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女装大佬

第四十三章 女装大佬

        李西城看了我一眼,问我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我死死地看着李西城,只说了三个字“裴永夜”

        从个人角度出发,我当然相信陈炳城的死和我裴叔没有什么关系,但就算没有关系,他总也在隐瞒着什么。

        李西城点了点头,拍着我的肩对我说道:“裴永夜的事,我会让张晋跟进,你就不要去了,去看看江楠那边有什么发现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身回到了客厅,说实话,我不敢以现在的这重身份去面对裴叔,更不敢去面对江楠。

        我不敢去想,江楠知道那则彩信及看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自从那份论文被重新提及,我在江楠的心里,可能是比那个恶魔更加可恶的恶魔了吧?要不然,也不会每一次提及那篇论文,江楠都会跟我吵架。

        我顶着头皮,生硬的走到了江楠身后,随即蹲下了身子,轻声问道:“怎……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死亡时间应该是今天下午的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我没有在死者的骨片上发现刮痕,所以死者应不是被利器扒皮的,而从死者的死亡姿态来看,死者应是先死亡,再被扒皮挖肉的,因为只有这一副骸骨,死因尚不明确,还是需要回去做个全面的身检才能告诉你们,哦对了,死者的左侧脚关节处有一枚钢钉,从骨缝和钢钉的深度来看,这枚钢钉应该是死者幼年时打入,周围的骨头也有些骨裂的情况,等等……”

        突然,江楠缓缓地抓起一块死者的肋骨仔细看了看,随后便用镊子,将附在那块肋骨上的一粒看似透明的死虫放在了证物皿上。

        “这是……”我继续开口问道。

        “食肉蛆,如果是大量食肉蛆放在伤口处,几十分钟的时间,就能将一个活人变成一副白骨,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死者的皮肉甚至是内脏,到底去了哪里了。”江楠一边说着,一边将这装有食肉蛆的证物皿放入了证物袋中。

        “食肉蛆?蛆不都能吃腐肉吗?”这时,李西城突然从我们身旁走过,轻声问道。

        江楠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收拾起了地上的白骨,道:“蛆是无脊椎动物昆虫纲,双翅目动物的幼虫,由于头部及口器极度退化,故称无头幼虫。如蝇的幼虫——蛆,即为无头幼虫,而我们日常所知的仅臭驱一种,它们可以自腐肉繁衍,也能自人体排泄物,腐烂的食物繁衍,但不为人所知的,还有水蛆,肉蛆,血蛆,竹蛆,柑橘蛆,根蛆等等,至于食肉蛆则是国外某医学实验者培育出来的新形蛆,在国外,法医学者们已经用他们替换掉了普通蛆虫来用以需要进行全身骨骼检测的尸体,这种蛆现在在国外很常见,却并没有被引入国内市场,毕竟只用于法医检测,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还没有任何实用性质。”

        听完这些话,我和李西城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李西城和江楠一同蹲下,朝着那副骸骨,意味深长的说道:“也就是说,凶手是利用这些所谓的食肉驱,活生生的将死者的皮肉吃掉的?”

        江楠听罢,顿时冷笑了一声:“难道是你吃掉的?”

        这时,靳岩拿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直朝我们快步走来,这一边走着,一边还急冲冲的朝着我们几人说道:“查到了,张贤声的别墅是在三年之前入手的,可这别墅在张贤声买下之前,早就已经被一个名叫钱佳唐的人买下,一开始我还觉得奇怪,这人刚买下别墅三个月,却又以低价出手给张贤声,按照现在的楼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里面出过事或卖家急于出手,所以我又调查了一下这个叫做钱佳唐的背景,才发现这个钱佳唐竟是叶氏集团设江北市区域经理,也就是说,张贤声在三年之前,就和叶氏有过往来。”

        李西城和靳岩若有似无的朝我看了一眼,意思很明确,叶氏是我姑姑的公司,而这桩案子又和我姑姑公司旗下的画家有关,那么我的立场,的确是不适合办理这个案件。

        当然,李西城并没有直说,而是画风一转,继续问道:“那么这个陈炳城的资料呢?”

