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求财还是求色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求财还是求色

        说到这里,阎栩把这几个失踪女人的照片放了出来:“你看这几个女人都是相貌平平,甚至说没有一点优势可言,如果凶手的目的是色,那他完全可以找一些年纪轻的?”

        “谁知道呢,万一凶手就好这一口呢?”我耸耸肩,在这些穷凶极恶的歹徒眼中,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根本就没有美女跟丑女的区分,倘若真的是因为好,色的情况,哪里还在乎对方的容貌?

        但是有一点,那就是这些女人,大多数都是些家庭主妇,年纪稍微偏大一些,这个该不会一连几个都是巧合吧?

        “阿嚏……”说着说着阎栩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随后从包里取出来一个口罩戴上。

        我记得有人说过,阎栩的鼻子特别的敏,感,但凡是有一些带刺激的物品,都可能会引起她的不适。

        仔细闻了闻,发现车里似乎装了一些空气清新剂,所以味道比较刺鼻一些,难怪阎栩会觉得鼻子不舒服。

        “师傅,你这车是不是刚刚洗过呀?这一泡沫的味道也太难闻了些!”阎栩随口说了一句,戴上口罩之后倒是好了很多。

        “是呀,昨天刚刚拉去洗过!”王洪勇回答。

        阎栩下意识的摸屁,股下的垫子,发现就连这些垫子都已经换新了:“看来师傅还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人,连这些垫子都换得这么干净,应该是新的吧?”

        因为崭新的垫子会透露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所以阎栩已经闻到了,才会知道这些垫子是新的。

        “额,是……”

        “王师傅还真是讲究。”阎栩淡淡的说了句。

        王洪勇喉咙动了动,心里多了些莫名。

        “小心,红灯!”阎栩突然间大喊了一声,没想到司机王洪勇来不及刹车,已经从红灯处闯了过去。

        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洪勇连忙道歉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没有反应过来,你们没事儿吧?”

        我跟阎栩坐在后座上面还好,没发生什么事情,我下意识的朝着阎栩看了一眼,她手里的这些资料散落了一地。

        “王大哥,你要是累了就把我们放在附近吧,刚才还好,路上没有人,否则你这红灯闯过去肯定是要出事的。”我一脸纳闷地说道。

        王洪勇听到这些话之后,满脸尴尬的神色,随后连连跟我们道歉。

        “算了算了,前面也没多少路,就把我们放在这里吧!”阎栩也是一脸无奈的神色便下了车,可不想等会儿再被人闯个红灯,万一撞到人那可如何是好?

        我把这些资料捡得起来,这才下了车,看着阎栩一脸不耐烦的神色,就知道她肯定是生气了。

        “还真是出门不利,做什么都不顺。”阎栩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两个就徒步走了过去,还好那个小区就在附近走过去也不需要多长时间。

        “对了,刚才阎队的话似乎还没说完?”我问。

        阎栩轻嗯了一声:“没错,我觉得凶手可能是盯上了这一层年纪的女人,这个年纪的女人孩子差不多都是五六岁这么大,凶手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

        “比如说?”

        “比如说,对身材凹凸有致的少妇情有独钟,也比如说就喜欢结婚后的女人。”说到这,阎栩不屑一笑。

        其实阎栩的两个猜测都有着很大的可能性,不管凶手是求财还是求色。

        那也就是说凶手并不是随便选择的下手对象,也可能是盯了一段时间,想到这里,莫名的觉得这个案子似乎更多了一些扑朔迷离。

        经过我跟阎栩对家属的盘问之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妻子也是因为离家的时候被凶手给盯上,随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这也跟前面这几起案子完全都是一致的回答。

        随后我们两个打算去调查一下当时失踪地点的监控,或许能够从监控当中发现一些比较隐秘的线索也不一定。

        “这附近的监控最长的时间只能是一个月,一个月以前的监控都没有办法继续去追查,所以咱们只能从最新的开始……”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跟阎栩把所有的监控磁带全部都带回去,回到了警局的时候再跟大家一起细细的去查看。

        靳岩在这方面也是行家,所以我们把这些资料全部都交给了靳岩去处理,在面对这些监控视频的时候看得眼花缭乱,都不知道该从哪里看起才好。

        “这个凶手非常的聪明,很多地方都已经避开了监控的系统,那也就说明他并不是第一次作案了,再加上是一辆出租车,本市的出租车大多数都长的是一个样子,更何况从这些出租车司机的身份去调查,也很难查到一个所以然……”

        听到了靳岩的这些话之后,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我们都已经去调查过这些司机的身份了,一直都没有查出有用的线索,那也就只能说明咱们必须得换另外一个方法。

        “本来这些出租车上面应该有导航仪,这些导航直接连在了公司的系统上面,每一辆出租车的路线图都会被公司录入导航当中,但是没想到这家公司的导航仪出现了问题,大部分的车都没有。”

        这也是我觉得非常纳闷的一点,倘若这些导航都是正常的,那么我们在查这个案子的时候也就没这么复杂,这么一想心里更多了几分无奈。

        没想到追查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出现了这些问题。

        凶手的确非常的,聪明能够用这样的方式避开我们的调查,也运用了非常缜密的路线图很好的避开了本市的监控范围,那也就是说这个人非常熟悉市区的监控。

        否则他怎么可能知道哪一个位置会出现监控呢,想到这里,那也就只能说明这个人的确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只不过,如今这些人员太过于密集,如果我们一个一个去调查,都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够追查出真凶来。

        在此期间还得避免有更多的人失踪,联想到这些问题,我的心里更多了一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