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死亡的那一刻

第八十五章死亡的那一刻

        江楠看了我一眼,示意我来帮忙,我一脸无奈,最后还是帮她将这些枝干全部从塑封袋中拿了出来并将其重新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人。

        半个小时之后,一具完整的全尸就这样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被发现的时候,方正的身上就一丝不挂,而我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他那第三条腿,说实话,我和阎栩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它已经被人片成了数十片,就跟片鸭一样被凶手摆放在了死者的腹腔之内。

        阎栩还一度询问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我也不好意思说,她也没继续问下去。

        方正的身上有很多擦伤,但致命伤似乎就只有两处,一处是其左腹的方形伤口,伤口面积不大,却很深。

        而第二处则是其胸口处的一刀,按照江楠的话来说,三个字,稳准狠,就能贯彻其胸口的刀伤。

        “死者的肩,肘,双颊及膝盖处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及磕伤,而其后背也有被人拖拽过的痕迹,相信其死前曾与人搏斗过,另外,死者的舌头,眼珠,耳朵,和命,根,子,都被人割下,看这伤痕,应是在死前所为,也就是说,死者在死亡之前,曾有过一段时间的非人虐,待,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三个小时左右,误差不超过半个小时。”

        说到这里,江楠轻碰了一下方正的左腹伤口,随后继续说道:“死者左腹处的伤口被处理过,周边部分已经开始结痂,而胸口这一处刀上较其后,确定了,致命伤就是胸口这处刀口。”

        我若有似无的看着尸体,下意识的摸了摸下颚,喃喃自语的说道:“也就是说,有人把方正救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能够亲手杀了他?”

        “也有这种可能,毕竟我从每个人嘴里打听到的方正……都算是睚眦必报的小人,有那么几个对其恨之入骨的仇家,也不为过。”阎栩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情愿暴露自己的目标,也要亲手杀死他?”我反问道。

        后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犯罪心理这一块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还需要我回答你吗?”

        “阎队,发现第一案发现场了,您过来一下。”这时,一队的组员急忙从一处蓝色货仓中跑到了我们的面前,指着那处货仓朝我们说道。

        我和阎栩对视了一眼,而后急忙从江楠身旁掠过。

        “喂,尸体我先带回去了,下午来拿验尸报告。”江楠暗自说了一句,等我回头,她却已经开始整理起了尸体。

        我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

        这种场合,谈私事的确不太合适,但,除了这种场合,我还能以什么理由去见她呢?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阎栩回头催促了我一声,我抿了抿嘴,无奈转身就朝阎栩快步走了过去。

        想来江楠还在为我们上次吵架的事情不爽,这个时候再去说什么,大概我又得热恋贴上她的冷……

        来到那处货仓之后,我就跟着阎栩一直站在货仓门口,只等三名勘察刑警全部勘察完毕,我们这才走了进去。

        这个货仓很大,是普通货仓的两倍不止,而在其内,更被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

        老虎凳,恶魔钳,火钳甚至于曾经风靡欧洲的严刑铁处,女都被摆放在这仓库之内。

        很显然,凶手并没有在方正的身上用上任何刑具,但,他在这里摆放刑具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走进货仓,顺势就来到了货仓最深处,在这货仓的右侧角落,我找到了一卷染有血渍被割断的粗麻绳,而在这粗麻绳旁,还躺着一把瑞士军刀。

        我就站在麻绳旁,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醒来之后,我的手脚都被人捆绑着?

        我睁开了双眼,看着周围那漆黑一片,心脏更是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我想张嘴呼救,可我的嘴上此时却缠着交代,这一刻,我才发现,我被人绑架了。

        我很害怕,特别是在这种未知的黑暗中,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这时,我突然在裤兜后摸到一把瑞士军刀,我欣喜若狂的拿起军刀就开始切割起我手上的绳索。

        很快的,绳索被切断,我的双手和双脚就像是被解放了一般,可就在我正准备站起想要逃离时,有人竟生猛的从正面给了我一拳。

        我开始疯狂的对着空气挥舞着拳头,可我似乎一拳都没有打到这个人。

        “谁,你到底是谁……”我喘着粗气,一边在这黑暗种摸索,一遍大声的吼道。

        那时,我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般,在这漆黑的仓库中跌跌撞撞的走着,我摔倒了,又爬了起来,我近乎于疯狂的往前跑着。

        “我……”

        “你在干嘛?”

        突然,一阵冷冽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猛地睁开双眼,只见面前那倒在地上的老虎凳及周围仓面上那不规则的血渍,摇头说道:“方正被人捆绑放在了仓库里面,他醒来之后用瑞士军刀解开了绳索,逃离之际,却被凶手发现了,凶手拖拽着方正至仓库口,随后将其杀害……”

        我看了一眼仓库左侧角落那些喷射性的血渍,突然转身朝阎栩说道。

        “所以这些刑具凶手原本是想要用在方正身上的,但是方正却想逃跑,在挣扎之际,凶手将方正杀害,这样说来,凶手杀死方正是必然,但在那个时候杀死方正,却是意外?”阎栩看着角落的血渍,皱眉说道。

        我点了点头,从案发现场的痕迹来看,很显然只能是这个解释,如果方正不想着逃跑,或许在一番折磨之后,他才会死去,但至少,他还可能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

        我抿了抿嘴,继续说道:“凶手性格极其暴躁,要不然也不会自己精心准备了这么久的刑具,没派上用场,就直接杀死了方正,现在大致可以断定,凶手是个男性,性格暴躁,易怒,和方正之间应该有直接的联系,是朋友,或者生意上的伙伴……”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