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第九十三章 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周敏死死地咬着嘴唇,那张原本就有些红的脸上更是越发通红。

        我说完这句话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周敏面前,等待着她开口。

        良久以后,周敏这才缓缓地抬头,问我如果她说出实话,是不是警方就能免责。

        我摇了摇头,道:“当然,如果你只是涉嫌隐瞒我们警方,在你说出实情之后,如果你的线索是对我们办案有所帮助的,我们警方会考虑”

        周敏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门外正在朝办公室内看的同事们,最后又向我提了一个要求,她希望我们不要公开她和傅俊生的关系,毕竟如果她还能和她们共事的话,或许他们所有人都会戳她脊梁骨。

        我点头说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们是不会对这件事情采取公开措施,但是前提条件是她肯完全配合我们。

        当然,我不可能把话说的太死,因为如果这一层关系会直接影响案情,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入职的时候,只是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打杂妹,每天不是在擦车,就是在给人端茶送水的路上,可我明明是个人事,为什么要做全公司的保姆?。”

        说到这里,周敏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是认命的,毕竟像我这样一个从县城里面出来的姑娘,刚毕业能在这种公司上班也算是运气,只是之后碰到了傅总,面对同事的陷害,他并没有一味听取老员工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他相信我,这么一个勤恳的姑娘,是不会偷别人东西的。”

        我看着周敏,道:“所以,之后他证明了你的清白,你爱上了他?”

        “不,当时我只想好好工作,当然,我对傅总也很感激,但这一种情感,就只不过是对一个长辈的情感而已,只是后来,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下,我知道,他对我……可能存在着某种好感,我不想再做一个任人践踏的小职员了,我想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我母亲生病了,所以我没有办法,生活已经把我逼到了悬崖,我只能选择往下跳。”

        在往后的日子里,周敏虽没有和傅俊生挑明这一层关系,但两人的走动也很频繁,久而久之,公司里面也不免有些流言蜚语,一次酒会,周敏喝多了,是傅俊生送她回的家,可当她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却发现傅俊生正酣睡在自己的身侧。

        “你们两个,当晚发生了关系?”我看着周敏,缓缓地问道。

        后者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那一双眼更是红出了血丝的说道:“是,醒来之后,他显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地方,他告诉我,我长得像他死去的老婆,昨天晚上两个人都喝醉了,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妻子,呵,多么可笑的谎言,真的喝醉了,他起来的第一句话应该是对不起,不是么?”

        “之后呢?”我继续问道。

        其实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相比于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似乎更想听傅俊生和慕南乔以及傅郎之间的关系。

        但是,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我只有成为一个安静的聆听者,做到和她感同身受,她才会将她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傅俊生就是一个混蛋,那天过后,其实我也没有想太多,现代社会,男女一晚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后来,我每天下班躲着他,可躲却不能为我解决问题,相反,却为我以后的恐怖人生埋下了一颗手雷。”

        说话间,两行眼泪顺势就从周敏的眼中掉落而出,紧接着,她挽起袖口,对我哭诉道:“后来,我妈得了癌症,治疗费用对于我们这种小家庭来说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我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想到傅俊生,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却一口答应了,可作为交换,我必须做他三年的地下情人,而且在此期间,他对我所做的任何事情,我都不能向他人透露半句,简单的来说,就是在这三年里面,我的命,都是他的。”

        我没有提问,只是默默地坐在她身旁聆听,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些隐隐约约的察觉,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应该会有些令人发指。

        “傅俊生名声很好,慈善家,企业家,几乎一切能够提升他声誉的事情他都会去做,包括这辈子只有一个妻子,可谁又知道,就是这么一个大善人,痴情种,竟在背地里养了不知道多少个女人,呵,是啊,他只有一个妻子,可情,人却数不胜数,其实在刚在一起的一段时间,他对我还挺好的,把我母亲接到国外疗养,给我买房,买车,甚至不顾闲言碎语,把我提到了人事部主管的位置,多好的一个男人,对吗?那个时候我也这么想,就这样想着,如果能跟着这个男人一辈子,即使他不爱我,至少日子还能过的丰衣足食,可……”

        “可?”我若有似无的问道。

        后者看了我一眼微闭了一下双眼,随即深呼一口气,苦涩的说道:“就在我生日的那一天,他把我带到了郊外的一栋别墅里面,我以为他是想和我加深感情,亦或者甚至是可能要把那栋别墅送给我,他蒙上了我的双眼,把我带到了别墅的地下室内,当他把我的蒙眼布拿下来的时候,我却看见……这诺大的一个地下室,竟满满当当的放着我见过的,没见过的情趣用品。”

        我双眼微眯:“所以,这些伤……”

        “如你所见,这些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自那之后,他几乎每个礼拜都会带我去三次,没有一次我是完好如初的出来的,我想要反抗,可我妈还在他的手上,我……没有了那些钱,我妈只能等死,所以我只有熬,熬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就能解放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周敏就像是如履薄冰,似乎一边说着,一边还在回想着那些不堪回首的遭遇。

        “咚咚咚”……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顺势而起,我抬头一看,张振楠已经拿着两只手机走到了我面前。

        我接过手机看了一眼,让周敏自己将屏幕锁打开。

        只是,当我看到这两只手机的通话记录时,却有些意外。

        其实原本我听了周敏的这一番话,想着或许可以从她口中套出点什么来,至少,我现在必须要去确定,杀死这四个人的凶手和慕南乔到底有没有直接的联系,亦或者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一直给慕南乔寄邮件的“粉丝”。

        但,在周敏这两个电话其中一部内的通话记录里,很明确的显示了在傅俊生死亡前的两到三个小时里,他们曾经通过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