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女尸博物馆(三)

第九十六章女尸博物馆(三)

        解约合同……

        我脱下外套,直接就将外套盖在了这具师体之上,并将这份合同拿出。

        说实话,在看到这份解约合同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周敏在那天晚上,当着傅俊生的面签下的解约合同。

        一种不安的情绪瞬间在我心头油然而生。

        我打开合同看了一眼,随即便将合同合上。

        是的,我猜的没错,这份合同,就是那天晚上,周敏当着傅俊生的面签署的解约协议。

        只不过,这份解约合同之上的名字和日子都不一样。

        我将这份合同放到了我的外套之上,随后便一张一张床的查看了起来,不出意外的是,这每一具的尸体之下都压着这解约合同。

        不难猜测,这些合同都是傅俊生放进去的,而且,当她们签下这份合同的时候,就寓意着,死亡离她们只有一步之遥。

        幸运的是,周敏逃了出来。

        可不幸的是,这三十八个女人,却无一幸免。

        半个多小时后,阎栩带人赶到现场,和我一样,当他们顺着木梯往下走,一低头就看到这些尸体时,他们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轻松的。

        “这些人,都是傅俊生杀的?”

        这是阎栩来到我身边后说的第一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阎栩的那一双眼睛还一直盯着眼前的这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

        江北市是个小城市,平日里偷鸡摸狗都难得有几次,更何况是这种大案子?

        不过,奈何阎栩也是从京市调过来的。她见过的尸体可能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多,但,看到眼前的场景,她也不免震惊了一会儿。

        我将刚刚收过来的解约合同递到了阎栩面前,轻声说道:“如果我推的不错,傅俊生应该是事先和她们签下了卖身协议,期限一到,就把她们杀了,所以,这里才会成为她们的埋骨地,不过,傅俊生已死,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傅俊生杀的,那么傅俊生再也面对不了法律的制裁了,一条命换三十八条命,他有什么资格?”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在场的不管是民警还是刑警,亦或者只是一个江北市市民,我们总都有血有肉的人,看着这么多……躺在我们面前,可我们能做的,却仅仅只是通知家属来认领她们,凭什么?

        “别带情绪。”阎栩走到我面前,冷静的说道。

        “你看看这周围的同事,有哪一个此时不是带着情绪在做事的,就算是周敏,也是她自己逃出来的,在案发时我们在哪儿?有时候我真的挺讨厌这份职业的,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后赶到现场……我……”

        “好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那些凶杀犯,替死者讨回公道,这不是你经常说的么?行了,别在这里唉声叹气了,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还有你刚刚说的周敏又是怎么回事?”阎栩缓缓地将我拉到一旁,轻声问道。

        紧接着,我便将我今天的所有行程全都告诉了阎栩,当然,其中也包括周敏跟我说的那些事。

        然而,阎栩的想法却比我更加细微,她认为傅俊生之所以会找这些女人,全部都是因为思念自己的妻子,因为周敏说过,傅俊生觉得她很像他的妻子。

        这一点,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所以之后我便将这些解约合同的起始时间全都看了一遍,随后又对照傅俊生的妻子陶宝玲的忌日做了一个对比,却发现这些解约合同的起始日期是在陶宝玲死亡之后的三年,也就是说,傅俊生找上的这第一个女人,正确时间应该就是在陶宝玲死后没多久。

        看来阎栩的推测是对的,傅俊生之所以杀那么多女人,并让这些人常伴左右,就是因为她们像陶宝玲。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就只是查一个凶杀案而已,竟能牵扯出这三十八具女尸来,虽然极其不愿意,但阎栩还是在第一时间打了上级电话,请求上级安排人手,来带走这三十八具尸体,并在确认死者身份信息之后,第一时间让家属来认领。

        毕竟,法医院没有那么多地方放置这么多人。

        但……

        上级一下就回绝了阎栩的请求。

        三十八具……

        这要隔我我也得回绝。

        所以,我站在上级的立场,一定会选择第一时间封锁消息,并在确认尸体信息的情况下,逐个让死者家属来认领遗体。

        一起来领,目标太大,人与人之间,少不了聊天,要让那些家属凑到一起,恐怕第二天这个消息就得传出去。

        而这消息一经传播,我们警方的立场倒不是最重要的,我更顾忌的是民众的恐慌及新媒体的传播,虽说疑似凶手傅俊生已死,但事情的确是发生了,人也的确是死了,光三十八这个数字,就足以让江北市震一震了。

        阎栩还想说什么,却一直都没有说出口。

        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她很希望这些人的死亡真相被大众知晓,这样,我们的存在才有意义,毕竟我们的责任,就是找到凶手,并将真相公开,警醒大众。

        “不想继续查傅俊生的案子了?”我站在阎栩身旁,拿起一瓶矿泉水就喝了下去。

        阎栩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尸体,摇头说道:“我真的不明白,如果人真的是傅俊生杀的,那么杀死傅俊生的那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笑了笑,苦涩的说道:“总是有些人自诩正义的标杆在“替天行道”,当然,这种做法也会渲染一大部分群众探究他到底是对是错,可他们似乎忘记了,天,是哪里的天,对于我们来说,法律,就是我们的天,如果以杀止杀这种行为都能被叫做替天行道的话,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也就没了,我们不复存在了,那么这个社会会变的什么样?”

        “哦?这么有觉悟?还会安慰人了?”

        “不是我有觉悟,如果两个人都很丧,那怎么办?案子还破不破了?嗯……对了,江楠呢?这么大阵仗,她怎么不来?”我抱着双手靠在了墙边,环顾四周却依旧没有发现江楠,随即疑惑的问道。

        三十八具……

        平时三具她走的比谁都勤,怎么今儿个……唯独少了她?

        只见阎栩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即走到了我的身旁,略有深意的说道:“是个铁人,也得休息吧?为了我们的案子,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了,这不,我出来的时候,她男朋友这才送她回去,温馨建议,上面放了她三天的大假,在不影响案情的状况下,你可以抽个两三个小时去陪陪人家……”

        “你说什么呢?我和江楠……不……不过是普通同事关系……我……”

        我话还没说完,阎栩闷笑了一声,轻声道:“恐怕二队和一队的人就只有你觉得你们两个之间只是同事关系吧?我们可都没瞎,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么店了,江楠是整个江北市局最漂亮的妹子,虽说冷了点,但总有人能把她焐热不是?我瞧着那个男的不像是个好东西,我可不想看到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相比之下,我还是挺看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