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最嚣张的小偷

第五十一章 最嚣张的小偷

        电话是李西城打来的,说是刚刚城西派出所的人联系了他,说我们刚刚抓的那个贼招供了。

        按照派出所同事的描述,这个小偷叫周正,是个惯犯,而且专挑别墅偷,算是二进宫了吧,这一次如果不是女主人发现,他也不会逼上梁山把他绑了,至于派出所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们,大致意思是他们在周正家里不光发现了不同三家的盗窃物,甚至还在周正家的床底发现了张贤声的电脑和手机。

        经过询问,他们已经确认周正在张贤声死亡当天,曾经进过张贤声家,并趁着张贤声进入卫生间洗澡之际,将他放在房内的笔记本和手机全数偷走,因为时间短,周正还来不及销赃,就已经被我们逮捕了。

        李西城的意思是希望我和张晋去一趟城西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因为张贤声的手机和电脑都上了锁,现在我们队内唯一技术还在二组,所以这件事情,让靳岩办是最快的。

        挂了电话之后,我侧身进门,张晋还在询问,我伸手让张晋出来一下,并将我要问的问题全数写在了他的笔记本之上轻声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说话,但询问是另外一件事,越仔细越好,话尽量不要直接问出来。”

        “恩,公私分明。”张晋看了我一眼,还没等我回话,他就转身进了房门。

        我站在门口,挠了挠头,这人的性子,还真有点儿奇怪。

        离开了医院,我和靳岩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先去城西派出所等我,我马上就到。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姑姑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明天晚上回家吃饭,我看了一眼时间,刚想给她说我事多,回不去了,她却并没有等我说话,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

        姑姑的性格……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不过想来我也是有必要见一下姑姑了,如果没有姑姑的指令,公司哪里拨的下这一笔钱来给张贤声买车买房?

        我曾经也有想过,会不会是姑姑老牛吃嫩草,吃上了张贤声?

        但细细想来,这几乎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毕竟凭借姑姑的长相和家室,要追她的鲜肉几乎都能踏烂我们家门槛儿,所以,叶氏集团真的在和张贤声做着不为人知的交易?

        除非……姑姑的眼光……变了?

        想到这里,我嘴角一阵抽搐。

        来到派出所后,我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这个叫做周正的情况。

        周正,25岁,z市人,小学学历,父母都在d省打工,所以周正幼年都是由其爷爷奶奶抚养,小学毕业之后,就一直混迹于z市,有过案底,大多都是偷窃类案件,也曾因抢劫进过劳改,期间,其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出来之后,周正就来了江北市,专职做起了这一行。

        按照同事所说,周正的正义感很强,劫富济贫是他的口头禅,所以他专门挑富贵人家下手,而偷窃所得的财务,他都会捐一部分给需要的人。

        不过,这人的确有毛病,他曾经做过一份心理评估,心理专家发现他有类似的心理疾病,不光如此,他的心脏似乎也有些问题,而这也是为什么他每一次被抓,警方却只是民事拘留或口头教育的原因。

        在得到这些消息之后,我和靳岩径直就走进了审讯室。

        再次见到周正的感觉其实还算陌生,毕竟当时抓他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他长什么样,只是从体型上可以判断出,这个人身形偏瘦,但力气却很大,张嘴时满嘴的烟味。

        而我在和他搏斗时,我发现这个人的左手有些奇怪,虽说他也曾用左手出手打了我,但这右手的力气竟要比左手的力气要大上那么好几倍。

        再加上其双颊深凹,双眼呈黑,整个人更是呈不规则的瘦弱,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一些什么。

        只等我和靳岩走入审讯室,一旁民警也在第一时间将周正的手铐打开,随即便站到了一旁。

        “前天凌晨,你在哪里?”

        我没有问他的名字,也没有问他任何详细情况,毕竟这些问题几乎都是一些废话。

        “我不是都说了么,我在东郊别墅。”只见他大腿一抬,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的朝我们说道。

        “周正,请端正你的态度。”

        “砰”的一声,一旁的民警顿时拍了一下我面前的审讯桌,这周正没被他吓死,我倒被他吓掉了半条命。

        我看了那民警一眼,嘴角轻抽,后者更是朝我笑了笑,侧身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哈哈哈哈,原来警,察也有这么胆小的?没事没事,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周正依旧嚣张的坐在座位之上,这左腿还靠着右腿呈不规律的抖动着。

        他不是第一次进派出所,从12岁到现在,他不知道进过多少派出所,进行过多少次审讯了,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多来那么几次也就习惯了,所以对于我们的态度,自然是有些不削。

        我看着周正,笑着问道:“哟,听你的意思,也算是个老江湖了?”

        周正轻蔑的朝我看了一眼,随即得意洋洋的说道:“呵,不就是个破民警么,在我面前吆五喝六的,到最后不还是得把我放了?”

        我饶有疑惑看着他,随即问道:“所以,你觉得你就跟孕妇一样,犯了什么罪,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我们警方都能放过你?”

        “你以为我还能坐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别问了,我劝你赶紧把我放了,这样你省心,我也省心不是?”周正笑着说道。

        我见过贼,也见过嚣张的贼,可是到了派出所,还能这么嚣张的,我也算是第一次见到。

        我抿了抿嘴,顺势笑道:“那么,请问你见过穿着便服的民警吗?”

        “你啥意思?”

        “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叶杨,我身边的这位叫靳岩,我们都是市刑侦二队的队员,这次来,是想跟你了解一点情况,而不是针对于你的偷窃行为审问你,所以你可以放轻松一点,但,我个人建议,也不要太轻松,因为那天你在东郊别墅偷窃的电脑和手机的主人死了。”我始终面带微笑的对着周正,对付这种人,你的心态要比他更好,你的言语,要含蓄到比他更加嚣张。

        周正小学学历,自小偷鸡摸狗惯了,个性上多少也带着一些痞气,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身体证明和心理评估证明,就算是派出所将其移送到检察院,再由法院开庭宣判的话,他的罪名可以成立,可却判不了多少年。

        不过这种事情,不也得按照性质来么?

        周正一听死了人,那目光马上就慌乱了起来,直朝我大声说道:“怎么可能死了,我那天进去的时候,那个男人才刚刚进厕所洗澡,你……你们不会是怀疑我吧?喂,我是小偷,我又不是强盗,我杀人干嘛?”

        “你不是强盗?我记得你好像昨天才绑了一个女人吧?能把罪名推脱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你还是第一个。”我嘴角微弯,手指尖更是轻轻的敲打着桌子,饶有深意的问道。

        周正一时语塞,顿了一下之后,这才抬头委屈的说道:“大哥,我那不是也是没办法么?我怎么知道那个女人会突然回来啊,她要不回来,我就拿点东西,至于这样吗?”

        “就拿点东西?你还挺光荣的呗?说说吧,那天凌晨,你进东郊别墅后发生的所有事件,都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们,如果,你还想戴罪立功的话。”我朝周正缓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