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卑微的小叶

第九十九章卑微的小叶

        这个停尸层是没有管理员的,只有一个看门老大爷,但这大爷也只是在我们进入停尸层之前做个登记并打电话咨询法医院的前台我们是不是经过许可才能到的地下一层。

        所以,刚刚我所看到的这个不是管理员,而我在前台登记的时候,扫了一眼,自那具掉落在我们警车之上的尸体被搬进了停尸层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去过。

        这个人……是谁?

        “叶警官?怎么了?”跟在我身后的魏黎似是并没有看到那个人影,见我快步跑到停尸房处,连忙朝我走来,疑惑的问道。

        我挠了挠头,轻声说道:“可能是我看错了,进去吧。”

        我对这里不是太熟,这个停尸层和其他法院内的停尸间不一样,停尸层内总共有三个大房间,按照登记表,那个无名男尸应该是被安防在二号停尸房,但我不知道二号停尸房在哪里,所以也只能让魏黎带着我过去。

        “得咧,前面拐弯就是。”说话间,魏黎朝我笑着,一边拿出这停尸房的钥匙一边说道。

        只是,当他正准备将钥匙伸入钥匙孔时却发现这大门的锁竟然是打开的。

        我眉目微皱,下意识的让魏黎站到了我的身后,而我,则伸手直将这扇铁门挑开。

        隐约间,我似在门口看到了一束光亮,等我盯紧一看,一个背影顺势就进入了我的眼前。

        她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体型中等,穿着一件黑色长款棉服,而她的面前,此时正摆放着一具衣不裹体的尸身。

        “啪嗒”一声脆响,原本这昏暗的停尸间瞬间明亮了起来。

        “怎么不开灯啊。”耳边响起了魏黎疑惑的声音。

        在魏黎将灯打开的这一瞬间,那女人转过身子与我面面相视,也就在那一瞬间,我这颗悬起的心瞬间放下。

        “江楠?”我看着江楠那一张有些尴尬的脸,疑惑的问道。

        “科长?哎,科长,你今天不是休息么?怎么在这里啊?”魏黎见到江楠,似乎也有些惊讶。

        江楠看了我一眼,顺手便将面前的那块裹尸布放回了原处,并将从其尸身内提取的血液及胃液装入了证物箱内,转身便走到了魏黎的面前,轻声说道:“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没事做,也就过来了,那具尸体我看过了,稍后我会去鉴证中心,你把这个带到我办公室。”

        魏黎接过证物箱,连忙点头说道:“行,不过科长,你也得注意身体啊。”

        江楠点了点头,看都没看我一眼,侧身就从我身旁擦肩而过。

        这时,魏黎戳了戳我的手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留在这里干啥,过年啊,赶紧追去啊。”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道:“追什么?尸体我还没见到呢。”

        “还见啥啊,这整个停尸房就只有那一具尸体,既然科长都过来看了,自然是已经把数据全部归整好了,你直接问她不还方便?而且我是助理,她是科长,哪有放着科长不问,找助理的?赶紧去,我可告诉你,最近还真有一个男的在追她,不过我更看好你,快去啊,还愣着干什么?”魏黎一边说着,一边直将我推到了停尸房的门口。

        我哀怨的看着魏黎,随后便拿起了外套就朝外赶去。

        “江楠……”我快步走出停尸层的时候,正巧碰到江楠站在电梯前看着手机。

        我喜欢江楠,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喜欢,可是……我真的配得上她么?

        不说年龄的差距,就单说家庭,她的父母能接受一个身负仇恨,随时都会面临殉职的刑警吗?

        我一直都在抵触我身边的人,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并没有什么深交的朋友,甚至连我姑姑和晚晚,我都在刻意的保持距离,为的就是怕以后那些凶杀犯报复。

        这样的一个我……

        还有资格去说喜欢吗?

        我承认,我不像个男人,特别是在情感方面。

        但我当年的确是想和江楠在一起,才去考虑的这么多,直到她无意间说起一则,民警殉职的新闻,我才会有这一重顾虑。

        是啊,一线刑警随时会面临生命危险,这一点,她和我比谁都清楚。

        所以,在临近毕业前夕,我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没有再给她留下任何话,就连一个字都没有,为的就是想让她记恨我,让她知道我是一个不值得托付的男人。

        现在呢?

        我难道还要舔着脸上去告诉她我喜欢她,但是我不能跟她在一起的这种话么?

        那我当年为什么又要做这些?

        “男性,年龄在四十五岁到四十八岁之间,身高一米七三,体重一百六十斤,胃里的食物还没有消化,预估上一次进食时间为半个小时之前,有关于四肢及各项器官的重量我一会会发邮件给你,对了,死者指缝中带有机油,周身也有一股机油味,送来时还穿着一身工装,推测死者应是某地修理工人,如果不知道死者信息的话,你可以按照这个方向去找,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叮……”

        电梯门被缓缓地打开,江楠说完这些话之后转身就进了电梯,而我,也跟随其后。

        “江楠,我们谈谈吧。”我看着电梯门慢慢的闭合,目不转睛的说道。

        “你没听见吗?我还有事,如果你有事,现在说或者以后预约。”江楠面无表情的按下一层电梯,低声说道。

        我抿了抿嘴,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看到她这冷冽的表情,却也一字不差的咽了回去。

        “是阎栩告诉你的?”我站在电梯内手足无措的朝着江楠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道:“她说你又多管闲事了,想让你尽快归队而已。”

        “嗯,谢了。”

        “说不上谢,我的本职工作,倒是你,恭喜了,能被那个活阎王这么看重,应该,也离你的目标更进一步了吧?”

        我老脸一僵,和江楠讨论这个话题,永远都是一个死循环,所以,我也就避重就轻的说道:“这也是我的本职工作,其实……上次是我说话的方式有些问题,我给你道个歉,咱们能不能别这样,自从上次之后你就没再理过我……”

        那一刻,如果有镜子的话,我一定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受惊了委屈的小媳妇儿,的确,自从那次之后,她连对着我冷嘲热讽都没有过,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样,甚至连见面点头打招呼都省了。

        她的这种态度,让我和李西城一致觉得,我是不是欠了她百八十万没有还。

        “你哪里有什么错?是我多管闲事了。”走出电梯,江楠看了我一眼,轻笑道。

        见她转身要走,我立马拉住了她,道:“江楠,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行,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看心理医生看就是了,不让我用带入心态去破案……我……我也能尽量克制,我只求你别这样了行吗?”

        江楠撇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弯,饶是有些玩味的看着我,说道:“所以,你是在跟我求饶了?”

        我连忙点了点头:“是是是,我输了行不行,我求饶,以后你说啥就是啥,行不?”

        “那就行,这样也不枉费我在这破地方待了半多小时,那么我们来说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跟着我去复诊?”江楠双手抱臂,一副女王姿态的看着我。

        “额……恐怕怎么的也得把这些案子做完吧,做完之后……等等,你说什么?你来这个地方已经半个多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