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恐怖童谣

第九十章 恐怖童谣

        紧接着,我拿出手机,直将最近的来电通话记录递到了李西城面前。

        然而,当他看到这一连窜的4字时,那一双目光更是充斥着疑惑。

        “电话的内容?”李西城并没有询问太多,只是简明扼要的问了我这一通电话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我抿了抿嘴,想了想当时那首童谣,随后便开始模仿起了那个女声的语调,轻声唱道:“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他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等我唱完这首歌谣后,李西城愣是绞尽脑汁的回溯着这首歌谣,却没有发现半分疑惑的地方。

        其实这首歌谣说的是一个心理学故事。

        在我读高中那一年,就在那个人写的心理学刊物上看过。

        从字面上去解释,病的是大兔子,但是五兔子突然死了,很显然,五兔子是被做成了药引去医治大兔子了。

        “买卖”其实是很早之前民国时期的黑话,其寓为“杀死”,所以,三兔子是一个杀手。

        那么做药引的为什么会是五兔子?其实这几只兔子从身体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哪只兔子适合做药引,却是医生决定,那么二兔子自然是医生。

        以上,就可以推论出从逻辑杀人学上的角度出发,是二兔子借刀杀人,杀死了五兔子。

        六兔子抬很显然是一个病句,一只兔子不可能抬起另外一只,所以很显然,他是被抬的那个,抬他来的那两只兔子一个挖坑,一个埋尸,所以,所以,他们应是八,七兔子。

        其实,网上也有很多对故事性的猜测,而综上所述,其实这整个案件,排除故事性,他整个逻辑框架是完整的,所以,这首歌谣也被称之为十大最恐怖歌谣之一。

        其实之后对于这个故事,还有很长的一段后续,但这并不是那个人写的,所以我当年也没有看,大致意思应该是主谋是9兔子,其他兔子,都是9兔子的棋子之类的段落。

        然而,这并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那个人将兔子比喻成了阶级和人,笼统的来说,兔子和兔子之间就像是一条食物链,环环相扣,却缺一不可。

        “这你特么都能知道?”李西城一脸惊讶的朝我问道。

        我看了他一眼,而后笑道:“这是我十八岁那年的三月,刊登在我们学校报刊杂志上的,不过后续却晚了两年才出来。”

        “所以,那个人是想用这首歌谣……”

        我抿了抿嘴,摇头轻道:“不知道,他可能只是喜欢这首歌谣,也可能他的犯罪和这首歌谣有关,这些都不确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已经找上我了,或许,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也说不定。”

        说完这句话,我陡然看向了李西城,而后目光又朝那人群包围的地方看去。

        李西城眉目微皱,悄然抬头道:“你是想要拿自己做诱饵?不行,怎么说都不行。”

        其实我也不敢确定这个人打我电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这个人一定就是那个给慕南乔寄去邮件的人,也应该,是那天晚上袭击我的人,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慕南乔,而是围绕在慕南乔身边的“狂蜂浪蝶”而已。

        所以,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在袭击我一次失败之后,这个人,应该会再次行动。

        或许,给我听这首恐怖童谣,他只是想要让我的恐惧从内心中油然而生,慢慢的,我将会在恐惧中……死去。

        “这总比拿着慕南乔的命去开玩笑的好,而且,他的目标其实从来都不曾是慕南乔,不是么?如果是的话,那么今天送到慕南乔房间的就不会是那副拼图了,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潜入慕南乔房间而不被早已埋伏在外的警方发现,他的目标,又怎么可能是慕南乔呢?”我抬头望向后台,顺势说道。

        李西城想了想,无奈的说道:“那这样,我把张晋配给你,他身手好,话又不多,平日里不会碍你事,对外,我就说是正常的工作调度,明天我就去跟阎栩说……”

        “不用,这种事,人越多他越不会出现,既然他已经打了这个电话给我,也就表示距离他来找我的时间不会长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阎栩那边,我这几天抽不开身,不过晚上我还有些时间,这几天晚上我还是住在慕南乔家,但是慕南乔,必须转移,听我的,马上去申请安全屋,并且去和冉子墨商议,暂时停止慕南乔的一切演出,明天一早,让庄晓曼穿上慕南乔的衣服上车,其他的,我来安排。”

        “你一个人,能行么?再不济,也得配个顾君如吧?要不然,让顾君如佯装慕南乔……”

        我摇了摇头:“顾君如身高不行,而且气场也不行,要真假扮慕南乔,可能也就只有庄晓曼了,听我的,现在你就去和慕南乔这边协商一下,时间不多,就三天。”

        “你确定,三天的时间,他真的会出现?”李西城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抿嘴不语的看着李西城,嘴角微弯,点头示意。

        自警方接手保护慕南乔的任务不过才两天,而在这两天内,不管是慕南乔身边的人还是慕南乔家里的摄像头,几乎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但就算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人也不忘对慕南乔表达爱意,甚至不惜暴露目标,也要潜入慕南乔的卧房。

        这也就表示,不管我们派再多的人,他一样不会放弃慕南乔。

        所以,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而且,这个时间线,应该不会很长。

        “那阎栩这边的案子,有什么眉目了么?”

        我无奈的伸了个懒腰,叹气道:“现在,只查到杀死这几个人的凶手可能都是为了保护慕南乔,所以,我下意识的将那个打给我电话的人和凶手联系到了一起,不过这些都只是一些猜测,你一会儿把我送到宝玲集团就行,正好顺路。”

        “得了,早知道我就不把你借给阎栩了,要知道,这娘们儿一双眼睛天天盯着我这里,好不容易得了你这个香饽饽,结果……”

        “哟,我听着你这话,好像是你不借她还不能把你怎么样呢?得了,一件一件事来,慕南乔那边你们也要按正常的来,我这边只不过是知会你一声,毕竟他在暗我们在明,能不能来找我,就看我怎么火上浇油了。”

        “火上浇油?”李西城满脸问号的看着我。

        “是啊,火上浇油,我想那个凶手上次袭击我,也是因为我离慕南乔太近的原因吧?”

        紧接着,李西城老谋深算的眯眼看着我,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这……可是假公济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