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七十二章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啊,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见到这种及其血腥的场面,再加上这个死者是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

        我看了一眼慕南乔,笑了笑,说这只是一个意外,随即轻声问道:“这样,今天的戏呢,因为警方要在现场搜证,所以导演说先暂停拍摄,具体的重拍时间等待通知,我刚问了冉姐,她说接下来你还有一个商务演出,不过剧组里面出了这种事,她也担心你这几天连夜拍摄身体透支,所以她会去和对方协商,推到明天或者后天,放你半天假,要不然,你先回家休息一下,我看你这脸色……怕也是熬不住了。”

        其实从我今天见到慕南乔,她的脸色都没有好过,更别说刚刚就在她眼前发生了惨案,我想她现在最需要的,应该就是回家休息,养足精神面对以后的工作。

        “那你会跟着我回家吗?”慕南乔抬头看着我,轻声问道。

        “害怕了?”我朝慕南乔缓缓地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有一点。”

        我笑了笑,起身便朝其说道:“收拾一下吧,一会儿我带你回家。”

        我们离开现场的时候,一队还在紧锣密鼓的在锁龙井处勘察,临走之前,阎栩又找了我一次,问我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我说没什么,大概就是意外之类的吧。

        后者抿嘴不语,说如果我有一天后悔了,一队的大门永远向我敞开。

        我饶是好奇的看着阎栩,问道:“阎队长,我记得你半个小时之前才说我不太适合一队,怎么这会儿变的这么快?还是,你看上我了?”

        阎栩给了我一个白眼,闷哼了一声,顺势说道:“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有多能耐,要不是你之前的那两个案子,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我笑了笑,道:“这样最好,因为我也不太喜欢,和您共事,别误会,不是因为你是女的,而是因为你那及其强烈的女权主义,我怕我不习惯。”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朝着阎栩挥了挥手,悠然自得的说道:“我原本以为李西城已经是个难伺候的主儿了,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现在觉得,李西城这人,还不错。”

        “叶杨……你个混蛋……”

        就算我不用回头,我都能预想到阎栩那张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我咬碎的脸。

        其实我和她并没有多大的仇,只是不太习惯她那张,万年冰封,唯我独尊的嘴脸,而且,永远不要觉得自己有多能耐……这句话,我应该送给她吧?

        我是坐慕南乔的商务车回去的,但回去的地点并不是东郊别墅,而是距离这影视城稍远的一座独栋别墅,按照慕南乔的说法,因为明天要商演,这里离商演的地点比较近。

        我也算是明白了,钱对于这些有钱人来说根本就没有便捷来的重要。

        “嗯,家里我已经让阿姨打扫过了,今晚我有个同学聚会,都是一些大学的同学,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就在家里等我吧?”慕南乔看了眼手机,直接朝我说道。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说实话,我也的确对这些应酬的场合不太习惯,只是,我这刚想拒绝,耳边就传来了李西城的声音。

        “你得去。”

        “杨哥,你真得去……”

        “去……”

        李西城话毕,靳岩和张晋,也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而后笑着朝慕南乔说道:“没事,上级给我的指示就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你,这样,我不进去,就在门口守着。”

        “那太好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换一件衣服,你就在车上等我吧?”

        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早知道这么麻烦,这种任务我还真就不接了。

        十分钟之后,这商务车在慕南乔家门口悄然而停,我下车直带着慕南乔走进了大门。

        因为时间关系,靳岩和张晋还有李西城几人一早就来了别墅,毕竟安装监控和定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们不光要事无巨细的在每个角落装设,甚至还要在慕南乔家门口处安装一个红外线干扰,这样一来,有人闯入慕南乔家的时候,我们就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我说,我们装完这些东西就撤了,晚一点我会让靳岩回来协助你们。”趁着慕南乔回房换衣服之际,李西城也从客厅沙发处朝我走来,拍着我的肩膀轻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可这话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了谢谢。

        “臭小子,谢什么,其实说句实话,我比你更想知道你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也比谁都更想找到那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狂。”李西城拿出了一根香烟,但可能碍于这里是慕南乔的家,所以那根烟一直都没有点燃。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我父亲……”我看着李西城那一双淡薄的双眸,若有似无的说道。

