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裴叔的秘密

第五十四章 裴叔的秘密

        我当然知道林晚晚是不可能被田博允气成这样的,毕竟我见过晚晚是怎么爆捶田博允的,就算给这小子三四个胆,他也不可能敢去惹这位小祖宗。

        而晚晚才来江北半年,除了田博允和我之外,几乎就没几个相熟的人,能把她逼成这样的,我想除了姑姑之外,恐怕也没人了。

        “哎……哥,哎呀,是我那恶毒的妈,你那好姑姑,也不知道是我哪个好哥哥,把我在江北开酒吧的消息告诉她的,今儿个吃完饭她就凶神恶煞的冲到酒吧,劈头盖脸的把我骂了一顿,这倒也没什么,主要是田博允一直在旁边嗑着瓜子看戏,我气不过,就把这小子给揍了,我妈见我打人……就说要把我带回去,我一气之下,这不……离家出走了呗。”

        说这话的时候,晚晚一直用着气呼呼的目光看着我,那两个腮帮子,更是鼓到了天上。

        “我的小祖宗,天地良心,我怎么会出卖你,你觉得以姑姑的实力,还能不知道你在江北干了什么?别说你开了酒吧,我估摸着,就连你和我住在哪里,她都摸了个底朝天,前段时间是因为她忙,没工夫收拾我们,得了,瞧着吧,过段时间,别说你,就连我都清闲不了。”

        想我姑姑一世英明,本想把林晚晚调教成大家闺秀,只可惜,她完全继承了她爹的优良传统,放着家大业大的企业不去管理,偏偏喜欢什么散打,而当时,姑姑离开我姑父,就是因为这个,现在可到好,她不想让我做警,察,我做了,她不想让自己女儿重蹈她老爹的覆辙,这姑娘也算是一点儿没耽误。

        总的来说,她想调教的两个关键性人物,都没按套路朝她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搁谁谁不气?

        林晚晚气鼓鼓的白了我一眼,将信将疑的问道:“真不是你?”

        我连忙摆手道:“我发誓,我要出卖了我们家可爱的林晚晚同志,我就打一辈子光棍,行了吧?”

        就在我对天发誓我真没出卖林晚晚时,我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我顿时眉目微皱。

        竟会是裴叔?

        他打我电话干什么?该不会是向我兴师问罪的吧?

        我看了一眼晚晚,当下就将电话给接了起来。

        “杨杨,有空么?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这一接电话,裴叔还没等我开口,直接道。

        我抿了抿嘴,走到窗口看了一眼,果不其然,一辆白色奔驰跑车正悄然停靠在了我家楼梯之下,而裴叔也微靠在车旁,一边拿着电话,一边朝我招了招手。

        “嗯,我现在就下来。”

        说话间,我直接就将电话给挂了,随即嘱咐晚晚先去洗个澡,其他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我下去的时候,裴叔还特地从车内拿出一件呢子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说是怕我感冒,姑姑让人送了一些衣服过来,眼瞅着就快过年了,她希望和晚晚还有我安安稳稳的把这个年给过了。

        说话的时候,裴叔的目光还时不时的停留在我房间的窗口之上。

        “姑姑已经知道晚晚在我这了?”我看着裴叔,缓缓地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道:“倾城不管再忙,你和晚晚却始终是她的心头肉,晚晚这孩子脾气倔,着实让她妈伤了心,好在你说话她还听上那么几句,杨杨啊,你姑姑最近身体不好,你多劝劝晚晚,回家陪妈妈住几天,那酒吧开了也就开了,我这边,也会多劝劝她……”

        我点了点头,连忙说道:“姑姑身子不好?”

        “是啊,岁数上去了,身子自然也不如之前,所以你和晚晚要听话,你姑姑身子才能……”

        “裴叔,你今天来,不光是要和我说晚晚和姑姑的事情的吧?”我插话道。

        裴叔看了我一眼,随即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叹了口气,道:“杨杨,这个案子,你能不能不要插手?”

        “为什么?”我面无表情的问道。

        裴叔看上去有些焦急,只见他朝四周看了过去,继而道:“我都听你姑姑说了,你在查这个案子,既然你在查,你也不会不知道,张贤声的那一套房子,是公司给他买的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耐心的等待着裴叔的下一句话。

        见我闷声不语,裴叔又了口叹气道:“那套房子是我给他买的,以我个人的资产。”

        听罢,我顿时眉头紧蹙,直朝裴叔问道:“为什么?你和姑姑一直都在国外,而张贤声这辈子都没有出过国,为什么你们之间会认识?”

