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侄媳妇

第四十一章侄媳妇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裴叔还是不开口的时候帅一点,一开口,就跟个老阿姨似的,一张开嘴就得不得不个不停,而且永远都是围绕着一个话题。

        可能是裴叔见我有些不爽了,也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关于我职业的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不说,不代表其他就没事了。

        只见裴叔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裤兜里拿出钱包,并亮出钱包里的那张他和我爸幼年时的照片,佯装悲伤的说道:“杨杨,我知道你爸妈的事对你打击很大,好,你要做警,察叔也支持你,但是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找个女人为叶家传宗接代了,这一次回来,一是为了公司,二呢,我和你姑姑也是为了你和晚晚的事,晚晚我也就不去说了,你知道的,你姑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所以,她为你选了几个女孩,家境长相都还不错,晚一点你跟我去见见。”

        这一次,我是真的懵了,我看着裴叔,一脸懵逼的咽了口唾沫。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也算是你半个爹,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晚上八点……算了,你还是留下来跟着我一起去,免得你小子半路跑了。”裴叔还没等我说话,直接就掐断了我的后路。

        “裴叔,我这才几岁……”

        “几岁?你还想几岁?你爸这个时候都认识你妈了,明年都能生下你了。”裴叔顿时威吓的朝着我吹鼻子瞪眼的说道。

        我有些无语,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来。

        我想了想,还是先把我要问的东西问清楚,这相亲的事情,我总有办法解决。

        想到这里,我抬头赔笑的对着裴叔说道:“叔,其实我有女朋友,这不是,我听晚晚说最近姑姑在给张贤声筹备画展?我女朋友挺喜欢他的画作的,下个月就是她的生日,原本我寻思给她买几件,可在网上找了很久,就是没有找到,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所以就厚着脸皮来找姑姑帮忙来了。”

        裴叔一听我有女朋友,这人立马就支棱了起来,双手一撑沙发,直朝我开心的说道:“真的?你有女朋友了?”

        我义正言辞的点了点头,道:“比珍珠还真,不过谈了没多久也没好意思带来给你们看看。”

        “好啊,哈哈哈,我们家杨杨长大了,喜欢张贤声的画?那有什么难的,我这库房现在就有,我给你去拿去,不过,这一幅画也不值多少钱,叔这还有一条项链,刚从拍卖行拍下来的,一起给侄媳妇送去,男人,出手不要小气。”

        说话间,裴叔激动的立马站起,一边说着,一边更是朝着身后的一间小库房走了过去。

        见裴叔起身,我也立马跟上前去,闲话家常的说道:“叔,一幅画就够了,其实最好啊,还是得有张贤声的签名。”

        一提及签名,裴叔显然愣了愣,道:“要画可以,但是这要签名……杨杨,你今天没看新闻吧?”

        我佯装一愣,随即说道:“新闻?没有啊,怎么了?”

        裴叔撑腰起身,无奈的耸了耸肩,朝我说道:“你啊,要是昨天给我说我侄媳妇喜欢这张贤声的画,我让他跟侄媳妇吃饭喝酒都没问题,可你来晚了,今儿个早上他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家里,现在网上都传的沸沸扬扬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说:“裴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看电视不上网,没事儿的时候就看看书打打台球,我知道才有鬼了,那……”

        我话还没说完,裴叔就从那杂物堆里将一副山水油画拿了出来,直递给了我,继而说道:“不过啊,因为他的画流在外面的实在太多,所以这画也不值几个钱,这样吧,晚上你约侄媳妇来天鹅饭店吃饭,我把你姑姑叫上,你姑姑多疼你,她一定会拿出最好的东西来给侄媳妇做见面礼的。”

        我白了裴叔一眼,现在他的脑子里面已经完全屏蔽了我的问话,左一句侄媳妇右一句侄媳妇,人不明白的,还以为是他媳妇。

        “叔,这画……我对象说,张贤声之前并没有名气,所以买他画作的人也不多,怎么会一下子流出那么多画作来?不值钱吗?不值钱我就不要了。”我将这幅山水画直接就丢在了地上,朝着裴叔说道。

        据我所知,张贤声的确并没有那么出名,而且按照他银行卡的流水来看,他的画作应该也鲜少有人会购买,但按照裴叔所说,他的画作现在满天满地都是,这两件事,应该是互相矛盾的。

        让我更不明白的一点是,江北市乃至g省,出了名的画家那么多,姑姑怎么就选了张贤声?

