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嗜血女王

第五十九章嗜血女王

        我猜到这件事情的源头可能和陈瑶有关,但却没想到,陈瑶的死,竟会是他杀。

        如果将陈瑶的案件列入本案的话,那复杂性,的确会大大的增加。

        “你这真是在找事,后天就到了交案期限,如果我们再抓不到人,上级就会调派特案组过来,到时候,可就不止是被点名批评这么简单了。”李西城站在那副油画旁,神色凝重的说道。

        其实我倒不觉得时间是一个问题,毕竟在真相面前,时间根本算不上什么。

        “其实,陈瑶的案子,和这个案子应该挂不上多少关系,再者说,现在要是介入陈瑶案的话,时间是真的有点不够,要不然,我们先找到陈炳城,再慢慢查陈瑶案吧?”靳岩站在一旁,轻声说道。

        下一刻,张晋也点了点头,道:“我同意。”

        “恩,那就先找陈炳城吧,毕竟他是一颗定时炸弹,对了,这画里面……”

        “这是在陈炳城房间里面找到的,没有落款,但画风和比腻,都和在陈炳城家里发现的那些话雷同,所以我才确定,这个拿着张贤声身份证,出现在陈炳城父母所暂住的宾馆内的人,应该就是陈炳城,而陈炳城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想来,应该就是想要躲开我们警方的视线,他知道,虽说我们警方会来宾馆询问,但不会平白无故的在这查住户,所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去陈炳城经常去的地方找一下,包括陈炳城的家和张贤声的家,但是要注意避开门口的监控,至于这幅画,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总觉得,还有下一位受害者。”

        “啧,这幅画,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靳岩摸了摸下颚,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们三人几乎同时往靳岩处垮了一步,异口同声的问道:“在哪里。”

        “我想想,你们别说话。”靳岩进入了回想状态,而我和张晋及李西城,则站在离他不远处的沙发前,三双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他看去。

        半响之后,靳岩这才猛地抬头,朝我们说道:“我想起来了,这是上年的一部恐怖片封面,我当时还说想去看来着,结果队里一直在忙,我也一直没有去看,我记得,这部剧的名字,好像是叫嗜血女王,我当时还看了一下网上的剧透,女主是农村的,但是长得很漂亮,来城市打工后,就认识了富二代男主,两人很快就坠入了爱河继而结婚,可是结婚之后,女主却得了一种罕见的早衰症,明明只有二十三岁的她,日复一日的衰老,不出一年,她的样貌就跟个八十岁老人没有任何区别,丈夫也开始厌恶她,甚至要到了离婚的地步,无奈之下,女主前往t国,在t国,她得到了一张偏方,据说只要每日食用处子之血,就能将她的早衰症抑制,所以,在她回来的当天,就杀了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取血,在服用了一个礼拜之后……”

        “她发现她那褶皱的皮肤开始逐渐紧实了起来,而她那垂垂老矣的脸,也慢慢地恢复了往日的容貌,不光如此,她恢复了的容貌甚至一日比一日美丽,至此之后,她就像是一个吸血恶魔一样只要没了处子血,她就会出城杀人,慢慢的,她将魔抓伸向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身上,可在她欲对女儿下手时,却被其丈夫发现了,丈夫拼命救下了他们的女儿,并逃离屋外报警,当警察赶到,那个女人却早已消失不见……”

        我抿了抿嘴,低声说道:“血腥玛丽的现代版。”

        “对,我看评论的时候,下面都在写是血腥玛丽的翻版,而且我记得,演这个女主的,好像……好像就是和你上头版头条的……慕南乔……”

        慕南乔?

        这么巧?

