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如果你能早一点出现

第六十三章如果你能早一点出现

        看着陈炳城那满足的笑容,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将其苦涩,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过,但可能,为了陈瑶,他也不会后悔吧。

        至于那几颗所谓的炸弹,在我进入房间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够了,所以我之后又给田博允发了一条短信,让他们等待警方的支援,不过这些问题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不好解决的,因为我在和陈炳城聊天之后,李西城并未冲进来大fa雷霆,我就知道,那所谓的炸弹,不过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罢了。

        离开之前,陈炳城站在门前,转身朝我说道:“叶警官,如果你能早一些出现,早一些抓住杀死瑶瑶的凶手,或许我也不会踏上这一条路,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告诉我爸妈,不要来看我,我是罪人。”

        说完这句话后,陈炳城就被同事带到了羁押室。

        陈炳城走后,李西城这才缓缓地走入审讯室,他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我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的道:“都听到了吧?”

        后者点了点头:“你要亲自去吗?”

        “谁触碰了法律的界限,都要受到惩罚,不是么?”说话间,我拿起外套就和李西城来到了浙西大厦。

        那时,裴叔正和我姑姑在会议室开会,当我们的人走到门口时,裴叔就像是知道我们来干什么的一样,和姑姑交头接耳了一番,随即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大门。

        我脸色凝重,一手拿出上级下发的逮捕令,直朝裴叔说道:“裴永夜,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起密谋杀人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裴叔脸色淡然,双手伸到了我的身前,苦涩的说道:“好好照顾倾城。”

        我点了点头,咔嚓一声,那一双冰冷的手铐,瞬间就铐在了裴叔的手上。

        然而,就在我们转身要将裴叔带回去的时候,姑姑却突然夺门而出叫住了我。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后者顺势朝我点了点头,先行将裴叔带了下去。

        “姑姑,对不起……”

        “你裴叔都跟我说了,其实你们不来,这一场会开完之后,我也会带着你裴叔去自首,虽然我讨厌警,察,但我不讨厌法律,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触碰了最后的底线还不知悔改,那他也就不配做个人了,杨杨,裴叔是看着你长大的,姑姑只希望,你能看在裴叔坦白从宽的份上……”

        “姑姑,你放心,只要裴叔肯说,我一定给他申请从轻处罚。”

        姑姑缓缓地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我下个月就要回去了,关于这一场画展的风波,已经涉及到了总公司,股价也开始逐渐下滑,姑姑真的希望你和晚晚都能回来帮我。”

        “姑姑……”

        “我知道,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男人,这样也好,只要你平安,姑姑也就随你去了,不过你的婚姻大事……”

        一听姑姑这是有点想要给我相亲的念头,我连忙说道:“姑姑,那个,我还有事,他们都在下面等我,回去再说,回去再说。”

        说完这句话后,我连忙转身头也不回的就往电梯间跑了过去。

        其实在我十九岁的时候,姑姑已经在着手替我安排相亲了,她是觉得,我父亲母亲都不在了,她就是我的父母,也希望我们叶家能留个香火。

        当时我也的确见过几个女孩,那几个女孩长得都不错,但一见面就问我有没有房,有没有车,也就没有然后了。

        我知道姑姑在想什么,只不过,这种事情也催不出来。

        回到队里后,李西城就被局长给叫到了总局,而我,则直接接手裴叔的审讯事宜。

        其实对于裴叔的审讯也不过就只是走个过程而已,事情经过我们也大多知道,为了姑姑,裴叔听信了张贤声的鬼话,然后给钱买房买车,只为能从张贤声这里套取一点点我父亲的线索,可是,人的欲望总是永无止境的,在尝到了甜头的张贤声又对裴叔穷追猛打,甚至到最后,他还威胁裴叔,说是只要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他就会在公司内部举报裴叔挪用公款一事,裴叔没有办法,只能按照他所说的去做。

        之后,陈炳城找上了裴叔,两人的交易内容大致就是他愿意去杀了张贤声,而事成之后,张贤声的位置,必须由他来做。

        当然,陈炳城自然不知道裴叔挪用g款的事情,让陈炳城坐上张贤声的位置,不过就是顺水推舟的事罢了。

        至于那副陈炳城的死亡画像,陈炳城并没有事先告知裴叔,但裴叔却知道张贤声死亡画像的事情,所以,在接到那封彩信之后,裴叔才会那么震惊。

        审讯完毕,当裴叔和陈炳城在自己所述证供上签字时,我心里是真的很不是滋味。

        陈炳城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就像是他说的那样,等待他的可能就只有一个结果。

        而在这桩案件里面,谁都是被害者,张贤声,裴叔,陈炳城,甄源,陈瑶还有那个莫名其妙被杀的杜宇,如果不是y望,如果不是仇恨,如果不是金钱,他们说不定还好好地活着,只可惜,我们警方不是神,我们甚至只能去帮助被害者还原真相。

        很讽刺,不是么?

        在裴叔和陈炳城被移交拘留所的那一天,我站在门口很久很久,直到警车渐渐地远去,我这才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们没有能力去阻止那些罪案的发生,但或许,我们可以用这一桩又一桩的案件去警醒世人。

        当天晚上,我回家之后倒头就睡了过去,或许是这几天太累了的缘故,那是我自那年之后,唯一一个没有做梦的夜晚。

        直到我被一阵紧蹙的敲门声惊醒,看了看时间,我这才入睡三个多小时。

        “叶杨,在家么?”一阵轻柔的女声顺势朝门外传来。

        我按了按太阳穴,拿起一件衬衫起身就将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