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死亡名单

第一百零四章死亡名单

        我问张振楠要了周敏的电话及地址,但电话一直都打不通,问了所有的同事,好几个人都说自从昨天她跟着我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一定不正常,和我出去之后就失踪了?

        我记得,把她送去局里录了个口供之后,她就回家了啊。

        难道是昨天太累了,今天没来上班?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是九点半了,按照道理来说,也该醒了吧?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周敏的地址,随即便打了一辆车来到了位于江北市西北面的一套单身公寓内。

        只是,当我赶到周敏家门口的时候,竟发现周敏家的房门竟是虚掩着的。

        当时我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心里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紧接着,我从裤兜内掏出一把瑞士军刀,而后顺着门缝慢慢的将门推开,可当我慢慢的走到玄关处时,却在玄关处发现了一滩血渍,而,在这摊血渍之后,我又看到了一条长达三四米的血色拖拽痕。

        不说假的,我看到这条血色拖拽痕时,我的心里已经凉了半截,所以,我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阎栩,让她带队支援,而我,则一步一步的朝着这条拖拽痕的发源地走去。

        是的,这条拖拽痕是由内向外的,所以,应该是有人把伤者从屋里拖了出来,然后又用了什么方法,将伤者又从这间屋子里面带走了。

        刚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这条走廊内没有任何摄像头,但是楼下的出口却有一个监控,不过我现在分身乏术,我不能走开,如果我一走开,有人破坏了案发现场,那么对于我们的勘察工作,会变得极其困难。

        所以,在打通阎栩电话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联系了靳岩,让他调取了一下这间公寓的监控,然后便只身走进了这一眼望得到边的单身公寓内。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而后漫步走到了周敏那满是血渍的床铺边。

        血渍是从床铺里面传来的,整张床除了周围四边之外,其余的床单,被褥,全部都已经被染红,而在这被褥中央,我找到了一处血色窟窿。

        枕头微往下凹,周边凸起的褶皱痕非常明显,所以,凶手应该在来到这个房间之后,直接用手捂住了周敏的嘴,然后……一刀直朝被褥内部捅了过去。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双手竟不由自主的往被褥半空捅了过去,我猛地抬头,紧接着更是大口呼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次冥想过后,我的脑袋就像是被tn,t炸了一样,后续更是无比疼痛。

        我在旁稍事休息了片刻,觉得脑袋没有那么疼了之后,这才带上了塑胶手套,开始搜起了这个屋子。

        周敏是一个单身女性,她的房子很整洁,除了这里的血渍,房内几乎可以说是一尘不染。

        我在周敏的床头柜内发现了一本记账单,记账单是从三年之前开始的,不难猜出,这本记账单内的账,应该都是周敏从傅俊生处拿到的奢侈品以及金钱的账本。

        我初略的翻看了一下,可就在我翻阅这个记账本的时候,一张被折叠过的a4纸竟就这么掉落在了我的面前。

        我弯下腰将其捡起,而后缓缓地查看。

        只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却让我整颗心脏,都快要炸裂了。

        a4纸上写了很多人名,姜强,傅俊生,傅郎,方正,沈立,楚生,楚怀仁……

        除了这最后三个名字之外,其余四个全部都已经死了……

        所以,这是一份死亡名单?

        不会这么巧吧?还是,这份名单上的人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楚生和楚怀仁我知道,也见过,前面四个更是不用说,那么这个沈立呢?沈立又是谁?

        如果说,这张名单上面的人都要死,那么楚怀仁,楚生和这个叫做沈立的人……

        可是周敏又为什么会有这一份名单?她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那个人为什么不直接将周敏的尸体丢在这里,而是要带走呢?

        十几分钟后,阎栩带人封锁了现场,包括这公寓内的每一户住户,毕竟,那个人带着一具尸体也不可能走远。

        所以之后阎栩让我带着人将这栋楼内的公寓全都搜了一遍,可遗憾的是,我们并没有找到周敏的下落。

        阎栩认为,既然没有在公寓内找到周敏,那么周敏应该还活着,不然,凶手带走一具尸体的意义在哪里。

        我点了点头,但却又担忧的说道:“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周敏会不会跟方正一样,被人从现场带走,然后又活生生的虐。待而死。”

        阎栩撇头看了我一眼,疑惑的问道:“你认为,这个来杀周敏的人,就是方正案的凶手?”

        我点了点头,顺势就将手上那张名单递给了阎栩,轻声说道:“这是在周敏记录傅俊生给予那些东西的账单里面发现的,看样子像是夹了很久了,上面前四个人都死了,后面的两个人,一个刚刚被送去拘留所,另外一个估计现在正在考虑怎么离开江北,还有一个人我们都不认识。”

        阎栩仔细看了一眼,随即眯着双眼,皱眉说道:“不,你认识,沈立,就是昨天,从高处坠落在我们警车上的那个男人。”

        我诧异的看着阎栩,后者继续说道:“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在路上的时候接到的电话,你说巧不巧,这个沈立和楚怀仁一样,都是宝陵集团还没有创立之前,就跟着傅俊生了,前段时间宝玲集团的大换血,傅俊生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第一个就把沈立裁了,后来,沈立不甘心,就发动了当时被裁掉了三十八个老员工在宝玲集团的门前游行,贴横幅,甚至还威胁傅俊生,不给予补偿,他们就跳楼,让宝玲集团这个招牌臭一辈子,傅俊生没办法,只能给点钱打发他们走了。”

        我点了点头,在阎栩面前来回走动了一圈,随即转身说道:“也就是说,傅俊生,傅郎,沈立之间,是有联系的?”

        “嗯,但我怀疑,前面那四个人,和傅俊生之间也有联系,至于联系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个世界上就算再多的巧合,写在一个名单上的名字,多少都会有联系,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我想顺着这一条线索去找,应该是正确的。”阎栩看着我,缓缓地说道。

        “那……”

        “阎队,您快来。”突然,门内负责勘察的刑警连忙叫我们进屋,随后,他便拿着一个手机递给了阎栩,我就站在阎栩身边,看的清清楚楚,一个全身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正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而他的身后,便是正处于昏迷,脸色煞白的周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