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消失了的被害人(八)

第八十二章消失了的被害人(八)

        阎栩看着我,默默地看了一眼手机,而后点头说因为傅俊生经常出差,所以住在家里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监控也就只是物业原装的三个,所以不免有监控死角,而这个死角,就是我所说的厨房处。

        阎栩狐疑的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嘴角微弯,敷衍着说我有个朋友也住在这个小区。

        但事实上……我姑姑自从知道林晚晚回到了江北,就直接在这个小区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又因为林晚晚不喜欢把钱放在银行,所就在自家墙中镶嵌了数个保险箱,之后又死气白咧的让我帮她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再安装监控和红外线防盗措施。

        所以我对这个小区物业的设置,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凶手的侧写,你想到了么?”阎栩脸色凝重的看着我,轻声问道。

        我抿了抿嘴,随即道:“这几张照片所示,屋内的环境完好如初,没有经过翻动,也就是说,凶手杀死死者的目的并非为财,凶手并非从大门进入,但死者身上没有任何挣扎痕迹,也就是说,死者不管是怎么死的,在死亡之前,一定没有遭受过任何痛苦,所以……”

        “熟人?”阎栩眉目微皱,开口便道。

        我点了点头,说:“只是一种可能,因为在没有开门的情况下,在自家中,出现了这个不管陌不陌生的人,傅俊生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惊讶,然后再是警惕,资料上说,傅俊生有很强烈的心脏病对吧?在这种情况下,凶手如果突然出现在傅俊生面前,受到惊吓的傅俊生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引发心脏骤停,但是看死者的表皮,并没有青紫色迹象,也就是说傅俊生并没有发作过心脏病,或者,他和这个凶手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面,所以,在暗处,他偷偷地在傅俊生茶水里面下迷药或者安眠药,也就可以解释了。”

        “林一诺,你去,把现场所有的茶杯及洗漱台处都取个样交给鉴证科。”阎栩回头看着刚刚怼我的刑警,顺势说道。

        后者一脸懵的看了我一眼,立马点头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你继续。”阎栩对着我轻声说道。

        我点头,继续道:“凶手的力气应该很大,在人体完全昏厥的情况下,要想将一具150斤的身体拉到半空,再进行贴合,这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所以凶手的身材应该很魁梧,而死者屋内的烟囱却只有一个一米三左右的开口,要想钻进去,凶手必须半蹲着进入,随后站起,衣服上一定沾染了一定污渍,换一句话来说,凶手可能不高,但是很壮,应该是个练家子,他这次来的目的,仅仅就只是为了杀死傅俊生而已,所以屋内很干净,也没有半分翻找过的痕迹,凶手在杀死傅俊生之后,曾经还在这屋内待了一段时间,因为傅俊生和烟囱内壁贴合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他最起码在这屋内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再将作案工具收回,将案发现场打扫了一遍,凶手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应该……有过当兵的经验,阎队,你可以去查一下,傅俊生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那么基本上可以定性,凶手和傅俊生不认识或者不熟,我们的调查方向,也应侧重的朝这方面调查。”

        很显然,我的话对于阎栩来说应该还算满意,所以在我说完这番话之后,她立马又给了身旁一名刑警一个眼色,后者也跟林一诺一般,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你们都出去吧,叶杨留下。”

        我微微一愣,身旁所有刑警都按照阎栩的话离开了会议室,而我,却唯独被她流了下来。

        当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阎栩摘下了第二个案件,姜强案的照片,直递到了我的手上,继而说道:“这个案件你也在现场,说说吧,你有什么看法?”

        看着这张照片,姜强正跪坐在井内仰天长啸,他的眼珠内充满着血渍,嘴巴张开,似乎在告诉我们,在他死前的最后一段时间,他是及其痛苦的。

        “我问过在现场的所有人,他们只告诉我,最后见到姜强的时间点是在三天之前,也就是说,三天之前他还在剧组工作,三天之后,他却成尸井底,后来,我们从江楠口中得知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姜强的死亡时间是在七天之前,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明明三天之前,姜强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这个剧组,所以他又怎么可能死了七天呢?”

        只是后来,我一再打听,才从大家伙的口中得知,姜强近日来有些感冒,因为剧组内的人颇多,导演命其带上口罩以免传染给其他人,当然,这其他人,最主要说的就是慕南乔。

        所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姜强在人前都是以带口罩示人,这也从侧面解释了姜强的验尸结果死亡时间明明是在七天之前,可三天之前却还有人看到姜强在剧组出现的原因。

        或许,那个在居住出现的人,并不是姜强,而是凶手。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阎栩喃喃自语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不知道,我也不是神,我要是什么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要警,察来干什么……

        接下来,我看了一眼方正的车祸现场,这辆跑车几乎已经被压扁,但我总觉得这张照片有些奇怪的地方。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顺手又将这张照片拉了下来,忽然,我猛地一怔,我知道了,我知道哪里奇怪了。

        这辆跑车的内部都是血渍,特别是驾驶座这一块,钢筋是从外直接刺入挡风玻璃,再刺入驾驶员身体的。

        但这挡风玻璃内处的血渍竟不是呈喷射形的,而更像是被人刻意大面积的撒上去的。

        所以……是车祸之后,发生了什么吗?还是早在车祸之前,就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