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头上一道光绿到你发慌(三)

第五十章 头上一道光绿到你发慌(三)

        我和李西城一行相继离开刑侦二队,由于靳岩是技术支,持,我也没让他去,只是和张晋直接就来到了市二院的某个病房内再次找到了正躺在病房内休息的甄源。

        我们进去的时候,甄源正半闭着双眼躺在了床,上,可能是听到了我们的开门声,她下意识的就睁开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和张晋。

        “你们烦不烦?问个没完了?现在都几点了?就算我是罪犯也有人权吧?”和之前的战战兢兢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来到病房内时,甄源一点儿好脸都没有给我们,可明明她根本就没有在睡觉,那一双看着我们的双眼,也充满了厌恶。

        我笑了笑,顺势就和张晋在其身旁坐下:“今天我们不聊案子,我们聊聊陈炳城的那套房子的归属权问题。”

        一提到房子,甄源的双眼都开始冒着金光,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翻脸比翻书都快,这哪儿是翻书啊,这完全就是四川变脸么?

        只见甄源一改之前的做派,直接瞪大了双眼,拉着我的手说道:“那当然是我的了,陈炳城之前就说过,这套房子会写我名字的。”

        我抿了抿嘴,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好意思,甄小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并未和陈炳城结婚,从理论上来说,你还算不上他的直系亲属,所以就算要做遗产,别说房子,就算是一块手表,一根绣花针,只要是陈炳城的,就都不属于你。”

        然而,当我这句话一说出口,这甄源就像是吃了炸弹一样,拉着我的衣服来回摇晃,那两颗眼珠瞪的就跟弹珠一样,暴躁的说道:“不可能,他明明答应过我,要把这房子给我做补偿的,还说他去做了公证,无论以后和我分手还是在一起,这房子一定会是我的,怎么可能,你去查了没有?”

        我双眼微眯,道:“公证?看来你和陈炳城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公证过户,他又怎么可能不带着你去?说说而已,何必当真?”

        “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在骗我,他说过的……他说过的,那房子是我的,是我的,我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到最后一分钱都没有捞到?”

        我直勾勾的看着甄源,顺手就从张晋的手上将一份有关于甄源这三年以来的消费记录及和那个人在一起购物的监控照片丢在了她的面前,轻声说道:“你可别说这些话,真的一分钱都没捞到?我看你捞的不少啊,一面和陈炳城在一起,一面又和他的上司打的火,热,三年花了三百多万,我看你家的名牌包,名牌表都要堆不下了吧?”

        在离开二队之前,我让靳岩将她的银行卡流水全翻了出来,可笑的是,陈炳城一边在打着工,啃着满头,而她,却从三年前开始,一个月一笔不菲的收入直从atm机内汇入,甚至于,当靳岩按照流程调取甄源画室外的监控记录时,我们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竟陪伴在甄源左右。

        按照他们两人的暧昧姿,势来看,相比于陈炳城,他们两个倒像是成双入对的情侣。

        “你告诉我,凭什么陈炳城的房子还要给你,他又凭什么,要沦为你和张贤声的笑柄?现在张贤声和陈炳城都死了,而你又和他们二人有最直接的联系,所以你应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接受我们的询问?”我双眼直指甄源,一字一句都咬的及重。

        我不是陈炳城,但我是个男人,我能理解陈炳城的感受,我不知道他到死之前知不知道这个曾被他捧上了天的女人背叛了他,倘若知道,可能这种感受要比死都要难受。

        “不不不,我没有杀死他们,我没有,我也是不得已的,我都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我真的不是杀死他们的凶手,真的不是。”甄源急切的拉着我的手,却被我一把甩开,随即,我看了一眼张晋,后者点了点头,顺手就将笔记本打开,准备记录甄源的供词。

        紧接着,甄源告诉我们,他和张贤声竟是陈炳城介绍认识的,她第一次见到张贤声时,从张贤声的目光中就知道他对自己有点意思,而她虽对我说当时他们不过就是见了一面,也没有其他意思。

        可是,直觉告诉我,甄源第一次见到张贤声,两人就有点意思了,毕竟语言可以说谎,但眼睛却不会。

        从那次之后,张贤声频繁组局邀约陈炳城及甄源出去吃饭,有一次,张贤声趁着陈炳城喝醉的烂醉如泥时,强迫了甄源,还告诉甄源,他能给她的,远远要比陈炳城多的多,可能也是被其“真情”所打动,自此之后,甄源就变成了张贤声的地下情,人。

