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死亡通知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死亡通知书

        “林兮每个月给公司赚的钱都能够顶一半的收入,我高兴还来不及,我肯定得好好的捧着利息呀,可是谁想得到林兮竟然自杀了,这事我们公司还觉得惋惜,心痛了好久……”

        说到这里,雷兆海摊开了手,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看上去并不像是在撒谎的模样,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一切,有的人很擅长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并不是一双眼睛就能够看得穿的。

        “所以你们就力捧了张可可!”靳岩眉头收紧了几分。

        “林兮跟张可可当年都是我们公司在同一年签约过来的歌手,但是张可可没有林兮的人气高,后来林兮自杀之后,我们只能捧可可了呀!”雷兆海耸耸肩说。

        我的手随意搭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上,时不时还能发出清脆的声响,雷兆海看着我没有说话的模样,心里也多了些纠结。

        “不是,你们究竟是谁呀?干嘛要查这些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雷兆海这才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

        “警,察!”我亮出了自己的证件,雷兆海顿时就这样到嘴边的话语给吞了下去。

        “叶……叶杨?你不是宝玲集团叶总的大侄子吗?”雷兆海似乎看出来我的身份了,当然了,这对于我来说不是关键的,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调查案子,又不是摆身份。

        “行了,少说这些没用的,把林兮当年那些资料给我,我需要调查一下后续的记录。”这件事情可能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否则都已经过去三年了,粉丝一直抓着不放。

        雷兆海一听顿时表示有些为难,随后回答:“这些资料当年在林兮死后都已经扔得差不多了,现在几乎也没剩下什么人,更何况人都已经死了三年了,我们留着资料做什么呀?”

        “不过,叶少爷,你放着叶家的继承权不去,干嘛要当一个警,察呢?一个月又没几个收入?”雷兆海一脸纳闷的表情,期间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水。

        我懒得搭理雷兆海,翻了翻他桌子上的资料,突然间在笔记本里面找到了一张纸。

        雷兆海看到我手里的这张纸后露出了几分好奇:“这……什么呀,不是我的东西!”

        “雷兆海。”白纸上只是写下了他的名字,一个鲜红色的x印在名字上,这是姜若发出来的死亡通知。

        “今天有谁来过你的办公室吗?”我微微皱眉。

        雷兆海想了想,随后说道:“没有啊,今天我一整天都在办公室,除了秘书跟快递员之外。”

        “对对对,快递员,今天快递员进来过,放下东西就走了,我当时正在忙着打印资料,也没注意看这东西,或许就是那快递员留下来的。”雷兆海连忙说道,神色也紧张了几分。

        看着我没有说话的模样,雷兆海擦了擦额头上面的冷汗:“这什么东西啊?谁搞的恶作剧?”

        “有人要杀你。”我冷静地说道。

        我就知道,姜若死了,还会有另外一个他出现。

        姜若说过,他们是一个组织,其中一个死了,就会有更多的人前赴后继的去做这些事。

        自以为是为民除害,实际上做的是什么勾当,只有他们自个心里明白。

        雷兆海一听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松了松自己脖子上的领结:“开什么玩笑,我又没干什么事情。”

        ,

        “我说雷总,既然警方都涉及进来了,你就别装了,做什么事情只有你心里明白。”说着,靳岩不屑一笑。

        怎么这些有钱人,心术就是如此不正呢,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难怪被杀手盯上。

        我没有只是目光严肃地看着他:“林兮当年的资料可以给我吗?如果雷总不配合,真相不能尽快查出来,警方很难保证你的安全问题。”

        “我身边的保镖如云,我还会害怕几个杀手吗?”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雷兆海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种种迹象都表现出来他此时的慌张程度,尤其是提到林兮的时候,他故作轻松的姿态就足以证明一切。

        雷兆海肯定跟林兮有一定的关系,哪怕不是直接害死林兮的凶手,那估计也脱不了什么干系,所以姜若会盯上了雷兆海。

        “我们只需要林兮的资料……”我要的仅仅只是这个东西。

        “我真的没有那些资料,早八百年前全部都清理干净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雷兆海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

        看样子雷兆海是真的没有这些资料,于是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段期间,为了保证雷总的安全问题,还是暂时不要来公司上班了,局里会派两个同事去保护你。”

        正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间联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听说,三年前林兮的母亲在医院病危,贵公司却没有给付医药费?”

        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雷兆海的神色似乎严肃了几分,挠了挠后脑勺,一脸莫名其妙的回:“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谣言,绝对是谣言!!”

        “可是无风不起浪,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谣言吗?”靳岩一脸好奇,这个雷兆海说话都不经过脑子。

        “对了,这个杀手组织的人脑袋都有点问题,还记得宝玲集团的案子吗?孰轻孰重,雷总还是掂量掂量吧……”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雷兆海一听,面色多了些难看:“你们不是警,察吗?保护我的安全也是你们的责任。”

        “放心,会派人保护你的。”

        “总而言之,真相是什么,很快就会知道了。”临走的时候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雷兆海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在我离开公司的时候,赶紧叫来了不少的保安,保护自己的安全。

        说是不害怕,但是雷兆海的身体却很诚实,越是这样的人其实越怕死,因为他们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就是畏惧。

        我不知道这个案子的内幕是什么,但是雷兆海的反应告诉我,绝对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