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谁能阻止少年勇士赴死

第四十五章谁能阻止少年勇士赴死

        姑姑是个聪明人,即使她再不相信我今天说的话,但在外人面前,总还是会给她的亲侄子留点面子的,即使……她现在的姿势,并不是那么的好看。

        “咳咳,叶女士,咱们……”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你只需要做好你的事就够了。”

        那律师还没说完,姑姑直接瞥了他一眼,随即转身就把我拉到了门外。

        很显然,那律师能在这个时候插嘴,说明他根本就不了解我姑姑的性子,所以他应该是姑姑公司新聘的律师,而且瞧他看我姑姑的目光,估摸着八九不离十是喜欢我姑姑的。

        不过这也有点夸张了,那律师横看竖看不过二十七八岁而已,要真相追我姑姑,估摸着怕是他选错人了。

        一出刑侦大厅的大门,姑姑直就将我推在了一旁的墙上,而后犀利的说道:“你是我养大的,你肚子里面有几根蛔虫我还不知道?今天不是周末,如果你在派出所上班,按照那边的制度,你能不穿制服?还和那个叫李西城的刑侦队长勾肩搭背的下来,叶杨,你可真能耐,是不是非得逼我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裴永夜回来看着你你才能好好的听我的话?”

        “姑姑,我已经长大了,成年了,就算我来刑侦队,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里的人都很好……”

        “你……你真要气死我才甘心?杨杨,你要什么姑姑都给你,都答应你,就这一个事,不能商量,明天就去辞职,哪怕你吃喝玩乐一辈子,姑姑也养得起你。”

        我顿然皱眉,随即有些苦涩的说道:“我要什么你都能给我?”

        “是的,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不做这个警,察,姑姑都愿意给你。”

        我看着姑姑,摇了摇头,道:“我要抓到那个恶魔,可以吗?”

        只这一句话,姑姑沉默了,慢慢的,她眼眶中满蕴着泪光,似是想起了我的父亲,也似是想起了我的母亲,她曾经说过,她最遗憾的是当时没能阻止我父亲当一名人名警察,她没有做到,所以我父亲死了,如今,他的儿子再次步入他的后尘,为了叶家,为了我父亲,她说什么,都不想让我走上我父亲的老路。

        “姑姑,有成千上万个人都在守卫这座城市而努力,每天都会有无数个英雄会牺牲,我想,我父亲也是其中一个,但他不会后悔,因为一人生死,换回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这个交易很值,我没有那么崇高的觉悟,但我却也努力着感同身受,每一次看到那些原本该好好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无辜人身死,我总会觉得有那么一丝愧疚,哪怕我们破案的进度早一点点,都有可能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我也在努力,努力的寻找着那些穷凶极恶的杀人狂魔,努力的在阻止悲剧的发生,我想我爸如果还在,他一定会说,儿子,好样的,我为你骄傲,不是吗?”

        姑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谁能阻止少年勇士赴死呢,谁也阻止不了,他是死了,他是一了百了了,可是活着的人呢,不也是无辜的么?杨杨,你要做这个刑警,姑姑也没能力阻止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还有在乎你的人,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当这个警,察了,姑姑养你。”

        我咧嘴一笑,一把就将姑姑抱在了怀中。

        我是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抱抱姑姑了,可能也是因为那件事的原因,在姑姑面前我一直很坚强,哪怕掉眼泪,也不过就是关上门后的感伤而已。

        我自然没有跟姑姑说我遇到了凶杀案,只是告诉他我现在只是二队的新人,那种冲锋上阵的事情李西城不会交给我,而我现在也不过就是跑跑腿而已。

        有关于裴叔的事情我只字未提,毕竟以姑姑和裴叔的关系,要是姑姑问起来,我到底是要说,还是不说?

