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奇怪的死亡方式

第九十八章奇怪的死亡方式

        我回头一看,此时,阎栩整个身子正蹲在后座位前排,而车顶,竟直接凹陷了大约三十厘米左右的样子。

        看到这里,我心头猛地一瞪,等我拉着阎栩走出警车之后,周围路过的行人都纷纷围绕了过来,而阎栩和我,也被这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

        一个年级大约在四五十岁上下的男人,此时正平躺在警车车顶,双眼微爆,双手则呈大字状,嘴角,鼻腔,眼眶及耳蜗处都在躺血。

        “看来今年江北市多灾多难啊。”阎栩看着眼前的这具突如其来的落尸,脸色凝重的说道。

        十多分钟之后,片区民警赶到现场,并及时叫来了法医院的人将人抬走,而阎栩和我也都被送到了医院。

        其实我们并没有受伤,只是在那人掉落在我们车顶的时候,司机被吓了一跳,那个刹车,直接就将司机的脑袋撞到了方向盘上,这不,阎栩放心不下,总觉得他的伤是因为送我们回去而造成的,就拉着我一起来到了医院。

        不过好在司机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之后我们在医院门口打了一辆车又折回了一队。

        路上,我和阎栩谈起刚刚发生的事情,阎栩似乎还心有余悸,说这百年碰不上的事情,倒被我们碰上了。

        我抿嘴不语,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当时行径至勇华路,一旁就是栋写字楼,案发之后,我第一时间看了一下今天的天气预报,按照当时的风力,死者如果在这栋写字楼顶层跳下,的确是有可能砸中我们的警车。

        但,要从二十三层往下跳,就算砸中了我们的警车,警车内的人一定无一生还。

        所以,在民警赶到案发现场之前,我测量了一下这车顶的凹陷程度,说实话,要是从天台上跳下来,这车顶估计都能被砸出一个洞来,但这种程度的凹陷,只可能是从四楼或者五楼掉落所至。

        可警方却在天台处发现了死者的鞋子及遗书。

        这一点,才是我最纳闷的。

        “叶杨,你发什么呆呢?到了,下车啊。”阎栩在我一旁推了我一下,一脸狐疑的说道。

        我微微一愣,摇头道:“刚刚的那名死者,很可能是他杀,而非自杀,阎队,我现在去一下法医院,你先进去,关于那几起连环杀人案,有什么新的线索随时通知我。”我坐在后座位之上,侧身看着阎栩说道。

        “什么?他杀?怎么可能是他杀?我的同事在天台……”

        “就是因为这一点,你好好想想,以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从二十三楼的天台往下坠落,就算是及其凑巧的坠落在我们的车顶之上,这个冲击力该有多大?坐在车内的所有人我不说遇难,重伤总也会有的吧?可是我们的车顶凹陷的程度并不是太严重,也就说明,他并不是从天台处跳下,既然不是天台跳下,我们又怎么可能在天台找到死者的鞋子和遗书?”

        “……”

        “所以,为了证实这个推测,我觉得我应该去一趟法医院,找人来测量死者的身高,体重,想办法再做一次案件重演,如果事实证明,这个男人的确是从天台坠落的,那最好,但如果他不是,那么,这应该又是一起密谋杀人伪装成自杀的案件。”我抬头看着阎栩,轻声说道。

        后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让我路上当心点,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她。

        在去法医院的路上,阎栩还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大致意思就是我们现在手头上的连环杀人案还没有侦破,上级的态度是让一队专案专查,所以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管其他的案件,当然,她并不阻止我去验证死者到底是这么死的,但她希望我在验证了死者的死亡真相之后,迅速归队。

        我给她发了一个ok的表情,随后便下车走进了法医院。

        一如既往的,法医院内的消毒药水味让我的鼻子有些敏感,以至于一进去我就狂打喷嚏。

        法医院共有两栋,分为东南楼,东楼大多都是法医及法医院文员的办公室,而西楼则是一些会议室,食堂,休息室,而这次我去的正是西楼。

        当然,并不是我饿了想吃饭,而是西楼-1-2层都是停尸间,不过停尸间内的冷冻柜因资金问题一直都没有扩建,所以那三十八具尸体并不是直接被送进法医院的,而是暂时安排在了江北市第二医院的太平间内。

        但,那个人的尸体,应该就在这里。

        “哟,又是你这个小帅哥啊,怎么,这一次你们二队又接到了什么棘手的案子要让江科长帮忙啊?不过,江科长今天休息,恐怕你是白来一趟咯。”

        说话的是法医院东楼前台,在去西楼地下室之前,我还需要在这里找一个专业人员帮我测量死者的体表温度,身高,体重,并做一个局部重量判断,这样也有助于我制作出一个和死者的重量分布一样的人偶做现场调查。

        我接过前台的出入登记表,顺势笑着说道:“我不是来找江楠的,我是来找魏黎的,他在吗?”

        前台笑着点了点头,顺手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魏黎的短号。

        五分钟后,魏黎下楼,他似乎对于我来到法医院专门找他的这件事情有些震惊,而当他听到我希望让他帮我完成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是真的有些激动,直拉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真的,他真的能碰尸体了吗。

        我告诉他这并不是解剖,只是测量体表温度和体重之类的事情而已,而他却摇了摇手,说只要能接触尸体,哪怕只是碰一下也行。

        我一脸无奈的看着魏黎,随后便在保安室拿了钥匙就带着他下了西楼-1层的停尸房内。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进这法医院的停尸房。

        怎么说呢,一走到-1层,扑面而来的都是让我有些窒息的冷风,再然后,引入眼前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忽然,一个黑影直从-1层楼梯间掠过,我一个激灵,猛地快步上前,可等我过去的时候,这个人影却早已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