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叶氏集团的宝贝疙瘩

第一百零二章叶氏集团的宝贝疙瘩

        看着这个男人丑陋的嘴脸,说实话,我当时真想抽他两个嘴巴子,但细想之后,却还是为慕南乔的处境担忧。

        喜欢慕南乔的人太多了,而她的出镜率也太多了,在娱乐圈里,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大有人在,但结果却大多都是被封,杀从而退居幕后的,可慕南乔也不知怎么的,尽管拒绝了那么多人,却还是那么火,按照李西城的话来说,可能是她长得太漂亮了,就算被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所以,威胁慕南乔安全的根源其实并不止于一个粉丝,而是她的明星光环,嫉妒,喜爱,憎恨,都可能让她陷入万丈深渊。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路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人能够代替。

        这时,楚生突然推了我一下,朝我大声喊道:“老子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我低头看了一眼楚生,点了点头,道:听见了。

        “所以,你这是同意了?”楚生看着我的双眼,疑惑的问道。

        我看了一眼周震南,后者顺势上前,轻声说道:“楚先生,如果您再这么无礼,那么我就要叫保安了。”

        突然,楚生更是嚣张的拿住了周震南的衣领,威胁到:“保安?这整个公司都是我的员工,你叫保安有个屁用,我告诉你,我不管你们是谁,得罪了我。”

        “你个畜,生,在干什么?给老子放开。”一阵温怒的吼声从这宝玲集团的大门处传来,我侧身一看,是姑姑,还有一大群人跟在了她的身后,这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帮要去打群架呢。

        说话的是一个看似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穿着的那一身灰黑色的西装依旧没能包裹住他的大肚腩,而那头顶之上的地中海,让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宝玲集团的财务总监,楚怀仁。

        这个楚怀仁是跟着傅俊生一起起家的,也可以说在宝玲集团的创立之初,他就是一个跟着傅俊生的马仔,是个暴脾气,所以跟着傅俊生在创建车行的时候,没少打过架,据说,陶宝玲在嫁给傅俊生之前,是楚怀仁的女朋友,后来两人分手,傅俊生这才和陶宝玲结的婚。

        我也让张振楠给我打听过,这事儿当年传的沸沸扬扬,傅俊生父亲在世的时候,也曾经一度信以为真,让傅俊生带着傅郎去做亲子鉴定,可傅俊生生怕陶宝玲有什么想法,这亲子鉴定却也迟迟没有去做。

        所以,宝玲集团成立初期,曾被好几家同类型的公司打压,用的,都是这些“污言秽语”,但傅俊生并没有对楚怀仁采取什么措施,依旧事事把楚怀仁带在身边。

        可以这么说,除了傅郎之外,楚怀仁,应该就是傅俊生最为亲近的人了。

        上一次来宝玲集团,其实我第一个想见的就是楚怀仁,但当时他在开会,也就只能先见见他们旗下的员工了,没想到却让我遇到了周敏,从而牵扯出那三十八具女尸来。

        “爸,你干嘛啊,为了一个穷瘪三骂我?你疯了吧?”楚生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然而,当楚怀仁快步走到楚生面前时,却愣是活生生的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

        这一巴掌,可着实把楚生给打懵了,他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的在看着自己的父亲,那眼神,似是询问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穷瘪三?那是叶氏集团的公子,,c,n,m的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给老子滚回去。”又是一记响亮的大嘴巴子直将楚生抽的七荤八素,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那眼神似乎就是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说实话,我还挺不喜欢姑姑的这一重身份的,当然,我也知道她的用意,不过,她打的小算盘可能是要落空了,毕竟,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我可以承受这些虚假的名号,也能承受局子里的那些流言蜚语,只要能让我当警,察,说实话,她就是常驻江北,我也不太在意。

        “叶……叶总,是这个畜,生狗眼看人低,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这时,楚怀仁突然转身低头朝我姑姑鞠了一躬,随后便毕恭毕敬的说道。

        “哦?我怎么就不信你回去真的会好好教训他呢?都已经二十多年了,能教好的自然能教好,既然教不好,那么就让国家来教他怎么做人吧,张秘书,报警,就说昨天在三元街酒架逃逸的男人找到了。”姑姑也无二话,直将手机递给了张振楠,后者愣是点了点头,道:“夫人,警方已经在路上了,想来,也应该快到了。”

        一听姑姑要报警,楚怀仁顿时乱了方寸,连忙震惊的看着姑姑,怒气横秋的指着我姑姑的鼻子暴怒道:“你……叶倾城,我们这才刚刚签了合同,你就是这么过河拆桥的吗?你说过的,只要我签了合同,你就放过我儿子,怎么?现在吃干抹净,就不认人了?我告诉你,我要把你的事情……”

        “告诉全世界?呵,你以为我叶倾城是怎么建立叶氏集团的?要这么怕流言蜚语,我早就被唾沫淹死了,哪儿还能活到现在,不过,你不会是觉得,凭你这几句话,就能让我叶氏股票下跌吧?”姑姑笑容满面的走到了我的身旁,随即继续说道:“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毕竟这几千万对于我来说不算是个大数目,但是因亏空宝玲集团的公,款而锒铛入狱的你,却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辈子,这买卖,我倒是觉得值。”

        这句话一出,楚怀仁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

        看着姑姑那自信的笑容,我瞬间明白了,原来她一早就知道让宝玲集团变成现在这般田地的根源在哪里,而捏住这个根源,能够让她更快捷的接收宝玲集团,如果……再用这件事情威胁楚怀仁,让楚怀仁将亏空的公,款全数归还叶氏集团,那么宝玲集团的危机自然迎刃而解,毕竟只要姑姑报警,楚怀仁不光要将公,款吐出,还得坐牢,这傻子也知道怎么选择。

        不得不说,姑姑这一招釜底抽薪,用的是真狠啊。

        “还有,别说我不讲信用,你的儿子,指着我侄子鼻子骂他是穷瘪三,这几句话你也听见了,我这侄子啊,从小就没有爹妈,是我这个做姑姑的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他对于我来说,可比叶氏集团还要金贵,骂了我叶氏集团的宝贝疙瘩,你觉得,你儿子还有什么活路吗?”姑姑侧身开始整理起了我的衣领,随即更是头也不回的说道。

        “爸……爸……救我,我不能进去,我不能进去的,救救我……”楚生此时才反应过来,立马拉着自己父亲的腿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