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自我救赎

第五十三章 自我救赎

        紧接着,我又开始一张一张的排查着这电脑内的“死亡画像”。

        和张贤声的死亡方式一样,在这里,有各种各样奇特的死亡方式,有人被吊死在房梁之上,四肢的筋脉全部被人砍断,在画中,陈炳城更是细节到死者及周边事物的一分一厘。

        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

        这里的每一张画像,都让我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直到我看到了第九张,这张画像我和靳岩都见过,不正是陈炳城的死亡预言么?

        “张贤声和陈炳城的死亡预言都在张贤声的笔记本里找到,那……会不会是有心人按照这些油画,来选择的死亡方式呢?”靳岩坐在电脑面前,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沉默不语,双眼依旧直勾勾的看着这些画像无法自拔。

        太震撼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想出这些惨不忍睹的死亡方式?还将其所想画出来?

        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而后喃喃自语的说道:“我的家境不好,从小生活在一个普通家庭,因为艺术生的学费昂贵,父母砸锅卖铁的供我读书,希望我出人头地,可是,我在校内爱上了一个让我无法自拔的女孩,你们无法想象她在我面前是有多美,一颦一笑就好像是牵动着我的心,但,尽管那么多人都在追求她,她却还是选择了我,可是,我那么爱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为她打工,为她买奢侈品,为她,我付出了所有,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对我,跟我在一起的同时,她竟还想要脚踏几条船,不,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不能……”

        我的情绪开始变得有些激荡,此时的我,甚至能和当时的陈炳城感同身受,我感受到我的血液在翻腾,我也能代入陈炳城的仇恨。

        “可……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我不敢杀了他们,除了每天在画板上画着他们的死亡画像,我什么都做不到,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懦弱,懦弱到自己的女人都不敢保护,为什么……为什么……”

        在这无尽的怒气中,我似乎已经丧事了自主意识,要不是靳岩及时将我从想象中拉了回来,我想,我可能这两天都睡不好觉。

        这种悲伤,恼怒,自艾自怜的情绪似乎已经渗透了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靳岩将我拉回来的时候,我甚至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感。

        “你怎么了?你知道你刚刚在说什么?”此时,靳岩和林涛都站在了我的面前,而他们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也可谓是五谷杂陈。

        我吃力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靳岩,我怀疑,这些画作上的主人翁都是甄源曾出轨的对象。”

        靳岩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连忙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抿了抿嘴,道:“陈炳城的性格偏内向,而且从小家境也不是特别好,骨子里自带着一些自卑的情绪,就算是有人欺负了他,他也不敢多说一句,那么,以这个性格来做基点,被欺负,自卑,都是他性格爆发的导火索,他愿意为了甄源到处打工,每天几乎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所以,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甄源更重要的了,那么这个人,如果他发现甄源有了第三者,常人最直观的做法会是什么?”

        林涛想了想,尝试性的说道:“那那个男人可能会被海揍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海揍?以他的性格,他不被人倒追着揍已经不错了,这种性格的人,遇到了事也不会戳穿,只能自己默默忍受,就像是那些宫斗戏一般,当谁被一个人骂了,他们最通用的方式都会躲在背后扎小人,换言之,陈炳城很可能也会这么做,只不过他用的方式并不是扎小人,而是设计那些男人的死亡方式,从而,达到他舒心的目的,这是一种自我释放,也被心理学家称之为,自我的救赎。”

        “自我救赎?”靳岩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轻道:“其实自我救赎这个词对心理学家而言并不是一个褒义词,相反,他在心理建设这一块是一个危险的名词,因为他并不能对本质进行改变,但极大可能,他会看着这些画像,萌生出要将这些变成现实的念头,所以……我有一个……很大胆的设想。”

        林涛和靳岩同时抬头,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

        我摇头不语,这个设想是的确有些大胆,所以我现在不能告诉任何人,毕竟只要我说出了这个设想,就连李西城都会觉得我是个疯子,所以,设想只有得到了论证,才能将其摆在台面上。

        我看了一眼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见靳岩也有些疲倦,就和他搭着林涛的车回了家。

        只是,就在我拿着要是走上楼梯准备洗澡换个衣服继续回局里分析案情时,却在二楼楼梯处见到了林晚晚。

        此时的她,正坐在阶梯之上,头靠墙壁睡了过去。

        我当即上前,轻轻地推了推晚晚,轻声说道:“晚晚,你怎么在这里?别在这里睡,跟哥上楼,回家睡。”

        其实林晚晚和我并不是住在一起的,她倒是想住,但我当时租的是单身公寓,只有一张床,晚晚也大了,住在一起不太合适,所以我就另外给晚晚找了个房子。

        但因为我家离他酒吧还算比较近,有时候我在所里值班,她就上我家去住了。

        不过……她不是有钥匙吗?

        只见晚晚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一见我在旁边,这双手立马就缠在了我的脖子上。

        “哥,你终于回来了。”晚晚略带哭腔的朝我委屈的说道。

        见晚晚有些委屈了,我也没立马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我们先上去再说,天冷,你也不知道多穿一点,你的钥匙呢?”

        晚晚吸了吸鼻子,随即打了个喷嚏,我见她可能是冻坏了,立马就将外套脱下,随即直将她抱上了楼。

        回家之后,我立马打开了家里所有的取暖设备,这才朝晚晚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那天杀的田博允欺负你了?你等着哥,哥去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