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连环交易

第六十二章连环交易

        那一双原本还在鼠标上游走的右手突然戛然而止,而他脸上的神色,也从原本的泰然自若,变得紧绷了起来。

        “砰”的一声巨响,他一下就将我给他的电脑摔在了地上,随即起身,带着手铐直抓我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也配说瑶瑶的名字?”

        看着他那一双及其憎恨的双目,我没有挣脱,而是就这样,被他那一双大手抓着。

        “瑶瑶?看来我猜的没错,你和陈瑶之间,的确产生了情愫。”

        他拉紧了我的衣领,双目更是抡圆了的说道:“那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除了生死,可瑶瑶死了,那些伤害过瑶瑶的人,就必须为她陪葬……”

        “你在被抓之前,曾经去见过陈瑶吧?”我看着陈炳城,插话道。

        后者微微一愣,那一双充满血丝的目光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更是充斥着泪水。

        陈瑶是他的逆鳞,更是他的软肋,缘起陈瑶,这缘灭,也是陈瑶。

        “她是在江南大道被害,而江南大道周边正巧有个公墓,我查过,陈瑶就被葬在那个公墓里,我一直觉得,只要你有情感,你就不会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难过吗?这个时候,陈瑶应该比你还要难过,她有她的梦想,就算是在死之前,她都在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你呢?口口声声的说着喜欢陈瑶,却连死都不放过她,用着替陈瑶报仇的借口去杀人,她真的会开心吗?”我和陈炳城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我能感受到说这话的时候他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而李西城更是在第一时间冲了进来。

        我连忙回头,低声道:“你们出去。”

        “你……”

        “出去。”

        李西城拿我没办法,只得说一句他就在门外,而后就关上了审讯室的大门。

        我看着陈炳城的双眼,继续说道:“我一直都想帮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帮你,知道么?当我发现躺在你家地板上的那个人不是你时,我不知道我该高兴还是该难过,高兴的是,你没死,可我同时有替你那年迈的父母难过,就算你跑了,你父母怎么办?天天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他们的儿子是杀人犯过下半辈子吗?你说你爱陈瑶,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在你父母和她的父母百年之后,谁替她去扫墓,而谁,又能替你们合葬?”

        “你别说了,别说了……”陈炳城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可也不知怎么的,他却往后退了几步踉跄倒地。

        “你活着,她就活着,只有你好好地,才能替她好好的活下去,这个道理三岁小孩都懂,为什么你就不懂?”我站在陈炳城的面前,直朝其道。

        我一直觉得,陈炳城本就不是什么坏人,他只是走错了路,但说句实话两条人命,陈炳城需要付出的代价,绝不可能仅仅只是坐牢那么简单。

        我缓缓地蹲在了陈炳城面前,顺手拍着他的肩膀,低声说道:“其实,人都会犯错,我相信只要你肯悔改,我们谁都会原谅你的。”

        “原谅?悔改?我悔改了,法院会给我机会活下去?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此时的陈炳城,双手攥紧,拉着自己的衣角,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痛哭流涕。

        我缓缓地拍着他的肩膀,摇头说道:“只要你真的肯认错,你依旧有回头路,最起码到最后一刻,你能抬头挺胸的去见陈瑶,你能大声告诉陈瑶,你错了,请求她原谅你,而不是跟我们警方抗争,你知道的,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们警方也能查个一白二透”

        陈炳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那一行泪更是像泉水一般滚落在脸颊之上。

        我相信,在那一刻,他是后悔的。

        “起来吧,告诉我,发生在你和陈瑶身上的事情,我们会替陈瑶讨回个公道,也会替你讨回个公道。”我一把将陈炳城拉起,随即从审讯桌上拿来一瓶水拧开,递给了他。

        陈炳城擦了擦眼泪,苦涩的说道:“我和瑶瑶吗?我们没有什么爱恨纠葛的故事,就是自小一起长大,然后彼此依赖,她举家南迁,我努力考上她的城市去陪她而已,只是瑶瑶死了之后都不知道,咱们两个原来是亲姐弟,不知道也好,至少她不会像我这样痛苦。”

        我看着陈炳城,不紧不慢的问道:“那陈瑶的死……”

        陈炳城咬了咬嘴,而后说道:“是张贤声,瑶瑶那天拍戏回学校,因为太晚没有公车,所以才选择打了一辆出租车,当时的司机就是张贤声,瑶瑶上车之后,觉得后备箱有响动,她让张贤声停车,之后……”

        我双眼微眯,顿时一个激灵:“张贤声的后备箱有人?陈瑶被发现了,这才被杀害的?”