        等等……

        慕南乔曾经演过血腥玛丽的故事,而恰巧张贤声的死亡现场,也发现了血腥玛丽的字样,同时,慕南乔还就居住在张贤声别墅的斜对面。

        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难道陈炳城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慕南乔?”靳岩皱眉说道。

        我一个转身,直接就来到了电脑前,随即将李西城的电脑再次打开,并在网上搜了一下这部有关于血腥玛丽的恐怖片“嗜血女王”

        然而,当我将这演员表打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名字,竟直接就出现在了配角名内。

        陈瑶……

        虽然陈瑶的名字被慕南乔甩在了十八米之外,但我在这演职员表的最后一行,却也看到了陈瑶的名字,也就是说,陈瑶当年也饰演过这部噬血女王。

        但在陈瑶名字的前沿,却没有任何演职员的信息,也就是说,陈瑶在这部剧里,演的应该就只有龙套而已。

        陈瑶和慕南乔竟也挂上了钩,那么她会不会也认识慕南乔?

        龙套……主演……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娱乐圈的八卦和信息,但按照人际交往的逻辑线来看,两个人,同一时间在同一场地,就算和他们同时出现的人有数百人,两人相识,相交,仙相熟的记录也有百分之四十。

        我让靳岩查了一下慕南乔的入住资料,按照资料上显示,慕南乔是在上一年的八月十五买下的这一套房子,而其在江北的房产总共有十五处,因为最近慕南乔在东郊附近有拍摄进程,所以为了方便,她最近一直都住在那一栋小高层内。

        在看到这份资料的那一瞬间,我心中的顾虑几乎已经打消了一半。

        其实,按照我们之前的推论,张贤声被杀,极有可能是因为张贤声给陈炳城带了绿帽子,再加上张贤声利用陈炳城的画作来哄抬名气及利益,两人很可能在合作上有很大的分歧,如果,在这之后,又被其发现他还给自己带了绿帽,那他是及有可能爆发的。

        但,真的有可能爆发么?

        如果换在一些有血性的男人身上,两个条件同时触发,百分之七十,他们都不可能克制得住自己的冲动。

        但我觉得陈炳城是例外的,张贤声,杜宇的死,是一场策划的几近完美的杀人案,可以这么说,从他画下第一张死亡画像时,这两起凶杀案就已经在他心中萌芽了,他知道甄源对他不忠,却从未挑破,因为他知道他在甄源心中地位到底是怎么样的,他生怕自己说出一些重话,甄源就会离自己而去。

        所以,他只能永无休止的原谅,日复一日的承受着这种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跟着别的男人混在一起的心酸。

        对于他来说,这些男人和甄源一样,一直都在吸他的血,不一样的是,甄源吸的是他的钱,而那些男人和甄源,是在吸他的心。

        所以,这些男人根本就没有触碰到陈炳城的逆鳞,换一句话来说,甄源压根就不是陈炳城的逆鳞,真正属于陈炳城逆鳞的,应该就是陈瑶。

        这不是凭空推测,因为那副画。

        张贤声让甄源去偷陈炳城那副视如珍宝的画作,而我们现在已知,这幅画作应该有两部分,第一部分我们已经在张贤声的电脑上发现了,那么我大可以推测,张贤声在看到我们手上的这幅画之后,这才发现,这幅画的另外一半,应该还在陈炳城的手上。

        画沿处的那一根手指偏细,且指甲偏薄,应该是经常做美甲造成的,也就是说,这幅画坐上的另外一个躺在地面上的是一个女人。

        陈炳城那么在意这幅画,却让这幅画的前一部分,也就是那个男人坐在板凳上的这一画作和那些死亡画像放在一起,也就是说,在陈炳城的潜意识中,画内的男人,也曾是他一度想要杀害的目标,但那个女人……

        应该就是……陈瑶了。

        那么,张贤声让甄源偷窃的那幅画,应该就是画着陈瑶画像的画作。

        可张贤声为什么要将这幅画作偷出来?

        难道,张贤声就是杀死陈瑶的凶手?

        不管怎么样,张贤声一定认识陈瑶,所以,陈瑶的死,应该也和张贤声有关……

        就在我在李西城办公桌上默默地画着分析图时,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李西城眉目微皱,顿时接起了电话。

        接电话时,李西城的脸色似乎并不太好看。

        “我知道了,你把人先带回来。”说话间,李西城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