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慕南乔的求助

第六十四章慕南乔的求助

        “江楠?你怎么会在这里?”

        让我意外的是,当我打开,房门,江楠竟站在我的门前。

        她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我,哪怕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当然,工作的时候除外。

        江楠抬头看了我一眼,直道:“我就不进去了,穿上衣服,楼下等你。”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朝楼下走去。

        我也没多想,回访换了一件衣服就下楼上了那辆红色的轿车。

        上车之后,江楠没有说话,发动引擎就将车驶离了我家。

        我不知道她要带着我去哪,我也没问,那时,我总还是相信江楠不会害我,我甚至觉得,江楠总有一天会明白,她所担心的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可是我错了,当她的那辆车停在一家心理诊所楼下的时候,说实话,我很气愤,不,甚至是失望。

        我经历过冷眼旁观,也经历过冷嘲热讽,可能够这样对我的,都是一些外人,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信任的人,竟会来带我看心理医生。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坐在副驾驶座之上,看着江楠,眉头紧蹙的问道。

        “上一次的心理评估已经三年了吧?再做一次吧,如果医生说你没有问题……”

        “你不觉得你管的事情太多了么?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朋友?还是同事?为了陈炳城的这个案子,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了,三个小时,我只睡了三个小时,你却又把我带到这里,你不觉得你有点过分了么?”我冷冷的看着江楠,低声说道。

        “就算不是朋友,也算是同事吧,你知道的,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让你做回一个正常人,那件事对你的影响太大,我不希望有一天你……。”

        我死死地咬着牙,即刻插话道:“你不希望有一天我也变成恶魔?你不希望有一天,你会检验着我杀的尸体,协助警方来抓我?江楠,你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吗?我没有病,就像你每一次尸检的时候,都会尽可能的尊重死者一样,我每一次破案的时候,带入死者的情绪,还原死者在死亡之前的那一刻,说出他们想说却又还没有说出的那些话,我也是在尊重死者……为什么到了你们的口中,我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幻想和现实,我分的清,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江楠,你为什么总是不相信我,论文是,那狗屁的心理障碍也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凭什么要为你们自以为是的想法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只是,无论我在江楠面前表现的情绪如何激动,江楠却还是不为所动,一直用着那一双冰冷的眼眸看着我,她就像是一台机器,永远都只是那么一个表情,喜怒哀乐从不会表露于外表,而这,也是让我最为畏惧和讨厌的一点。

        “脾气闹完了?带你来做心理评估不是我的意思,你应该知道,每一个警员在进入刑侦大队之前,都要进行全面体检和心里测评报告,如果你这两项都过不了或一个过不了,哪怕是局长亲自推荐都没有用,李西城和靳岩现在正忙着为陈炳城一案做总结,你以为三天三夜不睡觉的只有你?你现在可以去二队看看,那些和你并肩作战三天三夜的人到现在为止有哪一个回过家,睡过觉的?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毕竟断前程的事情,你也不是没有干过。”说话间,江楠一个转身就踏上了通往那家心理诊所的阶梯。

        看着江楠的背影,我心头一震,难道,真是我错怪了她?

        我站在原地,思虑再三,最终还是走了上去。

        这家诊所不大,总共也就一间心理诊疗室,给我看病的医生是个年纪约为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人,他长得很年轻,皮肤似比女人都要白皙。

        他似乎和江楠认识,自我和江楠走入诊疗室之后,他每提一个问题,那一双目光几乎都会朝我身旁的江楠停留半刻。

        我们一共在诊所里呆了两个小时,期间,他问了我无数个让我想把他暴揍一顿的问题,但碍于最后的心理评估报告能轻松过关,我还是忍了。

        “肖医生,没什么问题吧?”临走的时候,江楠似乎也有些不放心,拉着我走到门口时还特地转身,多问了一句。

        “放心吧,和他之前的评估报告没有什么大的差距,进刑侦队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明天你就来拿报告吧。”那医生朝江楠温柔一笑,缓缓地说道。

