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活阎王

第六十七章活阎王

        阎栩?她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阎栩带着三四名刑警径直从门口走入,一向面无表情的她在踏入休息室大门后更是瞥了我一眼,随即又走到了慕南乔面前,朝其问道:“你好,慕小姐,我江北市刑侦一队队长阎栩,今天来,是想就前几日江北某富商被杀案来问您几个问题,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在这里进行,不会耽误你几分钟。”

        富商?

        是那件事情么?

        可那不是富二代么?怎么摇身一变变成了富商?

        如果是这件事情,这阎栩带人来也算是说得过去。

        毕竟那个富二代在跳楼之前最后一个见的人是慕南乔,只是来这里询问,未免也……

        看来,这个阎栩还真就像是外界传闻的那样不近人情啊,说来也是,毕竟是一个外号叫阎王的女人……

        要是没有一点儿特点,这外号倒也没人敢往这种长得不错的女人头上扣。

        这时,身为慕南乔经纪人的冉子墨走到了阎栩的身前,而后轻声说道:“阎警官,很抱歉,我们南乔最近身子不太好,如果要询问的话,能否迟一些?而且这里是剧组,每天都会有媒体蹲在门口,你们这一进一出的,对我们南乔的声誉也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只见阎栩冷冷的看了冉子墨一眼,随即便和我擦肩而过,径直就走到了慕南乔的身旁,低声说道:“对不起,这是公务,而且我看你们这群人围在这里,慕小姐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吧?”

        就这一句话,冉子墨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有些不那么好看了。

        我看了一眼阎栩,随即起身朝其轻道:“阎队,您看这样行吗,让慕南乔稍微休息一下,十分钟后……”

        “你是谁?这里轮得到你来说话?”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活阎王啊,不过,在教训我的队员之前,你能不能先来问问我的意见?毕竟,那可是我的人。”

        就在阎栩对我冷言相向时,李西城及靳岩和张晋也朝这休息室内走来,这一来就直接走到了阎栩身旁,笑着怼道。

        说实话,我之前并没有和这个活阎王有过过多的接触,只听李西城提及过,这一队的队长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想来也是,从警校开始,我可没少听过这个女人的传闻。

        据说她的业务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一个人,提升了一个市的破案率,可相对而言,接到的投诉也不算少,要不然,她怎么能来我们这种三线城市?

        以她的能力,三年升二线,五年升一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阎栩并没有过多理会李西城,只是若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低声道:“慕小姐,如果您……”

        “没事,你们别吵了,我接受询问,但是,能不能让叶警官陪着我?”

        “这不符合……”

        “有什么不符合规定的?保护慕小姐的备案已经做好,总部也下发了文件,命我们一定要保护慕小姐的安全并抓住那个所谓的疯狂粉丝,叶杨,从现在开始,你的任务就是对慕小姐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哪怕是接受审讯,毕竟你也不算是外人,阎队长,我想这应该不耽误你审讯吧?”李西城充满火药的朝阎王说道。

        阎栩的脸色一阵阴沉,紧接着,张晋直将那撬锁进门的萧云带了出去,冉子墨也跟慕南乔嘱咐了几句就带着助力离开了休息室。

        而此时,休息室内,只有我,慕南乔,及阎栩和其同事四人。

        按照流程,我们二队已经接下了保护慕南乔的案子,所以,直到找到那名随时威胁着慕南乔人身安全的疯狂粉丝,我们二队的任务就不会停止,而一队有需要来询问我们的当事人时,也需要经过上级审核。

        可阎栩并不知道,所以李西城当时完全可以拒绝阎栩的要求,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一队着手的这个案件,和我们上一个案件一样,都是事急从权的。

        “慕小姐,请问,这个人您认识吗?”李西城一走,阎栩的脸色也变得缓和了许多,只见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慕南乔,随即轻声问道。

        后者接过照片看了一会儿,而后点头道:“我认识他,他是宝玲汽车的总裁傅俊生,也是我上一个代言的公司,你刚刚说……富商……就是他?”

        我双眼微眯,侧身看了一眼这张照片。

        照片内的男人年约五十,偏胖,带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西装的站在一辆别克汽车前。

        很显然,这个男人并不是之前因被“慕南乔拒绝”而跳楼自杀的富二代。

        阎栩点了点头,继而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慕南乔想了想,道:“好像是上个月十五号吧,他来我们公司谈续约的事情,不过冉姐因为宝玲汽车在上一年出现的丑闻,所以才没让我继续和他们合作,当时我们是拒绝续约的,再加上傅郎的事情,其实我自己也不愿意再和他们合作下去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

        说话的时候,慕南乔的右手还一直拉着我的衣角,而这一举动,也被阎栩看在了眼里。

        “你是指因被你拒绝,而跳楼自杀的傅郎?”

        慕南乔迟疑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说道:“上一年开始,他一直都在送我东西,不过都被我退回去了,毕竟混这个圈的,都知道收了人的东西,就要做什么事的道理,上一次他约我吃饭,我也是碍于我和他父亲公司还有合作,所以就让冉姐陪我去了,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在我喝的茶水里面下了药,被冉姐发现之后,冉姐就数落了他一番,之后我就走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就……不过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他会因为我拒绝了他而跳楼,这些事情,我之前也都在警局做过口供的。”

        这么说起来,一个儿子,一个爹,都死了?

        “那么请问,2月4日凌晨,你在哪里?”阎栩看着慕南乔,顺嘴说道。

        “四号?前天吗?从1号开始,我就进组了,期间也没有离开过剧组,阎警官,你可以怀疑我是杀人凶手,但,我能请求您,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能不能不要公开你的猜测?”

        “你放心,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警方会对我们所调查的事情采取保密措施,慕小姐,能不能方便问一下,您和傅俊生,除了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在私底下……”

        “阎队……”

        “阎队长,我虽说从小就在娱乐圈里,但礼义廉耻这四个字我还是知道怎么写的,我知道您要问我什么,我和傅总除了吃过几次饭,谈过两次合作就再也没有别的关系,更别说私底下有什么关系了。”

        我是觉得阎栩的措辞有些犀利,这刚想要说话,却未曾想慕南乔突然有些温怒,直朝阎栩回了过去。

        “阎队长,您应该是有什么和慕南乔相关的证据,才会找来的这里吧?”我看着阎栩,低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