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 消失的女人

第一百五十章 消失的女人

        对于大姐的回答,让我不禁眼前一亮,心里面燃起了一些希望,于是便说起了这个失踪女人的一些线索。

        “那简直太好了,麻烦大姐好好的回忆一下当时究竟是什么情况,能不能跟我们仔细的说一说!”阎栩一脸期待的问道,问了这么一个多小时,总算有一个人知道这一个女人的线索。

        “当时已经快要六七点了,天都已经要黑了,外面的风又大,我就看着这小姑娘一个人站在游乐场门口哭啊,哭的很是可怜,我还跑过去给她递了点吃的。”

        “当时这小姑娘不肯吃东西,一个劲的喊着要找妈妈,我问了关于她妈妈的消息,小姑娘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于是我就想着要报警呢,谁知道没过多久她爸爸就来了……”

        “那有关于照片上这个女人的消息,不知道大姐能不能再多说一些?”阎栩皱紧了眉头对方,只记得关于小姑娘的消息,可是关于这个女人却是丝毫都没有印象。

        想了想之后,大姐这才摇摇头:“我实在是不记得了,这里附近都是小世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像这样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实在是数不胜数,根本就不记得,但是这个孩子倒是有些印象。”

        “好的,那谢谢你了大姐!”告别了老板娘之后,我们两个也就离开了游乐场附近,终归还是没有打探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一个大活人莫名其妙的就消失在了游乐场附近,这还真是一个特别惊悚的消息,联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所以带走了这个女人的必然,就是整个案子的凶手在联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里更多了一些无奈。

        “真是见鬼了,附近的监控也查不到,一点消息都没有,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查另外一个吧,暂时把周梅梅的案子放着……”

        下一个失踪的父母,刘芳,32岁,职业家庭主妇,每天也就是带带孩子。

        找到刘芳丈夫的时候,她的丈夫情绪已经有些失控了,跟李先生也差不多,毕竟妻子失踪了半个多月,到如今也找不到一点线索。

        “当时失踪的那天我老婆说要去超市买一些东西,因为孩子马上周末放假,要带同学回来过生日,顺便给他们准备一些零食,可我没想到我等到了晚上还没有看到我老婆回来……”

        根据刘芳丈夫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这家超市。

        “你好,我们是警察,请问在半个月之前有没有看到过这个女士?她现在失踪了!”阎栩从包里取出了刘芳的照片。

        超市守门的服务员摇摇头随后说道:“这个还真是不记得了,超市每天的人实在是太多,根本就想不起来。”

        “既然如此,能不能带我们去调查一下,监控这个案子对我们很重要。”我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当然没问题,请这边跟我来。”服务员带着我们去到了后台工作的地方,从而调查了一下监控的视频。

        7月15日,下午3:30的时候失踪的刘芳出现在了超市的监控范围之内,她在超市里面买了许多东西,到下午4:36的时候再从超市出来期间耽误了整整一个小时。

        刘芳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左手右手提了满满当当的东西,果然就像她丈夫说的一样,要个儿子在周末准备生日派对。

        监控的视频拍摄,到刘芳离开超市的时候,就一直在超市门口的马路对面的站台上等公交车。

        可是来往的公交车都特别得满,再加上刘芳手里的东西很多,两三次都没有挤上公交车,于是她便停下来拦了一辆蓝色的出租车。

        “把这辆出租车放大!”阎栩盯着屏幕说道。

        哪怕是把出租车放到最大,也仅仅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个身影,连对方的车牌号都看不清楚,本市的出租车长得都是一样的,这得从哪里查起来?

        “现在已经放到最大了,依旧看不清车牌号!”我低声说了一句,这样一来拍摄不到车牌号的情况之下,那就只能找其他的线索。

        出租车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内,只有再也找不到了,或许他走了其他的道路,但是本市的监控一向都覆盖特别的齐全,为什么会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内,这一点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奇怪了,刘芳回家的路一直都是往三环这边走,怎么会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内呢?这不应该呀,三环这边的监控特别的齐全,一个角落都能够拍得到,这究竟什么情况?”

        阎栩还在一脸纳闷的说道,总觉得这些事情让人十分的头疼,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连出租车一块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内了?

        第3个失踪的女人,黄彩虹,35岁,在下班回去的路上,突然间失踪。

        我们来到黄彩虹的公司,进行盘问。

        “彩虹她在工作上特别的努力,平日里也没有看到彩虹,得罪任何人,她失踪的那个晚上加班到很晚,回去的时候大概有11点多了,我们两个是一起从公司走出来的。”

        “能不能请你回忆一下,当时你们从公司出来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连忙问到。

        同事认真的想了想,随后回答:“那天我们从公司走出来之后,彩虹说太晚了,地铁已经关闭,所以又要打出租车回家,得花好几十块钱,我还说我骑车送她呢,彩虹说不顺路就拒绝了。”

        “当时我看附近的出租车挺多的,也就没有在意,然后骑着我的电瓶车就离开,再后来第二天我就听说彩虹失踪的事情。”提到这里同事的神色也多了几分纳闷,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当时你有没有看清楚黄女士上了哪一辆出租车?”阎栩下意识的问道。

        同事不禁摇摇头:“这个我还真的没怎么注意,只知道那是一辆蓝色的出租车。”

        经过一系列的盘问之后,我跟阎栩总结出了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失踪的女人都上了一辆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