        靳岩将笔记本摊在了左手之上,随即右手更是快速的敲打键盘,几秒钟后,靳岩这才开口说道:“陈炳城,男,二十三岁,今年刚从美院毕业,不过早在四年之前,在一个美院举办的学生展会上张贤声一眼就看上了他,之后便顺利和张贤声签约,由他兼职担任张贤声的助理,不过这个张贤声给陈炳城的公司显然不高,因为在这四年里,光固定的兼职陈炳城就做了四份,其中包括果模,餐厅服务员,24小时便利店服务员以及最近才刚刚起来的直播。”

        “直播?”我疑惑的问道。

        靳岩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刚刚在车上还用手机看了一会儿,说实话,这个陈炳城的直播属实有点辣眼睛,一开始还好,也就只是画画,聊聊天,可这几个月……他竟开始以女装示人,甚至还穿上女装在直播间里面跳舞,为了赚取打赏,粉丝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近期一次更甚,他竟听粉丝的话,拿来了两条菜花蛇,跟贝爷一样,将这两条蛇剥皮,然后生吞了下去。”

        “这么……变t吗?”李西城皱了皱眉,而后惊愕的说道。

        我白了他一眼,随即说道:“何止是变t,这简直就是女装大佬啊。”

        说起这女装大佬,我依稀记得今年林晚晚生日,她非逼着田博允穿上旗袍和她在酒吧舞池里面共舞,那画面让我在之后的几个月里面见到田博允就能想起他那辣眼睛的穿搭。

        “谁说不是呢,不过你还别说,陈炳城长相清秀,穿上女装,化上妆其实也并没有这么不堪,对于,除此之外,陈炳城还有一个女朋友,叫甄源,和陈炳城同样都是美院学生,我查过,她现在正在准备出国深造,提前三个月就定了机票。”

        李西城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正在被江楠一根一根捡起来的骨头,低声说道:“查,但凡是跟这两起案件有关的,都给我查。”

        “好,我现在马上就去。”

        说话间,靳岩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李队,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有关于这个案子的。”直到勘察现场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这才开口,对着李西城说道。

        有关于那一份论文的事情,我想我有必要跟他报备,毕竟已经是两起了,我不相信这只是一个巧合。

        其实,我当然也知道,将这件事情跟李西城说,或许他也会像江楠一样把我当成一个怪物看待,但又有什么所谓呢?我本来就不是一个需要朋友的人。

        从小到大,这种怪异的目光,难道我还没有习惯么?

        “李队长,我走了,报告出了我让人通知你。”这时,江楠站起,随即便让魏黎将那装有尸骸的包裹背了起来,悄然从我们身旁走过,从始至终,除了刚刚介绍死者基本信息的那几句话,她连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

        我和江楠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外冷,里面更冷,但她为死者讨回公道的心却是热忱的,她的眼睛里面容不下一点沙子,她更加不能接受一名警,察的心理报告评分比那些罪犯的评分都要高,再加上这论文引发的两起案件,想来,在她心里,不光已经没了当年的情愫,恐怕,已经把我当成了还没有动手的杀人犯了吧?

        江楠离开之后,我便将我当年论文的事情全数都告诉了李西城。

        可让我意外的是,李西城并没有震惊,反而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多想,还告诉我,在他提议让我进入刑侦二队的时候,已经对我再次进行了政审,当然,我当年那份报告的事情,也是没有幸免的被送到了李西城及局长的桌上。

        按照李西城的说法,那份报告里面并没有对我的论文有任何注释,只说那份论文内存在的,都是一些连痕迹学家及犯罪心理学家都无法分析的心理状态来设置的案件,甚至还有一位匿名专家在论文之后注释了犯罪天才的字样。

        说实话,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内心毫无波澜。

        “不过,你进二队的事情,是局长拍案首肯的,用他的话来说,你是一柄双刃剑,如果用在正途,你就是破案天才,我相信我的眼光,不过这两起案件和你那论文内的案件类似我却属实没有想到,你还记得当年案件的具体细节吗?”李西城看着我的双眼,缓缓地问道。

        细节?

        现在让我背出来,我都能倒背如流,但……

        但,当年在封存论文的时候,我签署了保密协议,我能说的我都已经全数告诉了李西城,再多说,恐怕我难免会落得被彻查的下场。

        不过我能说的这些东西,已经是我认为最关键的了,至于其他细节也已经都被删减过了,没有一处和这两桩案件相似。

        “你们……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会在我男朋友家?喂,别搬东西,你们干嘛的?”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李西城看了我一眼,顺势就带着我走到了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