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头上一道光绿到你发慌(二)

第四十九章 头上一道光绿到你发慌(二)

        这货下脚是真的没轻没重,我被他这么一踹,直接就趴在了地上,而慕南乔见罢,立马进门将我搀扶而起,只见她那双手直接就捂住了我脑袋上的伤口,一边问着我有没有事,一边掏出了手机直接拨打了120.

        我起身就将她手上的电话给挂了,并无奈的说道:“你要再这么用力的按,我不是流血而死,就是疼死,别拨了,没什么大碍,我可不想再进医院几个月。”

        我倒不是嫌麻烦,就这伤,要让我姑姑知道,她还不得把李西城的二队闹个顶朝天?

        “啊……对……对不起啊。”一听我说这话,慕乔南被吓的直接放开了手,不过之后,她却也是手足无措的站在我面前,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没……没事,你家有碘伏吗?帮我止血消毒就好,应该就是擦破点皮而已。”我摸了摸.我的脑袋,不是太疼,应该没事,所以就让慕南乔帮我去拿了点创伤药。

        “有……我去拿。”

        慕南乔走后,李西城这才走到我面前,那目光直朝屋内努了努,道:“还真进贼了?”

        “恩,人质在卧房,一会儿把她带出来,我已经报警了,片警来了让他们处理就好。”我捂着脑袋,侧身靠墙,无奈的说道。

        十分钟后,警方这才赶到现场,将犯罪嫌疑人及受害者带回了警局,而我则在一群警,察及慕南乔的关怀下被迫送去了医院缝了三针,医生原本是让我留院观察的,我生怕这事被姑姑知道,所以也就没留下来,趁着医生出门的功夫,直接就从医院后门溜回了二队。

        回到队里之后,我发现裴叔竟还在审讯室内,看了看时间,再过五个小时,如果裴叔还没有把他所知道的秘密告诉我们,那么我们就得把他放了。

        李西城也正为这件事情而一筹莫展。

        我之前教给他的方法还没用,姑姑就已经来了,所以我们警方根本插不上话,再加上之后姑姑的律师一直陪同左右,我们也不可能用姑姑来钓出裴叔心中的秘密。

        当天晚上,我们二队的所有人一直都在刑侦大厅里埋头排着线索,而我和李西城及张晋,靳岩也在李西城办公室里开了一个小会。

        这次会议,我们重点分工,李西城带着其余队员主要彻查张贤声的案件及其周边关系,而我,则带着靳岩和张晋,主要彻查陈炳城的这个案件。

        紧接着,李西城把在张贤声家中发现的那枚外烟烟头,下水道发现的女性头发及事后,在警方勘察下所发现的染有精y的避yt和死者死前攥着的凶器照片全部张贴在了黑板之上。

        “这些线索都有明确的指向性,张贤声不抽烟,甚至于他很讨厌烟味,所以,这根外烟烟头并不是张贤声留下的,而据小区保安所说,张贤声在这住了三年,在这三年间,张贤声几乎没有带过女人回过家,但我们却又在他家地漏处发现了女性的头发及染有精y的避yt,这也就表示,在张贤声死前的几周甚至于几个小时内,张贤声曾经带着一名妙龄女性回过家,并发生了关系。”李西城敲着黑板,缓缓地说道。

        我习惯性的抬手,摸了摸嘴唇,顺势说道:“张贤声都已经这年纪了,按理说找个女人过日子,也不是什么需要隐蔽的事,但就连他家保姆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女人曾经去过张贤声家,也就是说,这个女人不经常去,甚至于,很可能只去过一次。”

        “不对,张贤声的性格比较容易暴躁,他向来独来独往,不管他人的看法,按照他这样的人格,就算是他妈来了,都不会允许这个女人在自己房里抽烟的,这个女人应该是张贤声及其在意的人,所以,才会一忍再忍,但是我们彻查过张贤声周边关系,几乎都是男的,就连助理,经纪人,清一色都是男性,我甚至还几度怀疑,这张贤声会不会是喜欢男人。”靳岩摸着鼻子,疑惑的说道。

        “所以,无论是谁的意见,这个张贤声一定在死之前见过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的关系和他很亲密,甚至亲密到可以上.床,如果我们找到这个女人,或许有些难题就能迎刃而解了。”李西城点了点头,顿时说道。

        “嗯……”张晋突兀的恩了一声。

        “……”

        “……”

        “……”

