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消失了的被害人(七)

第八十一章消失了的被害人(七)

        关于我这句话,一问出来,在座的所有组员那几双眼睛更是齐刷刷的朝我看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句话就是对他们的侮辱,毕竟在这个会议室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曾为这个案子不眠不休,他们是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的,只是在我经历过陈炳城假死的案件之后,对于面目全非的被害者,心理多少还是有些阴影的。

        “你是在质疑我们的专业判断?”阎栩沉默许久,顺势朝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据我所知,dna检测最快也需要六个小时,按理说我不该质疑死者的身份和在座各位的劳动成果,只是……这几天法医院门口一直都在施工,而因施工人员误切了法医院的电线,从而导致法医院内,除了人工解剖之外,就连验尸报告都需要法医自己手写,在没有科学支持的情况下,对于死者的身份,我持怀疑态度,当然,如果最后确定这具尸体就是傅俊生,那么我会给在座的各位道歉,只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口中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我当然知道我这么通篇大论会让人有些反感,毕竟严格来说,我现在还在实习阶段,就算进了刑侦二队,也不过是从南城派出所跳到了二队继续实习罢了。

        而一队的众人几乎全部都是比我资格老上几倍的前辈,在这里大放厥词,换做是我,心理也会不舒服。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不是和案件斗智斗勇,我们是和凶手博弈,所有面目全非的被害者身上都会隐藏着某些故事或者事故。

        比如说代替,亦或者说真的是凶手憎恨他到了一定程度,非得将他以此酷刑诛杀。

        带着最坏的打算去破案,就算这条线走到了死路,我们的心理建设还是会跟走进这条线时一样。

        “从死者的体型,表皮颜色的深浅,最关键的是,虽说没有做过dna检测,但指纹检测我们也是做过的,死者的指纹和傅俊生的指纹几乎就是如出一辙,所以死者一定就是傅俊生。”这时,坐在我身旁的一名看似二十五六岁的刑警突然撇头,看着我说道。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这并不说明就打消了我的疑虑,毕竟指纹也是可以做出来的。

        “好了,这个人是不是傅俊生,dna样本已经送去法医院了,下午就能知道。”下面我说说,我们在第一案发现场……

        “烟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

        “嘿,我说你这个新人怎么这么讨厌呢?你爹妈没教过你不要打断别人说话吗?”我旁边那名刑警没等我话说完,直接起身,指着我的鼻子低声怒喝道。

        阎栩眉目微皱,侧身就朝我走来,而就在阎栩朝我走来时,那名刑警更是闷哼了一声,继而说道:“一个新兵蛋子,跑来我们一队大放厥词,到底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利?”

        “我给的,怎么了?”一阵冷声直朝我身旁传来,只见阎栩负手走到了我的面前,而后转身朝在座的所有人介绍到:“他叫叶杨,在往后的几天时间里面,他会和你们一起办案,我们一队从来就没有新兵蛋子,对于案件没有任何作为的,就算是老人,我也会让他卷铺盖滚蛋,接下来,你说说,为什么那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如果这烟囱不是第一案发现场的话,那哪里是?”

        我想了想,侧身直走上黑板,将那张傅俊生被黏在烟囱上的照片取下,并直放到了投影仪前,轻声说道:“就算是昏厥,在承受了及大的痛楚之后,他多少也会有些反应,比如四肢狰狞,面目狰狞之类的表现,但你们看,死者是被黏在烟囱上的,其全身上下并没有被捆绑过的痕迹,我们仅仅在其脖颈处发现了一侧吊痕,再来看看这张,我们在烟囱口处两侧可以看到有两个手指大小的弹孔,而且在这弹孔处还有摩擦痕。”

        “这个我也想到,但是假设真如你所说,那第一案发现场,也应该在烟囱里面才对。”阎栩转身,看着我,缓缓地说道。

        我缓缓地摇了摇头,继而说道:“凶手应是用某种铁棍之类的器皿刺入这两个孔,而后利用滑轮原理,将死者吊在一处,从而拉动另外一处的绳索将其送入烟囱,并贴合烟囱内壁,但,凶手如果用这种方式将死者送入,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死者进去的时候被吊死,另外一种,则是死者早就死了,凶手送进去的不过就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说到这里,我缓了还,继续说道:“如果死者是在生前被送入烟囱的,那他理所应当会有挣扎,就算当时是晕厥阶段,但人在窒息时,不管是不是在睡梦中,就跟我刚说的那样,都会有下意识反应,但我在这具尸体上并没有看到,而且在另外一张照片上,我看到了死者的勒痕,你们不觉得有些奇怪么?死者的脖颈处的勒痕,看似只有一根粗麻绳的痕迹,但你们仔细看,这麻绳的线条内,有几处的线条痕迹和其他的痕迹颜色相近,但却偏深了许多。”

        说话间,阎栩快步上前,一把将这照片拿下,而后又放入了投影仪之上。

        的确如此,在看到死者勒痕时,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总觉得多了一些什么,又少了一些什么。

        “还……还真是……”刚刚怼我的那刑警也懵了,直线上前,盯着那照片看了又看,却又找不出任何漏洞,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抿了抿嘴,又将死者家中环境的照片给看了一遍,却并无所得。

        “那你倒是说说,这第一案发现场,是在哪里?”阎栩双手环抱,饶有所思的朝着我说道。

        “傅俊生所住的小区是江北市最高档的小区,据我所知,在这小区里,只要是别墅,每一个路口都有监控,所以,你们应该在案发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查了监控,但是查无所获。”

        说到这里,我转身看着阎栩,低声问道:“监控死角,应该在这所房子的厨房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