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宝玲集团

第八十六章宝玲集团

        阎栩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我是怎么认定凶手和方正认识。

        我笑了笑,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先要找到一条线索,然后衍生出无限种可能,再在这种可能之内,找到一条最符合实际的,再找到证据加以佐证。

        其实就算我不说,阎栩可能心里也明白,这四条人命,大多都和慕南乔有关,而方正和傅郎一样,他们都是在追求慕南乔,却屡次被慕南乔拒绝。

        但他们又不一样……

        这几个人虽说都和慕南乔有关,但慕南乔都不在场证明很完美,而且死的都是一些健壮的男人,我并不认为以慕南乔的这个体型,能杀死这些人。

        当然,雇凶杀人慕南乔也没有这个作案时间,毕竟,如果杀死四个人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慕南乔在方正死亡前后,根本就不可能联系的到凶手,就算她提前跟凶手说了,按照人的惯性,这四个人的死亡方式应该会是一样的才对。

        可……

        傅郎是从高处坠落而死。

        傅俊生是先被勒死,而后凶手再将其吊起连人带皮的粘在了电烟囱之上。

        姜强是死在了剧组的锁龙井内。

        而方正则是被分了尸。

        这四个人的死亡方式各不相同,根本不像是一般杀手所为,毕竟这些人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主,他们会用最简单的方式让人死亡,而不会费心竭力的去设计这种死亡场合和方式。

        相反,我倒是觉得,这个凶手像是在刻意的去保护慕南乔。

        毕竟除了姜强和傅俊生之外,傅郎给慕南乔下过药,而方正则曾买过热搜威胁过慕南乔。

        他们两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伤害过慕南乔,所以……如果要验证这一点。

        我们还必须拿到傅俊生和姜强以及慕南乔三人的关系才行。

        我将我的推论全数都告诉了阎栩,并询问了一下她的想法。

        后者站在海边,若有似无的看着正躺在船上跟着法医院的那些人缓缓远离的方正,轻声说道:“叶杨,办案……不是靠猜测……”

        “我知道,但……你能推测出比这个猜想更加切合实际的理由吗?凶手为什么要杀死这毫不相干的几个人,傅郎和傅俊生还好说,他们是父子,但姜强和方正呢?一个是富二代,一个是道具,他们可能认识吗?而且你不是也觉得,这件事情的矛盾点,就在慕南乔身上吗?既然怀疑,为什么不去论证?”

        我当然知道猜测不是破案的关键,但在我严重,毫无逻辑的猜测和有逻辑的猜测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现在我们对于凶手没有一丁点儿线索,我们要做的,不正是找到线索?

        既然是为了找到线索,我们何不去做几个,契合实际的猜想,再加以佐证呢?总比丈八和尚摸不到头脑强一点吧?

        “去吧。”阎栩站在海边许久,最后却还是松了口。

        她和李西城不一样,如果说李西城有点儿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脾气,那么这个阎栩,大概就是一个可以为了破案打破所有机制的女人。

        她明白,在没有任何证据之下,我们只能以询问的方式去找慕南乔,而且还得悄悄地,要是被媒体知道慕南乔和一件凶杀案有关,或许,这一场舆,论风波,就连我们警方都会牵扯进去。

        所以在对待慕南乔的这件事情上,阎栩很谨慎,哪怕是前几次亲自去剧组找慕南乔,她都会刻意让人引开那些记者。

        所以,笼统的说,阎栩可能比李西城,更加适合当这个队长。

        “但,你真的要去找慕南乔吗?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她喜欢你,可是你呢?你很清楚,做我们这一行,就跟卧底一样,不知道哪一天被你亲手抓进去的罪犯放了出来,然后疯狂的报复你和你身边的人,她又是一个公众人物,这样,真的好吗?”

        我看了她一眼,恍然大悟的说道:“所以,你找庄晓曼和顾君如过去代替我,是为了防止我和慕南乔产生情感?”

        “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是被媒体拍到,还指不定说这姑娘什么呢,叶杨,她是孤儿,从小没有父母,如果你们真的产生了情感并且最后终成眷属之后,万一你殉职了,考虑过她的感受么?同样的,如果她因你而出事,你会不会……想起你的父母?”

