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我们存在的意义

第八十四章我们存在的意义

        我开始在这码头上四处奔找着,可这码头实在太大,我几乎跑到体力透支,都没有在这码头之上看到半个人影,无奈之下,我只得回到了仓库管理员办公室,只是我并没有在办公室里面看到阎栩。

        管理员告诉我阎栩拿着进货单就朝海上码头那个方向走了。

        江北市的海上码头之所以被称之为海上码头,其实顾名思义,这个码头是在海上的,如果要运送货物进去,就必须租赁港口码头的货船,再由货船卸货,上海上码头。

        这样也是为了方便高峰期时,码头停不下这么多船只,而海上码头所需要卸载的货物几乎都是一些大件,所以这里的东西也就格外的贵重。

        我赶到海上码头的岸边时,阎栩已经独自坐船到了对岸,我看了一眼,周围只剩下一艘快艇,我见四下无人,顺势就登上了快艇,然而,就在我登上快艇的那一瞬间,却在快艇副驾驶座下的一处白色仓板处发现了一丝血渍。

        血渍不多,像是蹭上去的,难道,方正还真在这里?

        我没想太多,拉动引擎,直接就朝对岸的海上码头驶了过去。

        然而,就在我的快艇刚要靠岸的时候,只见阎栩朝我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随即,她整个人就这样趴在了码头的护栏外往下看去,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见罢,我当即绕开了这个码头,朝左侧码头驶去,五分钟后,我这才赶到了阎栩身边,可就在我正准备问她刚刚那是怎么了的时候,阎栩此时却拉着一根粗麻绳,正艰难的在这海边打捞着什么。

        我连忙跑到了阎栩身旁,那一瞬间,我的心脏猛地就咯噔了一声。

        一个透明塑封袋正渐渐地被阎栩拉出了水面,而这塑封袋内装的,正是……方正那残缺不全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的我和阎栩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的方正人首分离,一颗脑袋被死死地夹在他的心窝里,而他的内脏,也全数被人掏出放到了塑封袋内。

        将方正打捞上来之后,我们立马通知了法医院及刑侦一队的所有人,并马上封锁港口码头,就连管理员,也被封锁在外。

        我和阎栩没有妄动方正的尸体,甚至于就连开都没有开,说实话,做警,察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明知道一个人有危险,却只能在其死后拯救他。

        就好比一个医生,在患者生前没有找到治疗方法,可在其死后,却找到了一样。

        “看来,这件事情要说和慕南乔没有关系,连你都不信了吧?”阎栩站在港口,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海边,低声问道。

        “姜强,傅俊生,傅郎……现在还多了个方正……”我看着海岸,喃喃自语着。

        的确,这几个人都跟慕南乔有关系。

        姜强是锁龙井剧组的道具。

        傅俊生是傅郎的父亲,我们现在还不能排除傅俊生是不是找过慕南乔,让其远离傅郎,毕竟像他这样家大业大的成功企业家,是不能容许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戏子的。

        而傅俊生……

        按照冉子墨的话来说,他曾想要给慕南乔下药,但最后却被她阻止了。

        方正就自然不用我多说了,他一直在追求慕南乔,其手段……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当然,要杀死那么多人,凭慕南乔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单要说从事故现场带回方正这件事情,她就办不到,而且她还有很多不在场证明,所以,就算是她想杀了这些人,但动手的,一定不是她。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觉得慕南乔是凶手。”我看着阎栩,轻声说道。

        后者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随即玩味的笑道:“你知道,为什么警方禁止警员协办任何与其直系亲属有关的案件吗?”

        我看着阎栩,点头道:“她不是我的直系亲属,而且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认识,连朋友都算不上,的确,慕南乔可能是有杀人动机,但她并没有杀人时间,寻求保护是她主动的,在方正案,姜强案案发的时候,她的私人电话,私人场所都被我们监控着,就算她是买凶杀人,总是要打电话沟通的吧?”

        而且……

        这一连串的案件,让我想起了我在慕南乔家的那一晚被袭击的事情。

        阎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尸体,无奈的叹息着。

        “这就是我们警方的悲哀,当我们极力的想要保护一个人,可那个人却偏偏就死在了我们的眼前,其实网上那句话没错的,报警有什么用?等警察赶到的时候,尸体都凉了。”

        我抿了抿嘴,轻声说道:“我们不是保镖,我们不能无时无刻的保护在他们身边,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标杆,当这根标杆倒了,秩序,法律,将不复存在,所以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还死者一个真相,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但愿如此。”

        没过多久,法医院和刑侦大队的车满满的停在了港口码头沿岸,因现场船只数量较少,所以我们也只能让江楠及一些勘察人员进入现场。

        当江楠伸手将这密封袋打开时,一阵强烈的血腥味瞬间充斥着我们每一个人的鼻尖,我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味道,内脏混合着死者的体,液,散发出的血腥味非常刺鼻,也非常沉闷。,

        所以,就算是在这海风肆意的码头处,周边那些刑警一闻到这个味道也马上低下头干呕了起来。

        而我和阎栩,则一直站在江楠的左右,附身看着这一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

        尸体的关节部分已经完全被切割,和八宝鸭一样,除了脑袋,凶手将方正的其余枝干全部塞到了他的肚子里面。

        只见江楠带着塑胶手套一个一个的将那些被切成块状的枝干拿出,并一个一个排列整齐,放在了地上。

        这场面一度令人作呕,包括身旁几名搜证的同事看到了之后,那呕吐物直接就从嘴里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