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他们不是小混混

第六十一章他们不是小混混

        很显然,陈瑶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他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疤,谁触碰一下,他甚至会以死抗衡。

        或许之前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忐忑,因为我不确定陈炳城杀死张贤声,一定就是为了陈瑶。

        让我怀疑陈瑶这个点,其实也就仅仅只是巧合而已。

        陈瑶自小和陈炳城一同长大,情感方面自然不用去说。

        那么,在陈瑶举家搬迁江北市之后,以陈炳城的分数,他大可上一些比江北美院还要好的艺校,可是他没有,他选择了江北。

        为什么?只能因为陈瑶,她是他在江北的唯一牵挂。

        在得知陈瑶死了之后,陈炳城应是非常痛苦,如若说是自然死亡还好,可陈瑶偏偏却又是他杀。

        如果我是陈炳城,我一定选择暂时回到家乡,绝不会独留在江北,日日夜夜想着这个陈瑶曾经生活过的城市。

        可是他没有,他依然在距离陈瑶学校不到一百米的美术学院继续研读,为什么?

        只有两个原因,一是陈炳城没心没肺,二是伺机而动。

        三年之前,陈瑶演过慕南乔所主演的噬血女王,虽是龙套,但对于她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已经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因剧情太阴暗,所以上级将这部剧延后上映。

        想到这里,我再次若有似无的看着陈炳城,眯眼轻道:“陈瑶演过噬血女王,对么?”

        “……”陈炳城撇头缄默。

        我笑了笑,本就撑着审讯椅的双手突然放开,继续说道:“她出演过,不光出演过,他还和当时身为女主角的慕南乔成为了朋友。”

        说到这里,我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只是话锋一转,低声轻道:“对于你来说,那些压榨你情感,压榨你生活的人,都是吸血鬼吧?像血腥玛丽一样每日都在吸食你新鲜的血液,而张贤声例外,他不光像是一个吸血鬼一样吸食着你的爱情,金钱,名誉,甚至,也将你和陈瑶那一段美好的回忆,也吸食殆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贤声,应该就是杀死陈瑶的凶手,对么?”

        “你可真是滑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陈炳城双眼微眯,直朝我说道。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后者直将在周正家中发现的那个属于张贤声的手机拿了出来。

        其实,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我做了两件事,给慕南乔打电话,以及从靳岩手上将已经破解密码的张贤声的手机翻了一遍。

        给慕南乔打电话的目的其实只是想问她一下认不认识陈瑶这个人。

        结果慕南乔却说她的确认识陈瑶,而且自那之后,她就和陈瑶做了很好的朋友,甚至会教陈瑶一些最基础的表演技巧,休息的时候,还会拿着自己的剧本做案例教陈瑶,所以,当我问慕南乔陈瑶是不是知道他们所有人的剧本时,慕南乔只说其他人不知道,但她的剧本,陈瑶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慕南乔说,在这部剧集拍摄的时候,陈瑶只要空闲,都会和家里视频,至于和谁,陈瑶一直没说,慕南乔一直也没有问。

        我将这支手机打开,并直放到了陈炳城面前,低声说道:“这是你的吧?总共七百八十五页,你将这故事原原本本的写到了手机上,所以,当年陈瑶在剧组经常视频通话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陈瑶在江北没有什么好朋友,而她父母平日在家也极少会收到女儿的短信,至于陈炳城的父母,当年更是连手机都不会用,删减下来,似乎也就只有陈炳城一人了。

        我不知道当年陈瑶和陈炳城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但我知道,陈瑶和陈炳城,已经将对方当成了自己全部的依靠,当陈瑶开心的时候,她会将自己的所有都分享给了对方,包括她第一次参演的影视剧,或许当年陈炳城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眼中全都是陈瑶担任主角的画面,也或许,他的目光只有陈瑶,这故事也不过就是顺耳带过。

        但当陈瑶遇害,这故事,可就不仅仅只是顺耳带过了。

        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顺势说道:“按照你所说,你放置的炸弹应该在十分钟之后就爆炸了吧?”

        “呵。”陈炳城朝我咧嘴一笑,并没有说话,还是用着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相对于靳岩所说的那两种情况,我反倒是更加相信,陈炳城并没有在江北某地放置炸弹。

        其实原因很简单。

        在他假死期间,他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江北抛头露面,而按照旅馆的服务员所说,他在那边开设房间已经两天了,巧合的是,其父母前来认领尸体时,也住在这旅馆。

        可能也算是上天注定吧。

        而他在旅店内所住的这两天,就一直都没有出过房门。

        众所周知,就算是人工制作炸药,那些原材料也不是随便哪里都能买的,而且我并没有在他的房间里面发现任何原材料遗留物,既然,陈炳城在这几天里面都没有出过门,那他这炸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凭空变出来的不成?