        因为甄源家境不太好,自小就随父母居住在租住房中,她很希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看陈炳城这一辈子怕是没什么希望了,她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张贤声身上。

        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买房的事时,却一再被张贤声拒绝,他给的理由很简单,他可以给甄源钱,但却不会大笔大笔的给。

        按照甄源的话来说,张贤声这是在饥饿营销,他明明知道自己没有控制欲,一看到那些奢侈品就走不动道,换言之,甄源存不了钱,一拿到钱就要花完,所以,他不会给机会让甄源离开自己,甜头一点一点的给,如果一下给的太多,那么这个女人之后要的,可就不仅仅只是一套房子了。

        我看了一眼甄源,随即轻声问道:“张贤声死的那天你在哪里?”

        甄源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道:“我原本约了张贤声去他家门口的那间咖啡厅谈我买房的事情,可我等了一个晚上他都没有来,大概十一点半左右,我看见张贤声的车开进小区我才出去,可打他电话依旧打不通,无奈之下我只能想着进去找他谈谈,可门口的保安一直不让我进去,我这才……”

        “为什么不约在他家?以你的性格,你知道你对张贤声来说是个什么,约在外面”

        甄源摇了摇头,跟我说张贤声从来都不让她去他家,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都是去酒店,而且,张贤声那方面不行,所以他们两个人开的几乎都是钟点房,开完房之后甄源总是找借口,将张贤声框到商场,让他给自己买东西,而听甄源所说,张贤声总说在甄源面前,自己总算像点男人,所以只要甄源开口,只要不是什么大钱,买了也就买了。

        我眉目一挑,继而问道:“所以,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张贤声家?”

        后者点了点头,跟我一通抱怨,还说什么张贤声只不过把她当成高级……从来不会把她带回家之类的话。

        “那你现在该说说,为什么你那么笃定,张贤声是陈炳城杀死的?”我看着甄源,低声问道。

        “一个礼拜之前,我和张贤声去了酒店,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陈炳城,他也都看到了,所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去羞辱了他一番,可没想到,把陈炳城气走了,张贤声见我摊牌,马上就说要和我分手,甚至于他先前送我的东西让我全部还给他,如果我不还,他就起诉我,你也知道,我从小家境就不好,那些东西都是买来后再去当二手货卖的,钱也都用完了,我哪里还有什么东西还给他啊……”

        “所以呢?”

        甄源看了我一眼,随即说道:“其实我知道张贤声心里在想什么,他就是嫉妒陈炳城,嫉妒他那么穷,居然还有我这么个漂亮的女朋友,所以之后我去找了陈炳城复合,一来,复合了之后,如果张贤声还要我还钱,按照陈炳城的性子他是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二来,如果张贤声知道我和陈炳城复合,或许……还会念及没了陈炳城他这个画家的名号也就做不实了的这件事情放我一马,可我敲了半天门他都没有开,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张贤声的电话,他说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把陈炳城的那副画给偷出来,他就既往不咎,不光给我买的东西不用我还,还会在市区给我买一套房子,我答应了……”

        说到这里,甄源顿了顿,继续说道:“之后,我趁着张贤声支开陈炳城之后,叫来了开锁匠谎称是我家,打开了门锁,之后就把那幅画给偷了出来交给了张贤声,他也的确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带我去看了好几套房子,只不过我都看不上,所以那天我才约了张贤声,至于为什么我那么笃定是陈炳城杀的张贤声……其实在我正准备打车离开那个小区的时候,正巧看到了陈炳城,我看着他进去的,第二天张贤声就死了,不是他杀的能是谁杀的?”

        “之后呢?我再见过陈炳城么?”我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二天一早才看到报纸的,说实话,我对陈炳城根本就没有感情,就算是没有张贤声,我还有其他男朋友,而且还有两个是他的大学同学,不过他们之间都不知道而已,当时我就知道张贤声一定是陈炳城杀的,我了解陈炳城,他虽说平日里闷声不响,但真要爆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干嘛要去趟这浑水,万一他凶狠起来,把我也杀了呢?我也就只好当做不知道,后来,我才想起,他之前说过这房子已经去做了公证,所以我才想要上门拿回这房子,毕竟这么些年的青春损失费,总也该给我吧?我要的不多,就只有这套房子而已,叶警官,我不过分吧?”

        在甄源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了。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两个曾经跟自己有关系的男人都死了,而她的眼里,却还是只有房子。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张晋一眼,示意他继续询问,而我,则拿出手机,跑到了门口接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