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被害者和凶手

第五十六章 被害者和凶手

        一进办公室,我就撇见了那几张被端端正正放在李西城桌面上的照片。

        照片一共有三十八张,有长得好看的,有长得清秀的,也有长得难看但是家里有钱的,看来,靳岩是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把他们给找到了。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靳岩忙了三个多小时,连夜调查了一年之前的学校监控,满满当当三十八个人,一个不少。”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疑惑的问道:“不对啊,可是我让他查的,不是……”

        “还有一些人毕业之后就出国了,查了出入境记录,没有回来过,唯一一个回来过的,也是给他爹办丧事的,办完丧事之后又回去了,总共在江北呆了不到三天,应该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李西城绕到了我的身旁,低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拿起其中一张照片就看了起来。

        “身高体重,平日穿着都写在了照片后面,不过,我好奇的是,你找这些人干嘛?难道这些人里面有凶手?”李西城拿起一张照片就琢磨了起来,可看了很久,却还是不明白。

        “不,我要找的不是凶手,而是被害者。”

        “被害者?什么意思?”

        我挠头笑道:“现在还在推论阶段,不过很快就能验证,等验证了之后,如果答案是我想要的,我会告诉你的。”

        说话间,我直接就将这个几张照片翻了过来,并对比着陈炳城的身形排列,将178以下的都删选了一遍,最后只结出了三个人。

        上一次,我清楚的感受到了陈炳城的绝望,懦弱和愤恨,因为不敢,所以逃避,只能每天躲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面疯狂的将那些人的死亡方式全部用画像的方式呈现出来。

        现在,我们所有的线索链都好像在告诉我,陈炳城应该就是杀死张贤声的凶手。

        那么,我假设陈炳城就是杀死张贤声的凶手,可谁又杀死了陈炳城呢?

        我们也调查过陈炳城案发现场一公里左右的监控,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监控摄像头没有被破坏,一切都很正常。

        但,这就是不正常之处。

        按照正常逻辑来说,如果当天真的有凶手进入陈炳城家并将其杀害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屋内那么多血渍,排除那些野花之后,多多少少总有那么一个半个的脚印,可别说脚印,我们连半个指纹都没有发现。

        除了那几只附在死者骨骼上的蛆,现在的证物几乎比张贤声家的都要少。

        所以,凶手应该是一个心思及为谨慎,并策划了很久才付诸于行动的。

        他应该对案发现场的环境十分熟悉,所以才能完美的避开摄像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幕,应该也被凶手完美避开了。

        按照张贤声和陈炳城被害现场的证据所示,其实我完全可以判断,杀死两人的凶手是一个人。

        原因很简单,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习惯,从案发现场所留下的证据来看,如果凶手是两个人,那么这两个的作案心态应是一样的,策划周祥,性格沉稳,不骄不躁。

        两个死者是上下级关系,而杀死他们的凶手都属心思沉稳,策划周密形,而且都恨到要杀死他们,这本就不正常。

        但,如果设想杀死两人的是同一人,那就正常很多了。

        张贤声……

        其实要杀死他的人有很多。

        比如可能被他一直威胁着的裴叔。

        也可能是被他带了绿帽子,还处处被其压迫的陈炳城。

        亦或是索求房屋不得的甄源。

        先说说裴叔,按照他的说法,张贤声是三年之前主动联系他的,继而,为了得到我父母死亡的真相,他甚至还回了国,给张贤声买车买房,在得知我父母可能是被吴广秀所杀之后,他让张贤声继续打探,可张贤声在这三年内竟连一条消息都没有。

        三个月前,张贤声利用我父母的消息,又威胁裴叔让他参加这一次展览,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张贤声给不出任何消息,裴叔的确是有很充足的杀人动机。

        他是一个无底洞,要填补这处无底洞,只能将其永远解决。

        可其实从我上次和裴叔交谈之后,我就让靳岩去调了他的通话记录,在张贤声死亡之前的一周,裴叔并没有和任何可疑的人通过电话,而且,如果推断两名死者是同一人所杀,那么裴叔杀死陈炳城的动机在哪里?