        陈炳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其实在张贤声入狱之前,一直都在做着人口买卖的勾当,把那些被骗来的小孩从a市运送到c市就是他的任务,那天,正巧被瑶瑶撞见,而瑶瑶有个习惯,不管多晚,只要一个人走夜路,她都会跟我打开语音,即使我们只是偶尔说几句话,都能给她安全感,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畜生的声音,她在路边,强迫了瑶瑶,甚至还变态的让开着语音,让我听瑶瑶……”

        说到这里,陈炳城的眼泪顺势落下,但他却还是整理了一下情绪,更咽的说道:“后来,我报警了,可由于我并不知道那一天瑶瑶到底在哪里,警方以为我在胡扯,就把电话给挂了,再然后,瑶瑶的尸体就被人发现在了江南大道处,我也是在我爸妈来为瑶瑶奔丧后才知道瑶瑶是我亲姐的,可这和失去瑶瑶相比,简直算不上什么,我颓废了一阵,直到警方对于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破,我才发誓,我要留在江北,为瑶瑶报仇。”

        “后来你就碰到了张贤声,通过声音辨别,得知他可能就是当年杀死陈瑶的凶手?”我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说那个人的声音他到死都不会忘记,所以,在一次学校举办的画展上,他故意拿出了陈瑶的画像上展,没想到张贤声还真的上当了,他一眼就看上了那一幅画,不过,他早已忘记当年被他杀死的那名少女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了,只是说稍微有些眼熟,可能是合上了眼缘的关系吧。

        后来,陈炳城就顺理成章成了张贤声的助手,在任职期间,他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张贤声,可他却也不能让张贤声不明不白的死了,他要让张贤声一无所有。

        “我以神秘人的身份发短信告诉张贤声,他以前做的事情不是没有人知道,不出意外的,他慌了,不光给我打了一笔钱,还完全像一颗棋子一样,任我摆弄。”

        我看着陈炳城,低声问道:“摆弄?”

        陈炳城抬头,一脸不屑的朝我说道:“你以为是谁让张先生去勾引甄源的?像张贤声这种人,看得上甄源?你以为甄源给我带绿帽子我不知道吗?我原本的计划是让张贤声让甄源来我家偷那幅画,在那之前,我事先杀死杜宇佯装成我,这样,甄源,张贤声一个都跑不了,只可惜,还是棋差一招,我没有想到,我利用甄源的身份约杜宇,他竟情愿和那些姑娘厮混,都不愿意出来见甄源,无奈之下,我只能当天晚上潜入杜宇家中将其杀害,再将其带回,可在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张贤声的电话让我去一趟他家。”

        突然,陈炳城的神情一下就变得凝重了起来:“到了他家之后,他竟当着我的面将瑶瑶的那一副画烧了,原本还想让他多活一天,呵,他是自己找死,还想杀我灭口?可他不知道的是,我早就在那副画里动了手脚,只要他一揭开那幅画,很快,他就会进入深度睡眠,你猜猜看,我是怎么对他的?”

        没等我说话,陈炳城顿时苦涩一笑,顺势说道:“瑶瑶喜欢拍戏,也热爱拍戏,她拍的第一部和最后一部都是噬血女王,我知道那剧情,她跟我说她超级喜欢这部电影,能够亲自参演她很高兴,她还告诉我,她和大明星慕南乔成为了好朋友,其实瑶瑶喜欢的东西,我一直都在保护,知道吗?慕南乔就住在张贤声家斜对面,有好几次,张贤声都想尾随她回家,都被我阻止了,她是瑶瑶唯一的朋友,我又怎么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那副画呢?”我看着陈炳城继而问道。

        后者抬头看了我一眼,摇头道:“那一幅画,是噬血女王中的定格画面,这部剧的后续还没有拍摄,但我大致知道一些剧情,嗜血女王出走后,在西方的某个国家暂住了下来,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之前又做过什么,人们只知道她长得很漂亮,每天都会有无数个男人在她家门口等待,为了她,他们甘愿杀死自己的女儿来换取女王的青睐,而这个定格画面,就是一个男人,杀死自己女儿之后,独自坐在板凳之上忏悔,只不过,我把这个男人换成了张贤声,那个女人,则换成了瑶瑶,而在瑶瑶的身边,还躺了无数具孩童的尸体。”

        “裴永夜呢?你和他之前有什么交易?”我继续问道。

        “其实交易谈不上,我知道张贤声一直都在威胁他,所以我主动示好,告诉他我能帮他杀了张贤声,并将我的计划告诉了裴永夜,这老头一开始还跟我假正经,不过最后还是默认了,只是他并没有想到,我会利用别人的尸体假死,不过我们这也不过就是一桩交易,我帮他晒了张贤声,他帮我圆梦,很划算,不是么?”陈炳城耸了耸肩,轻松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