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陈瑶

第五十八章陈瑶

        “啊……是……是啊,怎么了?”

        听到这阵回答,我心头一振,拔腿就朝外追了出去,可等我追到门口的时候,这个人早已失去了踪迹。

        见我匆忙跑出旅馆,张晋也下了车,走到我身旁问道:‘怎么了?’

        “有人利用张贤声的身份证在这里开过房间,刚刚才跟我擦肩而过,可就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就不见了。”我呼着大气,直朝周围看去,气急败坏的说道。

        紧接着,我和张晋在追查其下落无果之后,便折返这间旅馆,让前台将我们带到了那个人的房间之中。

        只是,当我在打开这房门的那一瞬间,竟在房内发现了一副全身赤果的女人画像。

        只见这个女人背朝着我们,脊椎处竟浮现出一道红色的沟壑,而其四周更是血色四溢。

        “又是一副?”张晋站在门口,眉头深锁的说道。

        “快,通知李西城,全城缉拿陈炳城,他很可能还有下一个目标。”这幅画看的我触目惊心,看来,陈炳城的反侦察意识,比我们想象中要高出了许多。

        我们在房内除了发现了这幅画作之外,其他也就只有一些颜料,除此之外,发现的东西少之又少,看来,就算在这种暂时解除警报的环境中,陈炳城也是非常谨慎的。

        紧接着,我和张晋就带着这幅画像回到了队里。

        因为陈炳城的出现,队内原本就紧张的气氛变得更紧张了起来,在这诺大的刑侦大厅内,数名刑警坐在电脑前看着监控,查着资料,打印,送文件的人更是健步如飞,但就是没有一丁点儿声音。

        “怎么样?这就是那副画?”就在我们回到队里的第一时间,李西城也快步从楼上下来,这风风火火的就走到了我们面前,看着我们手上那幅画严肃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直和张晋将这幅画拿到了他的办公室内,之后,靳岩也从it室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

        “头儿,那间旅馆周围的监控我都查过了,按照叶杨的描述,我在同一时间调查了周边的五条大路,除了一开始在建南路看到过和他描述及其相似的男人之外,其余的路面信息,几乎没有但在这两条大路中间有一条死胡同,路虽封死,但胡同内的墙不高,再加上堆积了很多杂物,一个成年人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爬上去再利用死胡同外的筒子楼逃脱。”

        说到这里,靳岩顿了顿,缓了口气继续说道:“那条胡同不易发现,应该不可能是偶然经过才从其内逃脱,还有,你要我查的那个女人也有消息了。”

        说话间,靳岩直将手上的文件朝李西城递了过去,继而说道:“陈瑶,五年之前考入江北艺校,年年成绩双a,被其导师称之为天生的艺人,大三那年,陈瑶被某经济公司看上,邀其出道,并在当年,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新人发布会,可当天陈瑶并没有到场,第二天,她的尸体就被人在江北南区江南大道的树丛中发现,这个案子,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破。”

        我侧头朝靳岩看去:“为什么?”

        后者摇头道:“按照陈瑶室友的说法,陈瑶在出事当天接到了一通电话就离开了寝室,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因为当年并没有监控,警方的搜证也受到了阻碍,出了校门后的陈瑶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要不是当年,江南大道处有施工地段,工人在路边方便时发现了陈瑶,估摸着现在都找不到她的踪迹。”

        我从李西城的手上接过了陈瑶的卷宗,然而,当我看到她那张证件照后,顿时心惊了一下。

        这时,李西城也凑了过来,她看到这张证件照后的反应有些大,只见其往后退了一步,这更是结结巴巴的指着我手上的这份文件,道:“是……是……是……就是她,我在甄源的病房里面看到的那张鬼脸,就是这个女人,我曹,不会真见鬼了吧?”

        我和靳岩及张晋都跟看着一只猴子一样看着李西城,后者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太妥当,当即冷静了下来,轻咳了两声,低声说道:“咳,既然这个女人和我那天在窗外见到的那张鬼……那张人脸长得一模一样,而她又是陈炳城的亲生姐姐,那么这个女人,应该也和这个案件有关,但,这件案子会不会太复杂了?”

        我摇了摇头,说这其实一点儿都不复杂。

        所有的案件,都是有源头的。

        我们只要追溯源头,一切东西,其实都很好解释。

        “怎么解释,你倒是说说看?”李西城白了我一眼,顺势说道。

        我笑了笑,指了指这份卷宗,道:“在陈炳城来到江北读书之前,他心中的怒火总还没有烧起来吧?”

        “嗯,说下去。”

        “陈瑶自小就被其父母送到了亲戚家抚养,但这并不影响陈炳城和陈瑶的关系,两人住的及近,而且据其父母所说,这两个孩子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再加上陈炳城在陈瑶一家搬来江北之后,毅然决然的考上了江北美院,这是为什么?”我轻声问道。

        靳岩看了我一眼,顿时眉头一皱,惊愕的说道:“是要去找陈瑶?”

        我点了点头,道:“陈炳城的家乡离江北虽说不远,但以陈炳城的高考分数线,完全可以去距离他们老家只有二十分钟,而且还是国内前三的a市美术学院深造,完全不比屈就来江北,所以,他来江北只可能来找陈瑶。”

        他们两个人自小长大,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而且据陈炳城的父母所说,陈瑶自小就很懂事,每一次家人不在的时候,她都可以很好的照顾弟弟,有人欺负陈炳城了,她就像是一个大姐姐一样保护他,在这种环境下滋生的陈炳城自然内向,因为从小就开始依赖着陈瑶,这种感觉,不能说是喜欢,但却也可以说成是一种信仰。

        陈瑶应该是陈炳城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赖的人,我无法想象,当他知道陈瑶死后的反应是怎么样的,但他当时一定很痛苦。

        而且,只要看看甄源那张脸就应该知道,陈炳城心中的第一,并不是甄源,而是陈瑶。

        换一句话来说,陈炳城之所以会那么卖力的赚钱,仅仅只是因为甄源长的像陈瑶,他不想再一次让陈瑶离开自己而已,而甄源,从来就是陈瑶的替代品。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不去报复甄源,而去报复那些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男人的行为了,因为从始至终,陈瑶不管对他做什么,他都不可能会去伤害陈瑶一分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