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背后的秘密

第一百一十四章 背后的秘密

        现在我所担心的根本不是宝陵集团,而是周敏,万一她在医院死了,整个案件就失去了调查的方向。

        到时,周敏背后的那些秘密会被全部带走,再想追查真相,只怕比登天还要难。

        我更想知道的是,姜若不杀死周敏留给我这些线索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说周敏当中知道些什么很重要的事,也或许是姜若故意在耍我……

        姜若这个人很擅长于跟别人玩心思,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在整个案子上,姜若都以为自己是能主宰大局的那个人,说白了就是过于自信。

        有时候自信,往往也是一个人的缺点!

        次日。

        医院打电话过来,说周敏已经醒了。

        李西城和我赶到了医院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低声说:“病人的情况还不太稳定,不能长时间问询,希望你们可以快一点。”

        “谢谢。”李西城回了一句,我两才走进了icu。

        周敏的情况好了很多,在面对我们提问时,也可以正常理解回答。

        “周敏,接下来我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李西城把笔记本交给我,做接下来的问询记录。

        她点点头,嘴唇干裂的起皮,脸色惨白如纸,哪还有当初的样子?

        “还记得字条上的几个人吗,如今楚怀仁和楚生还活着,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他们吧?”李西城神色严肃的问。

        周敏迟疑了好半晌,才缓缓张口:“我不知道。”

        “周敏,你应该知道,姜若这个人有点脑袋不好使,如果你不配合我们,对你来说也并没有好处,我们警方可以救你这一次,下一次呢?”我眯起了眸子,这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打算替背后那些人隐瞒吗?

        她的眸光一闪,微微启开的唇角迟疑了片刻:“你们想知道些什么?”

        “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被盯上是因为抓住了某些把柄,所以差点遭了杀生之祸,我们想知道你肚子里藏着的那些秘密。”这也是我跟李西城来的目的。

        周敏现在就是这个案子最为关键的证人,她口中的这些秘密很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整个案子拖延到如今已经浪费了很多警力,也死了这么多人。

        我估计再拖延下去,只怕上头也不会让我们好看。

        李西城的本就冰冷的一张脸,此时面带着严肃,整个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就僵硬到了极点。

        而周敏闭上了眼睛,迟疑了好半晌,才缓缓张口:“没错,我就是因为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所以背后的人想要杀了我灭口。”

        “背后的人是谁?楚怀仁还是楚生?”后者如今还在看守所里没出来,难道是楚怀仁?

        名单上的几个人,除了这两都已经是尸体了,我想不到别的可能。

        看着周敏欲言又止的模样,李西城沉下了一口气,语气低沉的问:“周敏,你现在是案子的关键证人,如果你不把真相说出来,谁都帮不了你,明白吗?”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相信周敏是一个聪明人,该知道自己要不要配合警方。

        长久的沉默中,才听周敏缓缓张口:“我只知道他们几个在贩读,并且身上都背着人命,那天我不小心偷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内容,所以楚怀仁要杀了我,后来……”

        “后来是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把我带走了,他也想逼我说出那些事情,再后来我就遇到你们了……”

        周敏昏迷后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姜若的目的不是杀了周敏,而是诱惑我们去到那个防空洞,顺便把背后的这条线拉出来?

        这么一想,我开始觉得姜若这家伙有点恶心了,自命清高的存在,迟早把他抓捕归案。

        李西城跟我对视了一眼,没错,周敏口中这个戴口罩的男人,应该就是姜若了。

        “我手里有一份通话录音,我藏在了我家的花盆底下,这就是他们的证据……”周敏费力的说着。

        李西城微微皱眉:“叶杨,你带两个人去取录音,务必要快!”

        “是。”接下来的审讯留给了李西城,我带着队里的两人前往了周敏家里。

        车子刚到周敏家附近,看着敞开的门我暗道不好,跟靳岩一起跑了过去:“姜若!”

        姜若带着一只鸭舌帽,脸上依旧是黑色的口罩,此时正在周敏家客厅里,他应该就是来找证据的。

        看到我们后,姜若身手敏捷的越过沙发,破窗而出。

        “砰!”后窗的玻璃应声而碎,姜若跑到后院后,立马骑上了摩托车消失在我们面前,他的动作很快几乎是一气呵成。

        “要不要追上去?”靳岩问我。

        “追个破,要是录音丢了,回去李队不把你我吞了才怪!”说着,我跟靳岩找到了周敏描述的那个花盆,录音果然就藏在了花盆底下。

        “好家伙,果然在这里,走!”我低声说了句,拿到录音之后,整个案子即将就会水落石出。

        我俩回到警局之后就将录音播放出来,当时这两个人正在茶水间对话,周敏应该是刚刚路过听到,所以才将这段对话给录了下来。

        楚怀仁说:“哼,这个老狐狸,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最终还是死了,谁叫他平日里这么贪得无厌?”

        “现在别说这些了,他们几个都死了,就剩下咱们,该不会咱们也会死吧?”楚生竟然有些害怕了。

        “那是他们活该,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们不仅想要都握在手里,竟然还打算一口吞下去,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容易的事情?”说着,楚怀仁嗤笑一声。

        李西城神色凝重,“这个他说的该不会是傅俊生吧?”

        楚怀仁跟楚生这么小心翼翼的在背后谈论,多半说的就是傅俊生,但是名单上所有的人都已经死了,唯独就剩下他们两个,是巧合,还是没被盯上?

        后面的话,楚生说的小心翼翼,确认了身边没人之后才低声说:“这个老狐狸做事情特别的小心,只不过,这次只要咱们能够把这单生意握在手里,那就可以稳赚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