        我和靳岩及李西城的脸上顿时挂满了黑线,我见过有人不爱说话的,可就是没有见过有人是这么不爱说话的。

        李西城也没管他,继续说道:“三个月前,张贤声曾和叶氏旗下的一家绘画工作室签下了战略合作意愿,工作室承诺帮他在江北打开市场,而他,则要为工作室制画三年,其版权无限期属工作室,但按我们的调查所示,张贤声的别墅,车辆,均是三年之前,叶氏集团旗下的某个经理购入再转手低价卖给张贤声的,以此,我可以推断,张贤声和叶氏集团,实则在三年之前就已经联系过张贤声,并且两者达成了协议,至于是什么协议,我们不得而知。”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西城还特地看了我一眼。

        “你看我做什么,那房子又不是我卖给他的。”我白了他一眼,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李西城也没搭理我,随即转身轻声说道:“按照这个经理的说法,房子和车子是裴永夜让他在江北购置的,可没过几个月,裴永夜却让他急售,不管多少钱,不管亏多少,让他赶紧把房子挂在中产中介里出售了,可奇怪的是,中介公司才刚收到消息,连牌子都没有挂出,张贤声立马就来到了中介,把这房子拿下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点儿。”

        我用笔在笔记本上记下我们这一次会议的目的。

        第一,在张贤声家吸烟的女人是谁。

        第二,张贤声到底和叶氏集团有着什么样的纠葛,三年之前,叶氏集团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给张贤声买房买车?

        只要查清楚这两件事,接下来的线索就明朗很多。

        “还有就是关于张贤声的死亡现场,卫生间的房门是被人从里面扣上的,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张贤声房门的锁旁发现了两道刮痕,在其门侧内扣把手上也有这种痕迹,所以,凶手应该是利用铁丝类的东西,先行在其房门侧固定住,关上门后,再拉动之前固定的钢丝线,从而造成了这密室杀人案,一个小时之前,我们重回案发现场进行了第二现场勘察,叶杨也在这空调外机处发现了一双男人的脚印,应该是凶手在离开案发现场时留下的。”李西城继续补充道。

        我无奈的抿了抿罪,转着笔轻声说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不像是凶手的风格,因为我们没有在现场发现太多凶手留下的痕迹,就连一个指纹都没有发现,像这样心思细腻的凶手,怎么可能给我们留下这么大一个破绽,我倒是觉得,那个脚印……好像似曾相识。”

        的确,当时我们排查现场的时候就在奇怪,别说凶手,就连死者的指纹都没有踏取一枚,所以我并不认为凶手会粗心大意到留下一个这样的脚印。

        而且我真的觉得这个脚印我在哪里看到过,但在哪里呢?具体我也想不起来了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不管是这个留下头发的女人也好,还是在空调外机处留下脚印的男人也罢,他们两个应该都不会是凶手。

        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像我上面说的,他们留下的痕迹都太过于明显,明显到,我压根就没把他们往凶手那一块想过。

        “不管怎么样,张贤声这边的问题,我带二队去查,你呢?准备怎么查你那条线?”李西城看着我,缓缓地问道。

        我抿了抿嘴,将现场的照片及我所罗列出的一系列人物关系都放上了黑板,而后这才轻声说道:“陈炳城,第一被害人张贤声的助理,大一时被张贤声发掘,并疑似作为张贤声的枪手“出道”,值得注意的是,他还有一个女朋友甄源,两人在一起三年,在这三年间,陈炳城没少给甄源买奢侈品,从而导致在这三年内,陈炳城打工无数,然而,前段时间,陈炳城突然在江北买了一套公寓,虽说价值不高,但以他的收入,很难在短时间内将其买下……”

        “又是房子?”靳岩轻皱眉目,疑惑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是的,但我说过,价值并不高,也有可能跟叶氏集团有关,毕竟他和张贤声都曾接触过叶氏集团,因为我们现在还不确定这两个案件就是同一人所为,所以李队长决定,将我们归入二组,专职负责调查陈炳城被害一案。”

        “没意义。”张晋突然说道。

        我嘴角微抽,继续说道:“陈炳城跟张贤声不一样,他对自己没有过高的物质要求,但其女友甄源的消费观却根本不是他所能承受的,而且,按其女友甄源的陈述,陈炳城曾经答应过其女友将这一套房子赠送给她,而她一直认为,只要陈炳城死了,她就是第二继承人,当然,这不是什么正常人的观念,可事实的确如此,如果她真的有这个心态,她也就有了杀死陈炳城的动机。”

        我不知道甄源到底是怎么想的,但看她走进第一案发现场的情况来看,她是真的有信心这套房子会是她的,所以我也在怀疑是不是陈炳城在死亡之前,曾经立了什么遗嘱,从而导致甄源就连陈炳城的死都可以忽略,一心想要拿他的那一套房子。

        “好,那我们就分头行动,你去调查甄源,我去调查那个女人。”李西城从旁拿起外套,直朝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