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井中尸

第七十章井中尸

        “……啊”

        听到这阵“嘶吼”声后,慕南乔马上下意识的捂上耳朵蹲在了我的身旁,而在导演则是立即叫来了场务问责。

        场务也一脸懵的看着那块锁龙井,连摇头说这玩意儿真不是他干的。

        我连忙将慕南乔扶到一旁休息,而后以慕南乔的名义直上去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导演见我是慕南乔的助理,也没有多作为难,只是摇头解释道:“原本这锁龙井的嚎叫应该是在下一场,这一场主要还是拍摄男女主演的戏份,而道具为了省力,早已在锁龙井的内壁镶上了四个音响,还是为了下一场戏做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音响提前了。”

        导演说这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补完几个镜头就没事了,只是吓到了慕南乔,还托我跟慕南乔说声抱歉。

        我抿了抿嘴,转身就朝那所谓的锁龙井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马甲的男人忙不迭的朝锁龙井跑去,可……当他跑到锁龙井口时,下意识的往下一看,这张脸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而后的三秒,男人呆立,再然后,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声直朝锁龙井处传来。

        我暗道不好,连忙上前查看,只是,当我赶到那个男人原本所站立的位置之上时,却在井口看到了一张令人惶恐不安的脸颊。

        这是一张七孔流血且白如纸的脸,他就这样仰头朝上,那一双充满着血丝的眼眸似是想要告诉我,他要出去,他很痛苦。

        三十分钟后,市一队赶到现场,和一队一同赶到的还有法医院的车辆,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江楠竟也从这辆车上走下。

        其实法医所属分队规范的并不是那么明显,但一队和二队之间,也还是会有自己所属的资源,比如和哪位法医交好,比如,哪位法医正好得空,顺便就来帮把手。

        按照规矩,其实像江楠这种科长级别的人是不用亲自下现场的,我是以为之前那两个案子比较特殊,所以她才亲自下场,可现在看来,这女人是真的只要手上得空,那是连一个检尸的机会都不会放过啊。

        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我和慕南乔一直都在警戒线外,直到阎栩出现,我这才被她再次叫了过去。

        “什么情况?”我走到阎栩身旁,她愣是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朝那口锁龙井低声问道。

        我微微一愣……

        她……这是在跟我说话么?

        那最起码得看我一眼吧,难道这女人除了业务能力强了一些之外,就连最起码做人的道理都没有学会吗?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可谁让她的级别比我高呢,就算是市民,也得配合吧?

        “死者姜强,三十八岁,这个剧组的道具组组员,按照剧组人员的说法,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张强是在三天之前,那时张强正准备在井内安装音响,但因为慕南乔被恐吓一事,那一场的镜头一直都没有拍摄,所以也没有用到音响,之后张强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我猜,张强应该是在安装这个音响时掉落井内,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在这井边拍戏,所以自然也没有人听到他的呼救,应该……是个意外吧?”我站在阎栩身旁,猜测道。

        “应该?”

        阎栩嘲讽的笑了笑,顺势说道:“果然不适合我们一队,我要的不是应该,是确切的事实,你告诉我,如果他是被困井内,为什么会七窍流血?这里的地方也不偏,就算是没有人经过,通过如此狭小的通道呼喊上来,声音应该也不会小吧?怎么会连一个人都没有叫过来?除非……”

        “除非,他掉下去的时候,是晚上?”我侧身问道。

        “不知道,等捞上来再看尸检结果吧。”阎栩抱着双臂,站在锁龙井边,看着那些警员合力将死死者捞上低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

        “急什么?既然你在现场,还亲眼目睹了死者的死状,一会去做个侧写,都说你破案跟吃饭一样,我倒也想看看。”

        说话间,姜强的尸体整个就被打捞了上来。

        此时,周围的人群也被撤的差不多了,我看了一眼警戒线外的张晋和慕南乔,而后边用目光示意张晋先将慕南乔带回去,这种场面她看了,估摸着连续三天都得做噩梦。

        紧接着,江楠拿着工具箱直朝我们走来,在阎栩的一番客套之后,江楠更是白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直蹲在了死者身旁开始对尸体进行了全面的尸检测。

        我低头冲死者看去,和我之前在井上所见的一样,死者七孔流血,血液呈鲜红色,应该不是中毒,打捞上来时,他的整个身子都已经软化,皮肤也失去了弹性。

        “死者表面除了脚踝处,胸腔处,脖颈处有不规则性的腐坏之外,表皮没有任何创伤,甚至连一块淤青都没有,其死前应没有做过剧烈的挣扎……”

        “这些血总不可能是自己流出来的吧?中毒么?”没等江楠说完,阎栩直接插话道。

        后者抿嘴不语,而后轻声说道:“中毒后,流出的血液应是深黑色或红紫色,并伴有凝块,但其流出的血液是鲜红色,所以,应该和中毒没有关系。”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尖,死前没有挣扎,也没有被人捶打的痕迹,头部,驱赶,四肢,甚至连一点擦伤都没有,那造成死者七孔流血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

        不是被打的,不是中毒的,如果是内伤,应该有淤青,可死者浑身上下都是那么正常……

        难道是病死的?

        “死亡时间大概是七天左右,详细的时间和死因,我需要回去做了尸检之后才能辨别,通知死者家属吧,来法医院签字,我立即进行切割鉴定。”江楠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让身旁的两名助理将尸体抬了回去。

        而我和阎栩,则傻愣在了当场,就就不发一语。

        七天?

        怎么可能死了有七天了?

        就在数十分钟之前,这剧组统共有不下五个人告诉我,三天之前他们还曾见过姜强,七天?那这几天生活在剧组内的姜强,难道是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