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猫腻

第一百二十五章 猫腻

        雷兆海的意思非常的清楚,那就是公司花钱去捧红了林兮,所以林兮就要无条件的报答公司,哪有这样的?

        “当时我所听到的就是这些,后来我听说林兮的母亲出事了,都是因为公司没有拿出这笔钱来,当然我也只是在背后听说的,其实对于林兮的事情,你们应该去找阿心……”

        “阿心?”没错,这个叫做阿心的人跟林兮的关系也不错,现在跟张可可两个人都是公司的顶梁柱,听说只要直播一个晚上公司都能够收入几千万,这是什么概念?

        张可可喝了一口水,神色严肃了几分:“我能够跟你们说的就是这么多了,还请你们一定要替我保密,我并不想公司找我的麻烦,谢谢。”

        我知道张可可一定有自己的难处,所以也就答应了她。

        离开的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两个拿着张可可签名照,正乐呵呵的人,不禁叹息了一声,真是看不出来这两个宅男竟然也对这种小萝莉感兴趣?

        “你们觉得张可可说的话可以相信吗?”我问。

        靳岩连忙将签名照收在了自己的笔记本里边儿,这才一本正经的说:“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听说越是长得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

        “金庸小说看多了吧?”我扭头白了他一眼,不能好好说话了。

        “反正我觉得可能真假参半!”靳岩嘀嘀咕咕的回答。

        “回头咱们可能还需要去拜访一下,这个叫做阿心的,既然都说她跟林兮的关系这样好,那应该是最了解林兮的人。”我悠悠的说着。

        陪同我们过来的同事小李,将剩下的这些资料带回了警局,我跟靳岩继续去拜访阿心。

        “阿心,真名王可心,22岁,别看她年纪轻轻的,在这个圈子里面可已经混成了前辈,微,博粉丝就差那么一丁点就要过亿了……”

        在车上靳岩跟我讨论着关于阿心的这些事情,我倒是对她的微,博粉丝没什么兴趣。

        来到一栋豪华公寓附近的时候,我跟靳岩不禁对视了一眼,靳岩一脸纳闷地说道:“同样都是公司签约的艺人,你说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走吧,进去看看!”带着疑惑,我跟靳岩敲了敲阿心的公寓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保姆,家里面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狗,装潢很气派,家具也都是全新的,就连门口的地毯也是价值不菲,可以看得出来,阿心赚了不少钱。

        “老叶,你说阿星跟张可可有什么区别吗?不都同样是花语签约的艺人,这区别简直就是贫民窟跟富人区!”靳岩冲着我说了一句。

        “是你们要找我吗?”阿心从楼上缓缓地走了下来,身上穿着一袭鲜红色的吊带长裙,脚下踩着高跟鞋,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哪怕是在家里面也打扮得如此漂亮。

        可以看得出来,阿心是一个非常懂生活有品位的女人,并且也十分的在意自己的形象。

        “这个月我所有的通告都已经排满了,难道你们没有跟我的经纪人说吗?”阿心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正抚摸着怀里的猫儿,对我们似乎也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你误会了,我们是警察,过来之后想要打听一下关于林兮的那件事情,不知道方不方便透露!”靳岩表明了我们的来意。

        阿心一听脸色瞬间就僵硬了几分,随后低声回答:“既然如此,那我无可奉告,送客!”

        “喂,不带这样的吧,我们还什么都没问呢,就送客了?”靳岩还觉得纳闷呢。

        我并没有站起身,反而是一脸冷静的说道:“都说你跟林兮之间的关系是最好的,可是林兮的这个案子不说迷离,阿心小姐似乎也不愿意多说什么,莫非这都是表面的感情,实际上背后就是塑料姐妹花?”

        “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跟林兮的关系是好,可是她的死跟我有什么关联,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是不肯放过我?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阿心有些烦乱的说了一句,对于这些事情还真是无话可说。

        既然提到了林兮当年的死,那阿心肯定知道了些什么,随后我便缓缓说道:“你对林兮当年的死应该了解的不少吧,所以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有困扰,甚至还去看过心理医生?”

        正好我的人脉比较广泛,就在昨天有一个心理诊所的朋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大明星阿心竟然跑去他的诊所里面去求帮助?

        这么多年了,阿心时不时都会去这家诊所里面看病,并且聊一些关于心理压抑的事情,那也就是说林兮死后,阿心的心里就一直有一个结,对于当年的事情应该就是阿星最清楚不过了。

        “你们警,察还真是比私人狗仔还要恶心,这样打听我的这些事情,信不信我请律师去告你们,让你连警,察都当不了?”阿心突然间生气了。

        “王小姐何必要生气呢?我只不过是说了一些比较正常的事情而已,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一直困扰了王小姐这么多年。”说到这里,我将神色落在了阿心的身上。

        看着阿心一副火冒三丈的模样,我从包里取出了几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如果王小姐想要告我当然没问题了,正好我认识几个律师可以给王小姐打折。”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阿心抱着手臂,一脸失去耐心的表情。

        “很简单,我们警方只是想知道,林兮当年的死究竟是意外还是被人谋杀?”这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否则也犯不着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阿心听到这些话之后,神色多了几分不耐烦,随后嗤笑了一声:“你们是听不懂人话还是不认识字?”

        “公司当年已经发出了公,告,说明了林兮死亡的原因,现在又跑来问我,好像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一样,你们到底什么意思?”阿心的态度有些过于激动。

        过度的激动,那就是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