        “这个,只怕要问他们刑侦科了!”江楠露出了一脸意味深长的神色。

        此时,处于审讯室里的王洪勇似乎有些熬不住了,他将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都已经喝完,情绪有些抓狂。

        “啊……”王洪勇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看上去就像一个有精神病的患者一样。

        看到这一幕之后,我们都觉得非常的惊讶,之前在王洪勇家里面发现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这个药是王洪勇的妻子陈红艳在吃,可是如今看来是我们想错了。

        “这个王洪勇该不会有精神病吧,看他这个样子不太像正常人!”靳岩一脸好奇地问。

        “之前在王洪勇家里我就发现了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注意,还认为这个药是陈红艳在吃,可没想到竟然是他……”

        说到这里阎栩的神色带出了几分纳闷,看来从一开始就被误导了一个调查方向,要是早知道是王洪勇在吃这些药,说不定就不会把重心放在他妻子的身上了。

        陈红艳外另外一个审讯室待着,李西城正在审讯。

        现场挖白骨那些照片都已经被拍了下来,此时就放在陈红艳的跟前。

        “解释一下吧!”李西城一脸平淡的说。

        看到这些白骨的时候,陈红艳顿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双瞳孔真大到了极致,放在了桌上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无处安放。

        “那些骨头就是在你们家后面那个小区里面发现的,经过法医鉴定之后,可以确定这就是失踪的那8个女人,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李西城满脸淡然的问道。

        陈红艳瞪大了瞳孔,就连毛孔都不禁涨大了,一个人只有处在了极其恐慌的状态之下才会有这样的反应,以此也就可以证明陈红艳的心里非常慌张。

        “你丈夫现在人已经在另外一个审讯室里面,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撑不住了,我想知道你们夫妻两人到底是谁先说呢?”

        李西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然后倒了一杯茶水喝着:“当然了,王太太要是保持沉默的话,那么我有的时间陪你在这里耗下去。”

        听闻此言,陈红艳连忙把桌上的水喝了个干净,喉咙里面干涩的难受。

        “说说吧,这8个人都是你跟你丈夫联手杀害的,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李西城一脸平淡的表情,可是在清冷的审讯室里面,却显得有些压抑。

        “没有,没有杀人……”陈红艳喉咙一动,慌张的回答着。

        “谁没有杀人?”李西城问。

        陈红艳摇摇头,扯着嘴角说:“我丈夫没有杀人,都是我干的……”

        可是,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李西城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根本就不相信面前这个女人说的话。

        “王太太你在撒谎。”李西城低声说道。

        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眼神是会发生变化的,比如说陈红艳此时的脸色,她虽然斩钉截铁地告诉李西城仍是自己杀的,可是那目光中却闪躲过了一抹慌乱。

        “没有在撒谎,这些人真的是我杀的,跟我丈夫没有什么关系,尸体也是我一个人处理的。”陈红艳连忙说道,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一个人的身上,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人会去找她丈夫的麻烦了。

        听闻此言,李西城缓缓露出了一抹淡然的气息,沉默了片刻之后才接着说,“你当时是如何处理的尸体,你把案情的细节跟我们说一下。”

        陈红艳回忆起了当时的经过。

        “我讨厌这些女人浓妆艳抹的,然后又不顾家,不会带好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就把他们给诱惑到了,没有人的地方杀了他们,随后又把尸体带回家里面,经过了处理……”

        “王太太不觉得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可笑吗?”李西城压根就不相信陈红燕说的这些话,连一点根据都没有就能够张口胡说八道,这个女人只怕是疯了。

        我们在审讯室之外正好可以看到里面所有的一切,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靳岩不禁扯着嘴角说道:“陈红艳多半是想要为她丈夫开脱,所以才会把这些事情揽到自己的身上,你们觉得呢?”

        阎栩瞥了一眼说话的靳岩:“脑子是个好东西。”

        “不是这话什么意思呀?”靳岩还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

        “阎队是想要告诉你,明眼人有眼睛都能够看得出来的,这还用说吗?两口子都是在演戏呢,尤其是王洪勇的老婆。”我半笑不笑的说道,靳岩这个家伙在阎栩的面前说这种话,那简直就是找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