        而我,则白了那医生一眼,转身就下了楼。

        除非我是个傻子,我才看不出这医生对江楠有点意思,但虽说心理挺不是滋味的,但这件事情说到底,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

        回去的路上,我和江楠相对无语,这时,一个急促的电话瞬间就打破了我们两人的宁静。

        电话是慕南乔打来的,我一接起电话,慕南乔的声音顺势就冲进了我的耳畔。

        “是叶杨叶警官吗?”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声音有些回荡,应该是在一个空旷的房间内给我拨来的。

        “我是,慕小姐有什么事吗?”拿起电话,我并没有看江楠,而是下意识的侧身朝话筒问道。

        “叶……叶警官,你现在有空吗?我……我好像被人跟踪了”慕南乔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听上去像是很害怕的样子。

        “跟踪?你在哪?”我低声问道。

        “我在衡山影视城,锁龙井剧组,你……你要多久能到我在门口等你……”

        我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天气,随即道:“不用,你就在剧组等我,如果有人,就找个人先陪你,我大概四十分钟左右赶到。”

        “好……好……”

        说话间,慕南乔就挂了电话。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江楠刚想开口,却被其抢先道:“一队昨天送来了一具尸体,我一会儿要去赶验尸报告,到了法医院,你就开着我的车去吧。”

        “谢谢。”

        江楠嘴角微弯,戏疟的看了我一眼,轻道:“这还是你第一次和我说谢谢,当年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就喜欢上你这么个不懂礼貌的家伙,好了,到了,别忘了,明天去肖医生那边拿评估报告。”

        “江楠。”江楠下车后,我下意识的叫住了她。

        可当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却不知道我该说什么,看着她那张充满疑问的脸,我最终还是摇头笑道:“没事了,最近天冷,记得多穿点。”

        “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江楠朝我轻笑,转身就走进了法医院的大门。

        从江北到衡山影视城,我开了四十多分钟,等我再次见到慕南乔的时候,慕南乔整个人的状态都不是特别好,甚至于我在跟着她经纪人走入化妆间时还听到了她在化妆间内的尖叫。

        等我走进化妆室,这才看见慕南乔正卷缩在化妆间的角落,面前还有一只被摔得稀巴烂的手机。

        “叶……叶杨……”

        我连忙上前,一把抱起慕南乔就将其放在了化妆间旁的休息室内,她现在的这个状态,不太适合带入情绪将整件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所以我的意思是想让她先休息一会儿,等我跟工作人员了解完了,这才回来询问她。

        可就在我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慕南乔却一把拉住了我的袖管,说什么都不让我走。

        看来,这姑娘是真的被吓怕了,身边也不能没个人,无奈之下,我只有待在化妆间内和她的经纪人聊了起来。

        慕南乔的经纪人叫冉子墨,是一个二十八九岁的成熟,女人,看的出来,她很关系慕南乔,自我进这休息室后,她就一直陪伴左右,似乎是害怕我对慕南乔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按照冉子墨的说法,从三个月前开始,慕南乔就一直在说有人跟踪自己,当时他们也没把这当回事,只觉得可能是一些脑残粉从其他渠道得知了慕南乔的行程和手机号,这才天天打她电话搔扰她。

        我看着冉子墨,轻声问道:“就只有电话搔扰?”

        冉子墨摇了摇头,说只有电话搔扰倒还好,只要换几个电话号码,自然就能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但这件事情远远不止电话搔扰那么简单。

        三个月之前,慕南乔一开始只接到了几个搔扰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也只是说一些十分喜欢慕南乔的话,还说什么如果可能的话,他想和慕南乔共进晚餐,还问了一些慕南乔平时喜欢的东西之类的。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接过这样的电话,只是这电话太频繁了,几乎每分钟都有一个,每一个电话,都在问不一样的问题,比如慕南乔喜欢吃什么,她喜欢的动物是什么,喜欢的男人类型。

        无一例外的,这些电话并没有等到慕南乔的回答,就被她挂了。

        几次之后,电话倒也没有再打来,就在他们所有人觉得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一封名约来自地府的邮件却堂而皇之的摆在了慕南乔的休息室内。

        “邮件?”我皱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