        “行了,做这一行不比其他职业,你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姑姑这次会在江北呆一段时间,好好照顾你和晚晚。”姑姑拉着我的手臂,轻声说道。

        “好好好,我的好姑姑,你不是还有事吗?我这边一大堆事呢,等我忙完了再去看你,到时候我给你烧你最爱吃的红烧肉,不过现在,我可得走了。”

        片刻温馨之后,我便向姑姑告辞,直接就来到了涪江路的一家24小时便利店中拿了一份鸡腿饭和一瓶汽水直接就来到了柜台处结账。

        给我结账的是一个看似二十多岁的姑娘,穿着一身店内的围兜,动作利索的将我买的东西全部扫到了电脑内。

        我趁她在结算的时候,左右观望了一番,发现在这便利店的东南角和西北角有两个监控摄像头,这两个摄像头应该是为防止有人在这家便利店随便“借”东西而摆放的,说不定,我还能在这摄像头内找到些什么也说不定。

        “您好,总共二十七块八,饭要热热吗?”店员抬头,拿着我那份鸡腿饭直朝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了个谢谢,随即在这店员转身帮我热饭之际,顺嘴问道:“最近怎么那个老是上夜班的小伙子不见了,是不做了吗?”

        一个人打几份工,不得不说,陈炳城的确很吃苦耐劳形,而在职场中,最容易受到欺负的也是他这样类型的人,再加上他是男孩子,白天又要去张贤声那边做助理,所以他几乎不可能会有白班。

        而我在进陈炳城卧室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未丢弃的外卖盒以及一些被丢在地上的啤酒罐头,屋子很乱,床铺却很干净,也就是说,在案发之前,陈炳城的情绪并不是很好。

        “小陈啊,一个礼拜前就已经不做了,说是什么他的梦想要成真了,哎,他其实挺好的,乐于助人,人也老实,而且还是美院毕业的,来我们这里干的确是屈就了,不过谁让他那女朋友花钱如流水呢?一天打这么多工,还不够给他女朋友买一个包的。”店员转身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是嘛,那真是可惜了,我看他人挺好的,每次加班之后我都会来这里买点东西聊几句,都大学毕业了啊,我还以为他还是大学在校生来打工的呢。”我背靠着便利店柜台,耸肩说道。

        “是啊,人长得也不错,他女朋友也很漂亮,不过就是人品不太好,每次要钱的时候都来店里闹,要吃什么,要喝什么,这店就像是她开的一样,最后还不是要让小陈买单,我想啊,估计也是因为这个事情辞职的吧,只不过男人都好面罢了。”

        这时,她拿着热好的饭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拿着盒饭,转身就走出了这家便利店。

        之后,我又走访了几家陈炳城打工的地方,得到的信息也挺少的,无非就是陈炳城为人实诚,老实,别人让他办什么,只要不是借钱,都肯干,所以顾客和同事都挺喜欢他的。

        但他却在一个礼拜之前,一下就把那几份兼职全部辞退了。

        想到这里,我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靳岩,询问了一下陈炳城最后一次直播的时间,得到的答案竟和他辞退这几份兼职的时间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除了张贤声这边的工作,在这一个礼拜的时间里,他是没有任何兼职在身的。

        这是为什么?不需要用钱了吗?还是他突然得到了一大笔钱?

        “哦对了,我刚查了一下从陈炳城家画室里面找到的那些画,大多都是一些暗黑作品,而且这些作品每一副都能对应一部恐怖电影,像是下水道人鱼啊,人体蜈蚣之类的,所以我想,那发给裴永夜的作品,会不会也是他按照电影作品绘画,然后被凶手看见了,急中生智,就利用这幅画作杀死了陈炳城?”

        我拿着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画作包括发给我裴叔的那一副画如果真的是陈炳城所画,很有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我们的搜索范围就缩小了,可也缩不了多少,毕竟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陈炳城有没有做私下画作的交易,如果没有,他也很有可能将自己的画作私自给谁看,不在台面上的东西,还是需要去调查,对了,甄源怎么样了?该醒了吧?还有,裴叔说什么了吗?”

        其实,如果不说私底下,把这个事情拿到台面上来说,那么张贤声很有可能就是第一个看到这些画作的人,毕竟裴叔那时已经和我明里暗里提过张贤声的这些画作,大部分都是找他助理做的枪。

        如果张贤声拿到这幅画,觉得这幅画不错,那他很有可能会将这些画作直接交付到与自己合作的公司手上,而近期乃至张贤声这辈子有过合作的公司,也就只有叶氏集团了。

        所以即使裴叔没有这个杀人时间,这件事情也和叶氏脱不了干系。

        “放下你们手上的工作,甄源出事了。”就在这时,李西城的声音瞬间就从话筒内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