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消失的被害人(二)

第七十六章消失的被害人(二)

        一见到阎栩,我嘴角就开始微微打颤,这个女人虽说是警,察,但说出的话和她做出的事都是一样的雷厉风行,根本不给人半点儿情面,这也是为什么李西城特地打电话来嘱咐我的原因。

        怕的就是我和她因为言辞不当而产生冲突。

        阎栩走近我身前,瞥了一眼我手边的电话,若有似无的轻道:“看来你们李队的速度比我可快的多了,不过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之所以能那么快找到这里来,还全亏他在案发之后,特地给我打的一个电话?”

        我笑了笑,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阎栩能这么快找到这里来了,不过想想也无可厚非,别说警务人员,就算是普通百姓,得知某些案发线索的时候,通知警方提供情报也是正常的。

        不过,她这句话倒是说得有些意味深长,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这种稀松平常的话到她阎栩的嘴里,这味道就变了呢?

        “听阎队长的这个意思,是想跟我说我们李队背着我跟你高密?不过,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秘密,所以我想,阎队应该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吧?”我站在阎栩面前,轻声笑道。

        后者愣是白了我一眼,说道:“别跟我耍贫嘴,说说吧,方正在离开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随即说道:“其实也就是一些贵公子看不起我这种穷小子的电视剧烂梗桥段,不过后来慕南乔打了他一个巴掌,气急之下,他就走了,其他的也没什么,怎么?你该不会是觉得,慕南乔算好了时间,在那个时间段气走了方正,然后方正恰巧又出了车祸吧?”

        “挺好,把所有能猜到的阴暗瞎想都猜到了,只不过我似乎并没有做过为了破案而不折手断的事情,这一次来我只是希望来还原方正遇到车祸之前的景象,比如说他在宴席之中有没有接到过电话,或者是和谁比较亲密,和谁一起走之类的事情,放心,我问几句话就走。”

        这一次,阎栩的态度明显比上一次缓和了许多,当然,我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在之后的十五分钟的时间里,阎栩依旧用这个态度询问着慕南乔,而慕南乔也一五一十的把当时在饭店内发生的事情全数告诉了阎栩,并将这次来参加宴会的名单也写了下来。

        因为慕南乔和我是在晚宴进行到一半进来的,所以类似之前方正有没有接电话,或者一反常态的事情,我们是不知道的。

        阎栩在询问慕南乔的时候,我是不在场的,说句实话,我之前是担心阎栩在审讯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从我耳朵里面听起来,像阎栩这种警界女强人,在审讯时会用各种手段,当然,现代社会,不会有什么屈打成招的东西,但我之前的确是有些不放心。

        这一次慕南乔见到阎栩时,阎栩的言辞并没有第一次那么锋利,而且,慕南乔这一次,也没有像上次一样拉着我的衣服不让我走,所以我也自然和林晚晚及田博允站在了门外。

        和我们一起站在门外的还有阎栩带来的那几名刑警。

        都是老面孔,但他们几乎和阎栩一样,看上去就是衣服铁面无私的样子,这要在古代,我都能觉着我进了锦衣卫了。

        闲暇时,林晚晚把我拉到一边,看着这紧闭的包厢大门,问我里面那个是不是真的是慕南乔。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我不认识也就罢了,她这种十三岁就开始追星的女孩,也不认识慕南乔?

        “哇,真是慕南乔呀,我在国外就听说过她,她的每一部电视我都会看,听说,今年她有好几部作品拿了奖,明年还准备进军奥斯卡呢。”慕南乔一脸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就差在我面前尖叫了。

        我白了晚晚一眼,无奈的说道:“你刚还不拉着人胳膊表现的就跟亲姐妹一样么?合着你刚刚都不确定她是谁?”

        “人家只是确定一下嘛,如果她真的是慕南乔,那我们的酒吧就有救……”

        “想也别想,我告诉你,林晚晚,今天帮你和田博允在姑姑面前说的好话,就当做我送给你们两的新年礼物了,其他的,脑子都不要动,知道没?”

        语毕,林晚晚立马噘嘴道:‘不动就不动,凶什么凶,田博允,咱们走,哼,再也不理你了。’

        说话间,林晚晚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临走之前,还不忘问张经理要了一张某百货公司的黑卡。

        半响后,慕南乔这才和阎栩并肩而出,两人的关系似乎亲密了很多,甚至走出门时,两人还有说有笑的,而那一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阎栩在人前露出这种笑容。

        其实她长得不难看,甚至能说,她比我见过的绝大部分女性都要好看,就是每天板着一张脸,就跟别人欠了她百八十万一样。

        “还是那一句话,你要是记起了什么,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我会在二队现有的基础上给你安排两个人过去,毕竟二队到现在为止,也就四个人还是四个大男人,照顾一个女孩子多少会有些毛手毛脚。”

        阎栩说到后半句的时候,这目光还在上下打量着我。

        合着她是当我傻还是当我蠢?指望着我听不出这是在指桑骂槐呢?

        “咳,咳,那个,阎队,这该问的也问完了,我现在可以带她走了吧?”我尴尬的咳了两声,随即问道。

        “着什么急?急着投胎还是急着去轮回呢?就这么定了,我明天跟上级申请,安排两个女警过来,这一天天的跟个大男人待一块,不免会惹人误会。”

        “阎队……其实……”

        “其实什么其实?明天我会带着上级的手令过来,顺便把你暂时借给我两天,你也知道,我们一队现在协管两桩案子,正是缺人手的时候。”

        “那你还派两个……”

        “不可以吗?”

        阎栩猛地朝我瞪了一眼,那目光,就跟要撕了我一样,我有些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也没说什么,直接就把慕南乔带到了门外的商务车之上。

        其实阎栩话糙理不糙,再怎么说,我都是一个男人,每天跟在女人屁股后面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就坐在慕南乔身旁,因为当时的时间已经晚了,所以下面的酒会慕南乔也以身体抱恙为由推掉了。

        一路之上,为了这气氛不至于太过于尴尬,我一直都在和慕南乔聊着天,当然,这聊天的重点也都在包厢内阎栩到底问了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