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见鬼了

第四十六章见鬼了

        我心头一阵咯噔,连忙对着话筒问出了什么事。

        可我这话刚说出口,靳岩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抿了抿嘴,看了一眼时间,顺手就打了一辆车,赶到了市二院。

        我赶到二院的时候,李西城和靳岩已经站在了门外,看这架势,应该没出人命。

        “你怎么来了?”李西城见我朝他走来,立马问道。

        “我们出发的时候,我正在和他通电话,估计听见了。”靳岩插嘴道。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我站在李西城面前,朝着一旁紧紧关闭的病房大门,轻声问道。

        李西城摇了摇头,告诉我十几分钟之前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是甄源醒来之后神志一直都不是很清晰,一会儿说见到了牛头马面,一会儿说见到了已经死亡的陈炳城,后来医生给她注射了一支镇定剂,可过了一两个小时之后,甄源醒来后竟直接拔掉了输液管,并将病房里面一切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无奈之下,医院这才联系了李西城。

        “这么诡异?”我嘴角一抽,心想这个甄源不会是因为受了刺激而得上了精神分裂了吧?

        李西城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还有更诡异的呢,我赶到的时候在窗外看到了一个七孔流血的女人正朝着我微笑,可就在我揉眼的那会儿功夫,这个女人就不见了,我让小李和小黄他们去查了,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

        “我看啊,是你压力太大造成幻觉了,我怎么就没看到?”靳岩从旁拿了一盒咖啡放在了我的手掌心之中,随即无奈的朝着李西城说道。

        “放p,就算我看到的是幻觉,那甄源都被吓瘫了这怎么解释?我看啊,应该是人为。”李西城瞥了靳岩一眼,随即低声说道。

        七孔流血的女人脸?

        我当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所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更加愿意相信李西城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人为伪装的。

        但,在李西城说看到那个七孔流血的女人脸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我当时在张贤声家外看到的那个女人。

        所以……我们看到的会不会是同一个?

        “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李西城看了一眼时间,随即问道。

        “恩,全查过了,陈炳城兼职的地方的确有很多,而且按照他同事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吃苦耐劳的老实人,别人只要开口让他帮忙,他从来都不会拒绝,只是奇怪的是,陈炳城一个礼拜之前就已经辞职了。”

        “辞职?同时?”李西城饶有疑惑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对,都是在1月28日下午,以电话的形式辞职的,甚至,他都没有拿工资。”

        陈炳城的辞职很匆忙,甚至连他的同事都有些措手不及。

        按照常理来说,陈炳城去打工并不是为了什么体验生活,而是为了赚钱,所以他就算要走,也一定会结清工资,但他并没有。

        所以,让他辞职的人或事,一定是凌驾于金钱之上的。

        我想了很多种可能。

        按照便利店店员所说,陈炳城的女朋友,也就是甄源不止一次去便利店找过他,而她每一次去便利店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只是为了钱,不出意外的是,陈炳城每一次都给了。

        所以,钱在陈炳城的眼里,并没有甄源重要。

        那他会不会因为甄源才会这么疯狂的打工赚钱?

        如果他在一个月之前和甄源分了手,让他一直赚钱的动力没有了,他自然就不会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在陈炳城家里发现了不少啤酒罐和外卖盒,所以,陈炳城在死亡之前的那几天情绪一直都是不好,甚至到了需要借酒消愁的地步,所以我才会有的这个猜测。

        倘若如果不是为情,那么他就是为财。

        裴叔虽没有告诉过我是如何接触陈炳城的,但话里话外无不透露出他和张贤声的助理陈炳城十分相熟。

        我在想,会不会是裴叔原本就知道张贤声的名声不太好,后又知道张贤声的作品都是陈炳城所作,裴叔想要一个更有实力的画家,所以这才联系的陈炳城,让其……

        “啊……”

        就在我想到陈炳城会不会是因裴叔答应了他什么,这才放下那几份兼职时,一阵惊悚的尖叫声顿时就从病房内传来。

        我看了李西城一眼,二话不说,直就朝那病房内冲了过去。

        就在我打开病房大门的那一瞬间,一阵强烈的阴风顿时朝我们三人吹来,靳岩立马朝那被打开的窗户快步走去,而我和李西城,则直走到了病房一侧,将还在惊悚情绪中的甄源扶了起来。

        在靳岩关上窗户之后,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除了让人有些惶惶不安的甄源之外,这个病房内并没有任何异常。

        “怎么了?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李西城连忙抓着甄源的手腕,轻声问道。

        而下一刻,甄源顿时瞪大了双眼,一脸惊恐的拉着李西城的手背来了那么一口,紧接着,她具像是防贼一样,李西城靠近一步,她就退一步,直到退无可退,她竟一下将蹲在地上的李西城推到,而自己,则跑向了另外一侧。

        靳岩想要上前,却被我一把制止。

        “她现在很紧张,什么都不要做,在这里呆着就好。”我拍着靳岩的肩膀,低声说道。

        后者若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又朝李西城看去,只见其点了点头,他这才放下了刚刚踏出的脚步。

        “一句话不说么?僵着?”我们差不多在这个病房里待了三十多分钟,甄源的情绪也已经开始逐渐平复了下来,不过靳岩倒是不怎么站的住了,毕竟他上个月刚刚受伤,虽说差不多好了,但毕竟是要害处见血,而且在接到这个案子之后,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没有回过家,所以站不住也是很正常的事。

        “这样,你帮我去倒杯水,温的。”我侧身对着靳岩说道。

        后者立马点了点头,从床头柜处拿来了一杯温水,之后,我便拿着这杯温水缓缓地靠近着甄源,很显然,她现在还略有防备,我一过去,她的身子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缩,那眼神中竟是无尽的恐慌。

        在生活中,我没有接触过像甄源这样的女人,因为我压根就不会多看这种女人一眼,毕竟就算陈炳城不被人杀死,也会被这个女人给逼死。

        但,我现在是个警,察,这是我的职责,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缓缓地将手中的水杯递到了她的身前,轻声说道:“你别怕,我们三个都是警,察,来帮你的,在这里,不会有人伤害你,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如果你听明白我在说什么,相信我,把你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们,让我们来帮你,好么?”

        甄源在听了我的话后,还是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水杯,我见她并没有任何反应,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可我这正准备起身离开时,我的衣角却被甄源死死地攥在了手里。

        “杀死那个张贤声的,就是陈炳城。”

        我一个转身,甄源直抬头,冲着我小声说道。

        然而,她的这一句话,更是让我们在这病房内的三人全数愣在了当场。

        我缓缓地将甄源扶到病床之上,随即脸色凝重的问道:“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甄源红着眼眶,朝我们三人看了一圈,随即指着我,轻声说道:“我就和你说。”

        我抿了抿嘴,朝李西城看了一眼,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带着靳岩走出了病房。

        只等两人离开之后,我再次开口问道:“现在这个病房里面就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了,可以说了吗?”

        甄源欲言又止的朝我看来,可下一刻,她却一下转头看向窗外,我朝她目光所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却并没有看到什么。

        我二话不说,直接走到窗前,一把就将窗帘拉上,随即又走回到了她的床前,等待着那个问题的答案。

        这时,甄源缓缓地抬头,朝我说道:“你相信我刚刚说的话?”

        我嘴角微弯,轻声说道:“说不说是你的事,信不信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