        后者点了点头,苦涩的笑道:“如果没有你父亲,我也不会当警,察,说不定现在还在为了谋生奋斗呢,他啊,是我的偶像,唯一的偶像,当年知道你父亲和你母亲双双遇难,我第一时间就想要赶去京市,可碍于当时手上还有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所以就耽搁了,等到我手上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就只能对着那一块冰冷的墓碑祭拜了,从那一天起,我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那凶手的推想,只是你父亲的身份和过往都被上面封存了起来,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任何线索,现在好不容易有点线索了,我想我们不应该让他过去。”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随即抬头看着李西城,低声问道:“李队,你……你能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幼年的事我根本就没有印象,对于父亲的唯一印象似乎也就只是一年见了三四次,而且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短暂,时间长一点就是那么几天,短一点,几小时都有。

        我只记得,母亲跟我说过,父亲是一个英雄,可在我父亲卧底的那几年,母亲对于我父亲却是绝口不提,我看得出来,那几年,母亲对父亲有怨恨,有失望,但直到最后一次,当父亲穿着警服回家之后,母亲破涕而笑,口中呢喃着幸好他不是。

        在之后,在和父亲相处了不到三天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陪伴着我和母亲,直到第四天,我放学回家……看到了母亲和父亲双双倒在了血泊中……

        那是,我对父母最后的印象,也是到现在挥之不去的梦魇。

        “你的父亲,是人民的英雄,也是我的英雄,他正义凛然,却又不食古不化,在面对弱势群体时,他那张不爱笑的脸上总是露出宠溺的笑容,他会对罪犯的家属伸出援手,也会对那些十恶不赦的毒贩毫不留情,可能他在家庭上顾的并不是这么周道,但他却为国家,奉献了一切,你的父亲是个大英雄。”李西城红着眼眶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便背过身去,擦拭了他那即将落下的泪珠。

        而此时,我的泪珠,却也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我擦了擦我红润的双眼,随即咧嘴说道:“谢谢你,还记得我父亲。”

        “好了,不说了,我们还是说说有关于那个疯狂粉丝的事吧,我让靳岩查了一圈,不管是电话还是邮件发送方,都没有任何信息记录,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你还是得万事小心,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准备安全屋。”李西城吸了一口气,舒缓了一下情绪,随即说道。

        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如果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像这种疯狂粉丝,一味的追星,根本顾及不了这么多,他一方面说要保护慕南乔,但一方面,却又打电话,发邮件来让慕南乔感觉到恐惧,但我们抛开一切不说,像这种疯狂粉丝,就算要隐藏自己的信息,也一定躲不过警方的追查,可他却完美的躲过了,也就是说,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在发送这些邮件和拨打那一通电话的时候,他更是刻意的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信息。”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用尽一切手段,保护慕南乔的安全,其他的都交给我们,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不光江北市,全国都得炸开了锅。”

        “放心,我死了,她都不会死。”我玩笑般道。

        “呸呸呸,两个都得活着,一会儿你去参加慕南乔的同学聚会的时候,注意一下一个叫做方正的人,他曾经是慕南乔的狂热追求者,也是正大光业的少东家,前段时间,他也曾有一段时间跟踪过慕南乔,疯狂示爱,但最后却以慕南乔报警而告终,不管这个疯狂粉丝是不是这个叫做方正的人,你都得一切小心。”

        我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有这个方正的资料么?”

        “一会我让靳岩传到你手机上。”

        我尴尬一笑,顺手就拿出了我口袋里的直板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您看……我这,能收到吗?”

        李西城无奈的朝我翻了个白眼,顺手就将自己的电话递给了我,又说了一句让我不要这么抠,对自己好一点,转身就下了楼。

        李西城走后,我一直在二楼等待着慕南乔,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她出来,我有些担心,所以就敲了敲门,但里面愣是没有给我一点儿反应。

        我暗道不好,立马抬腿就朝房门踹了过去,只等房门被我踹开,我快步走进房内后,下一幕,却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只见慕南乔正穿着一袭白色纱织礼服站在了我的面前,可却因拉链在其颈后一直都拉不上,房内的音乐也震的我耳朵疼。

        很显然,慕南乔并没有发现我进门,为了避免尴尬,我默默地伸手,欲将房门再次合上。

        可就在我右手刚搭上把手时,慕南乔却悄然回头,下一刻,我们四目相对,我顿然觉得,这空气中,正弥漫着……无尽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