        “陈炳城,现在,你还有跟我们商议的筹码,不过,一到时间,你可真就没有回头路……”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陈炳城眉目微皱,顿时朝我愤然说道:“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不妨告诉你,我在江北的三个闹事街都安了足以炸毁一条街的炸药,我一个人死倒也是没什么,有那么一群人陪我,我也算是赚了,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们现在派人去拆弹,同时拆卸,五分钟就能拆下,但,如果过了这五分钟,神仙估摸着都没有办法了。”

        我抿了抿嘴,随即轻道:“说说你的条件?”

        这时,陈炳城这才缓缓地抬起了头,用着一双深邃的目光,看着我,咧嘴笑道:“一张去埃塞俄比亚的机票,一个装有五百万的行李箱,我还要,叶氏集团,裴永夜副总裁陪同,放心,一到地方,我就会把他放回去。”

        “这个要求还真是不过分,可现在还剩八分钟,怎么赶都来不及了吧?”

        陈炳城轻笑道:“来得及,给我一台电脑,我远程就能糙控时间……”

        我看了一眼陈炳城,顺势就将我放在审讯室内的电脑递给了他。

        他看了我一眼,打开笔记本后便要求我们所有人都离开审讯室。

        “好,满足你。”我笑了笑,主动起身将一旁的录像机关闭,又拉着李西城来到了隔壁的监视厅内,隔着玻璃,看着陈炳城正在对着电脑一通操作。

        “叶杨,你是不是疯了?还剩八分钟,如果他在跟我们拖时间,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李西城看着镜后的陈炳城,有些温怒道。

        我双手环抱,转身就对着正馒头苦干的靳岩看了过去:“怎么样?”

        下一刻,靳岩抬头,道:“拿到电脑的第一时间打开了一个邮箱,按照邮箱名来看,这个邮箱应该是张贤声的,邮箱里还有两封邮件,他并没有打开,只是直接系统删除了,我尝试一下能不能恢复。”

        “和炸弹无关?”我低声问道。

        后者轻笑,顺势说道:“如果有用电脑就能操控的远程炸弹,那还要定时炸弹来干什么?”

        “所以,这个炸弹……还是没解除?”李西城心头一惊,顿时朝我这边垮了一步,眉头紧蹙的问道。

        我笑了笑,直对其中道:“从陈炳城将杜宇假装成自己开始,陈炳城就不能再露面了,因为一但他被发现,他所设下的一切圈套都会功败垂成,他是一个谨慎的人,不会这样做,而且我问过前台,陈炳城这几天都没有离开过房间,而他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背包,甚至连绘画用的颜料都放在了房间,他又有什么时间去弄炸弹?”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李西城有些担心的说道。

        “所以我这不是派人去找了吗?别着急。”

        说话间,我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顺势走出房门外,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杨哥,全城上下几百号兄弟都在闹市区,按照你教给我们的方法找了一圈,树丛里面,座椅底下,就连电梯井我们都找了个遍,愣是没找到。”很快,田博允的声音直接就从听筒内传来。

        “那学校呢?有办法渗入么?”我拿着电话,继续问道。

        “大学,中学,小学,甚至是幼儿园我们都去过了,都没有发现,不过杨哥你放心,要真特娘的是炸弹,我们都在闹市区,能救几个是几个。”

        “好,继续排查,把视野降到最低,不要让群众发现,还有,万事要保护好自己,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再救人。”我拿着电话说完,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

        “你这是胡闹,你别告诉我,你找了其他人去闹市区找炸弹?”李西城不等我挂电话,直冲着我的鼻子大声骂道。

        我抿了抿嘴,插话道:“李队,警方和他们不一样,他们这群人里,不乏都是一些小混混,甚至还有惯偷老手,藏东西方面他们敢说第二,我们警界有谁敢说是第一的?他们找东西来,比我们更容易,而且,你觉得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在闹市区到处找炸弹,甚至还疏散人群,对于人民群众会有什么影响?”

        “那你也不能让一群小混混去啊,你这真是胡闹。”

        “李队,他们不光是小混混,他们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汉子,他们不是警察,却和我们一样,都有着自己守护的东西,不瞒你说,我没有逼他们,我甚至三令五申,如果在半个小时之内找不到我要找的东西,就赶紧带着周围群众撤离……”

        只是,我话还没说完,李西城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我看了他一眼,只等他接起电话,随后那脸色更是青的跟猪肝色一样:“什……什么?江北各地闹事,同时出现斗殴?还有精神病在高空抛物?”

        说话的时候,李西城愤然看了我一眼,无奈,拿着电话就走了出去。

        我看了一眼手机,只见此时,田博允给我发了一封短信。

        意思是万事ok,他会想办法清场。

        在看到这则短信的时候,我的内心五谷杂陈。

        我站在玻璃沉默了几秒,随即顺势打开了这扇大门,快步走入了审讯室,一见那坐在审讯椅上,疯狂的玩着电脑游戏的陈炳城就一肚子气。

        我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双手猛地拍者他的审讯椅,咬牙切齿的说道:“陈炳城,别再玩花样了,我知道,你做的这一切都是想要给陈瑶报仇,可是你拍着自己的胸脯问问,陈瑶如果还活着,她会让你这样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