        这是我一直都纳闷的地方,我几乎都快把张贤声的资料看了个底朝天,就愣是没有看到三年之前,张贤声和叶氏集团有任何关系。

        裴叔摇了摇头,道:“你弄错了,他和叶氏集团没有任何关系,但和你父亲,却有着直接的联系。”

        听到这里,我只觉脑袋一嗡,再然后,我情绪一急,顿时瞪大了双眼,死死地抓着裴叔,低声怒吼道:“什么?您说什么?我爸?怎么可能会和我爸有关系?”

        紧接着,裴叔告诉我,三年之前,姑姑的邮箱突然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邮件的内容很简单,意思大致就是想要知道是谁杀死我爸,就按照他所说的做。

        当时姑姑很忙,一切邮件几乎都是裴叔在打理,其实当时裴叔并没有多做理会,只当时一份骚扰邮件,毕竟只要深挖姑姑的身份,就能知道当年发生在我父母身上的一切,那些年,姑姑一直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寻找着凶手。

        去了国外更是如此,她找遍了国内过外享誉盛名的侦探,可是最终却都石沉大海。

        渐渐地,有很多毛遂自荐的邮件往我姑姑邮箱里送,可不管多少份,多少人,只要他们愿意帮她找到当时杀死我父母的凶手,姑姑都愿意重金预付。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裴叔姑姑的下属,自然也不愿看姑姑再这么执迷下去,所以,后来他就垄断了我姑姑的邮箱,甚至连一封邮件都没有让我姑姑见到。

        “我当时并没有理会,以为这份邮件和其他邮件一样都是骗子发送过来的,所以看了一眼就删了,可谁知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张贤声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知道有关于你父母死亡的线索,但前提条件是他要一千万的悬赏,而且这些钱只能现金,不能刷卡。”裴叔缓缓地说道。

        我抬头看了裴叔一眼,一脸不可思议的说到:“您可别告诉我,您信了?”

        裴叔摇了摇头,说他当然不信,要是真的倒也算了,可全凭空口白牙,他怎么可能相信,可就在他准备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张贤声却说出了我父母的名字,甚至,还将我父亲的卧底细节全数都告诉了裴叔。

        其中,还包括吴广秀这个名字。

        “吴广秀?”我双眼微眯,低声呢喃道。

        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定不是近期。

        裴叔抿了抿嘴,轻声说道:“吴广秀,金三角地区第一大毒枭,曾被某三不管地带称之为神的男人,出道三年,以一己之力,扫平当年浙北三联,荣登三联一把手座椅,后又利用边境走d,而就在吴广秀起来的那一年,你父亲被任命为三江市缉毒大队大队长,同日,你父亲接到通知,潜伏在吴广秀身旁,这一潜伏,就是三年。”

        我猛地抬头,我记起来了,当年的那个大毒枭,大魔头吴广秀……

        他不光走毒,还干过人口贩卖的勾当,甚至连良家妇女都不曾放过,当然,这些都是我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我记得,这个吴广秀……当年不是被我爸给……”我抬头看着裴叔,不解的说道。

        “是啊,想来,你应该是当年在调查你父亲的时候,看卷宗才知道吴广秀这个名字的吧?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父母和亲人还有你的父亲,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叫金阿二,所以,当张贤声说出吴广秀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震惊了。”

        “然后呢?”我焦急的问道。

        后者看了我一眼,摇头道:“他告诉我,你父母的事,很可能和吴广秀有关,因为当年张贤声的结拜兄弟白伟是亲自带着吴广秀,去你家的。”

        “这……这怎么可能……”我瞪大了双眼,顿时愕然。

        我确定吴广秀已经死了,当然,我虽没有亲眼看到,但卷宗不会骗人,在吴广秀的资料里还夹着他的遗体照及法医尸检的报告,当时并没有dna检验,但从户籍资料及当地走访调查来看,这个人的确是吴广秀没错。

        我父母出事的时间点是在吴广秀死亡之后,所以任何人都有可能杀死我父母,就只有吴广秀不可能。

        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纰漏。

        “我也觉着不可能,所以我那一年,偷偷地回了国找到了张贤声,我要他带着我去找那个白伟,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还临时加码,说看上了一套别墅和一辆车,我不给的话,他就不会带着我去见白伟,当时我其实也是将信将疑,所以只是先以我下属的名义买下了一套房子,他这才带着我去找到了那个白伟。”

        “然后呢?”我咽了口唾沫,紧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