        我微微一愣,立马阴沉着脸说道:“好像这件事情,在整个警界都不是个秘密?”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用你之前,你觉得我不会去查你的底?而且,你又没消户,当年那个案子又那么大,几乎震动了整个京市,想不知道,恐怕也很难吧?但话又说回来,你父母的死,不正是因为这一份职业么?”

        “所以,我们这辈子就活该打光棍了?还是,和我父母一样,找一个和我们信仰一样的女人结婚,生孩子,亦或是,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终身不娶?”

        我笑了笑,转身就跳上了面前的船只,而后抬头说道:“你放心,在我爸妈的案子没破之前,我是不会谈儿女私情的,最起码,现在不会……”

        离开码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的事情了,当然,我并没有直接去找慕南乔,而是直接来到了浙西大厦,找到了我的姑姑叶倾城。

        据我所知,每一次姑姑在哪里开设分公司,哪个地方的中小型企业就会被她摸的个底朝天。

        所以,有关于傅俊生的事情,听谁说,都没有听姑姑打听来的要真切。

        我上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正巧姑姑还在会议室开会,所以我也百无聊赖的站在门外等着姑姑。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会议结束,我这才见到她。

        姑姑一见我来,那原本千年不笑的脸上瞬间就绽开了笑容,她朝我看了看,又朝我身后看了看,随即便白了我一眼,手上那叠文件更是直接就丢到了我的怀中。

        “南乔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她不来你来干什么?”姑姑把我带到办公室,而后关紧门葶,一脸嫌弃的朝我说道。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我这姑姑什么都好,就是老爱催婚,别说我了,就连林晚晚在国外的时候也被安排过几桩,要不是林晚晚滑头,估摸着现在早已嫁为人妇了。

        “姑姑,您说什么啊,慕南乔只是我的一个任务目标,我的工作,严格的来说我们连朋友都不是,而且今儿个来,我是有事要问您,带她干啥玩意儿?”我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却偶然的发现,这矿泉水的封面,竟是慕南乔。

        这女人,还真是红遍大江南北啊。

        “你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那姑娘人不错,虽说演员这个职业曝光率有些高,而且有时也会身不由己,但没关系啊,姑姑的实力完全可以帮她成立一个工作室,让她自己做老板,而且我在国外也认识几个金牌经纪人,介绍过去,保准一年内进军奥斯卡,杨杨,你听姑姑说,这姑娘漂亮,又温柔,最重要的是,她看着你的时候,眼睛里面可是泛着光啊。”

        说到这里,姑姑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放在了我的面前,继续说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慕南乔是个孤儿,从小被父母遗弃,她红了也有十多年了,她爹妈要想认回她来,早就认回来了,所以啊,你以后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没感情怎么了,你爷爷奶奶那个年代,不也都是先结婚后培养感情的吗?你爹和我不也活到了这么大?”

        我听着嘴角微抽,连忙拉着姑姑的身子就坐到了我的身旁,轻声说道:“哎,姑姑,我才几岁啊,大学毕业才一年,您就不能让我自己找找吗?而且我长得像是那种没人要的么?”

        “你瞧瞧你说的什么话?你爸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妈肚子里面已经有你了,晚晚不也是姑姑在这个年纪有的?姑姑跟你说,要孩子,宜早不宜迟,这几年生下来,姑姑还能帮着带带,等晚几年,姑姑老了,看谁还能帮你带孩子。”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姑姑,一说起这事儿来,我看她能说上三天三夜不重样的。

        “哎呀,行了姑姑,我今儿个来真的是有正事儿要找你,宝玲汽车的傅俊生,您知道不?”我连忙转入正题,要再让她所下去,不一定得说到什么时候呢。

        只见姑姑一脸懵的看着我,似乎是思维没有转过来,但之后却还是点头,说道:“傅俊生么?在创立宝玲车行之前做过很多生意,不过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年轻时欠了几千万的债务,不过后来因为为人本分,做人又及讲信用,所以在江北市早年间的汽车行业也算是有些名声,十年内还了一千五百万的债务,不过他老婆可就没这么好命了,在创立宝玲车行之前,他的妻子因难产过世,留下了一个儿子,之后,他就用自己妻子的名字命名宝玲车行,他一直都没有再娶,也自然将这个儿子当成了掌上明珠,不过我听说,前段时间他死了,怎么?你又接命案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实在要做警,察姑姑也不拦着你,可你就不能做做文职?每天面对这些尸体,我说你心理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