        就算是买凶杀人,也需要一个理由吧?

        更何况,公司在张贤声死后,立马改变策略,正准备跟陈炳城签约,在这个时候,裴叔没有理由杀死陈炳城。

        再来说说陈炳城,他虽是死者,可杀害张贤声的事他依旧有着极其强烈的动机,因为张贤声给他带了绿帽子,再加上张贤声多年以来一直在压榨他的才华,因此动了杀机也及有可能。

        接下来就是甄源了。

        这个甄源看上去跟两个被害者都有最直接的关系,她是陈炳城相恋多年的女友,却在“逼迫”陈炳城赚钱给其买奢侈品的同时还和其老板张贤声有那么一腿。

        按照甄源的说法,她曾要求张贤声买房后被拒,继而,陈炳城发现了两人的关系,并要求分手,张贤声见两人分手,也就甩了甄源。

        可又不知为何,张贤声之后竟又主动打电话给甄源,要求其偷盗陈炳城的某一幅画作。

        这一切看似十分顺畅,但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正常。

        比如,那幅画作是什么?我们在张贤声家发现的画作几乎有一半都是出自陈炳城之笔,既然,他原本就有那么多陈炳城的画作,又为什么要单独盗窃陈炳城的另外一幅?

        从现在我们所掌握的线索来看,能够杀死张贤声的就只有这三个人,当然,裴叔对于两名被害人虽说有不在场证明,但要想雇凶杀人,以裴叔的财力物力,也不是办不到的。

        我从中挑出了三张照片,并按照将写在这三张照片之上的姓名输入了李西城电脑内的户籍查询处,很快,这三人的资料也被全数导出。

        “我说,你要这些人的资料到底干嘛的?我好歹也算是你的队长,跟我说说不犯法吧”李西城对我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说道。

        我抬头看了看这电脑上的资料,顺嘴说道:“其实,我只是猜测,那一副骸骨并不是陈炳城的,而是这些人里面的其中一人的。”

        听到我这句话,李西城更是匪夷所思的看着我,这目光倒有些像是在看着动物园里面的猴子般。

        半响之后,李西城这才回过神来,拍着桌子,大声斥责道:“胡闹,不好好查案,天天查这种有的没的,警校的时候没学过?要从最现实的点切入……”

        “陈炳城的死亡现场,只剩一具骸骨,虽说我们已经从其身高及骨架来推断这就是陈炳城,可推断终究不能成为他就是陈炳城的证据,既然不能,那谁又能确定那就是陈炳城?”在李西城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时,我立马撇过头去,低声问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李西城有点儿气急,立马抬手指着我道。

        其实我在此之前多少能猜到我如果将这个设想告诉李西城,他的反应会如何,不过,我也没有争论,只是默默地看起了这份我手上的资料。

        这三个人都曾是甄源的男友,当然,不光这三个人,还有被我删减在外的这几个人。

        我将这三个人的电话号码都记了下来,继而又一个一个打了过去,不出意料之外的,这三个人的电话我只打通了两个,还有一个名叫杜羽的电话,却一直都没有打通。

        我看了一眼李西城,顺势起身,道:“不跟你说,是因为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不想让你们以为,我破案光凭直觉,我曾经设身处地的带入过陈炳城的情绪,以他的情绪来看,他完全有理由杀死这些照片上的每一个人,然而,我们也的确在他的房间乃至张贤声的电脑里发现了这些所谓的死亡预言画,如果说,一个人的言行可以做假,那么……”

        等等……

        我好像……

        说话间,我一把推开了李西城,顺势将口袋里的u盘连接到了李西城的电脑之上,下一刻,满屏的“死亡画像”瞬间就出现在了我们两人的面前。

        我快速的拉动着鼠标,将里面的某幅油画调了出来。

        当我拉开这幅油画的全景图后……

        我这才发现……我错了……

        这些,并不全部都是陈炳城的死亡画像……

        我猛地抬头,连忙摇头道:“我们都错了,陈炳城和张贤声不光是被害者,还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