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他在哪

第八十八章他在哪

        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黑色夹克衫,平头,身形中等,但皮肤黝黑,说话时的神态让我感觉这个男人有些憨厚。

        在得到我的回应之后,这个男人立马再次确认我是不是叶杨,说话间丝毫不隐藏他那欣喜之色。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但是,我似乎不认识你吧。”

        男人瞪大了眼,惊喜的将车停靠在一旁,而后激动的转过身,连忙指着自己的脸颊,道:“我是温睁啊,还记得我吗?初三五班的那个,哦哦哦,或许现在你不认识我,这样呢?呜……”

        说话间,男人直将自己的脸吹成了一个大胖子,说实话,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对于这个温睁有些印象。

        但是印象不深,只是依稀记得,在读初中的时候我后桌的确有那么一个胖子,老是被人欺负,可能我小时候也有过这种被人欺负的时候,所以就顺手帮了他,但记忆却也仅限于此。

        “哦……我有些印象,不过你怎么会在江北?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差别也太大了吧。”我尴尬的看着温睁,轻声问道。

        我初中到高中都是在京市读的,所以我的同学大多扎堆京市,胖子的出现让我敢到有些意外,毕竟这里离京市就算是坐飞机都得坐上个三四个小时呢。

        “嗨,以前不是因为胖老是被人看不起嘛,后来我努力减肥,一年里面直从两百二十斤到现在一百三十斤,后来大学没考上,这不就来江市当兵了么,上一年刚退役的,想着索性就不回去了,这里挺好的,竞争也没京市那么大不是?得了,今儿个老同学见面,咱们就着大排档喝一点?”

        或许是许久不见,或许是想要和他聊聊读书时的往事,我也就没有拒绝,就近找了个大排档点了两瓶啤酒就喝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几年怎么样?还行吗?”温睁喝了一杯啤酒,随后十分豪爽的搭上了我的肩膀,笑着问道。

        “嗯,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就在江北了,估计以后也不回去了。”

        温睁听罢,随后便点了点头,苦涩的说道:“那个地方不回去也好,也没什么好的回忆,这么招,以后你要用车,只会我一声,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恩人,这么招,以后你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第一时间打我电话。”

        看得出来,温睁是一个比较豪爽的人,其实当天晚上我们也没聊太多有关于读书时候的事情,毕竟对于温睁来说,在学校里的那些年,他没少受到霸凌,所以,有关于学校的人事物,我只要提一嘴,他总是挥挥手,说当年的事情不提了。

        既然他不想提及,我也没好意思开口,只是两个人有聊没聊的喝着酒,聊着天。

        其实之后我是怎么回的家,我是真的不清楚,只记得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在家了,床边还放了一张纸条,说是让我吃过早饭再出门,看着桌上放着的油条和那加热过的橙汁,其实我多少能猜到昨天送我回来的是谁,毕竟她的字迹……

        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当时我也没想太多,只是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可等我说完这个喂字之后的几秒钟内,对方并没有任何回应,我疑惑的看了一眼这来电显示,然而,当我目光转到屏幕间时,我整个人都懵了。

        4444?

        这不是……慕南乔当时接到的“恶作剧”电话么?

        忽然,话筒内传来了一阵非常粗重的喘息声,这声音让我有些焦躁和不安。

        “喂,请问您是……”

        我一边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一边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打开,随即说道:“是有什么事么?还是你遇到了什么?喂,说话啊,喂……”

        紧接着,一阵听似空旷的女声顿时从我话筒边响起:“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他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在这首童谣的尾声,我似乎还听到了数十个幼音犹如银铃般的笑声。

        “啪嗒”

        电话被挂断,而我,似乎还没从这首童谣内游离出来。

        片刻之后,我连忙抬手朝对方电话打了过去,可和慕南乔一样的是,当我将电话拨出之后,对方竟显示空号。

        我坐在床边愣了愣,又给靳岩打了一个电话。

        “喂,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那个人出现了没?”电话一通我立马就开口问道。

        “叶杨,这边的情况有点儿棘手。”我眉目顿时微皱,继而问道:“怎么了?”

        靳岩告诉我,就在五分钟之前,一副硕大的拼图竟突然出现在了慕南乔的房间内,拼图之上是慕南乔的全身照,而这照……是的确有些不堪入目了。

        “不堪入目?”

        “嗯,慕南乔的洗。浴照,不过看得出来,当时拍摄时他人是站在浴室外面的,所以并没有全部拍下来,只是若隐若现而已,李西城让我们不要打扰你,所以我也就没准备通知你,不过既然你来问了,我也不好隐瞒……”

        “慕南乔呢?没被吓到吧?”我低声问道。

        后者无奈的道:“怎么可能,要是你,你一睁开眼房间里面就出现了一副这么大的自画拼图,你能不被吓到?不过碍于今天慕南乔有商演,推不掉,所以她很快的整理了一下情绪就出门了,庄晓曼和顾君如跟着呢。”

        我抿了抿嘴,马上摇头说道:“既然他能轻易的进入慕南乔的房间,也就是说我们之前设置的这些关卡对他没有任何用处,去申请安全屋吧,现在这个情况,上级应该能谅解”

        可我这句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靳岩驳了回来。

        他告诉我,按照李西城的意思,是想利用慕南乔来抓获这个跟踪狂,所以,即使他们都知道,这个别墅现在一点儿都不安全,却一直迟迟没有打上级电话申请安全屋。

        听罢,我连忙道:“什么?利用当事人抓捕跟踪狂?李西城是疯了吗?慕南乔是公众人物,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整个江北市的警方都得买单,这一点他李西城不知道?不行,李西城在哪儿?”

        “叶杨,其实你也得理解李西城,我们跟了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再这样下去,我们得跟到猴年马月?万一那个人在这段时间里面不出手,我们一走他就出手,慕南乔到时的处境你想过没有?这个办法的确是冒险了一些,可也算是一个以绝后患的办法吧?至于保护……”

        “他在哪?”我重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