        我看过张贤声的资料,自从他被他的“老师”爆出他根本就不是其学生后,张贤声在这行内的名气已经开始臭了,而他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虽说在这个行当里面,名声并不是关键,但姑姑是重信誉的人,在她眼皮子底下是绝不能容一粒沙子,哪怕是鲜少的负面丑闻。

        毕竟姑姑的公司也算是经营了十几年了,一家这样的外资联合企业,就算是子公司,用人也是很严格的,没理由用一个在这个圈子里面混得不怎么样,名声还差的人啊。

        裴叔白了我一眼,顺手就将这地上的画拿了起来,轻声说道:“值钱?这幅画虽然现在不值钱,但是叔跟你保证,三个月之后,你拿着这幅画到拍卖行里面去,随随便便就能有个几十万。”

        “?”

        我疑惑的看着裴叔,看着他那略显深奥的样子,我倒觉得,裴叔一定是憋着什么坏屁呢。

        “在商言商,我们在张贤声的身上下了这么多功夫,到头来总不能一点好处都捞不到吧?他死了也就死了,但他的画还在啊,我已经联系了张贤声的助手,从现在开始,这幅画的主人,就是他了。”

        我微微一愣,似是听懂了裴叔的意思,他是想扶持张贤声的助手。

        助手?

        我记得,那份资料上有提到过,但提到的不多,我当时也没在意,但现在,姑姑和裴叔却要将这个人推到风口浪尖上?甚至还不惜让其利用张贤声未展示的作品……

        我深吸了一口气,饶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裴叔,皱眉问道:“瞧裴叔的架势,这次展会还是会举办?可是我不明白,对于公司来说,张贤声并不是那么有名,既然张贤声死了,我们大可以推其他画家,为什么非得选择他的助手?”

        “你以为,张贤声的那些个作品都是他自己的东西?是,他在油画界的确不是那么有名,但基础打的好,多少也是有些粉丝的,而我们公司就要这种流量中等,可以把所有版权全部签给公司的人,张贤声的死现在在网络已经有了一波热度,如果我们趁着这一波热度,把他的那个小助理推出去,告诉全世界张贤声之前的画作都是抄袭了这个助理的,这个时候,我们再爆点张贤声曾有猥亵未成年人的怪癖,粉丝嘛,都是一群隔着屏幕,佯装正义的愤青,知道张贤声是这样一个人,他们还会继续喜欢?到时候我们再出一份声明,就说逝者已矣,无论其以前有任何过往,人都已经去了,我们也没有必要深究,同时,我们愿意以张贤声的名义,签下这个助理,外界会怎么看我们公司?”

        说实话,听了裴叔的这些话,我是有些震惊的,因为我并不觉得裴叔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折手断的人。

        就像他说的一样,逝者已矣,为什么还要去利用死人做文章?

        当然,我并没有在裴叔面前流露出有什么不爽,毕竟这一次我过来,并不是来给他看我到底是一个多么正义的一个人。

        “猥亵未成年人?这张贤声……总也做不出这种事吧?”我诧异的看着裴叔,问道。

        后者一阵冷笑,顺手就拿出了一根雪茄点燃,而后青烟袅袅的说道:“媒体不会管你透露出的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真假也不是那么重要啊,臭小子,以后你要来公司,还是得好好学学,行了,画你拿到了,回去送给你女朋友,晚上带她来吃个饭,这个点,你姑姑估计还在开会,等开完了会,我和她一起过去。”

        我还想问点什么,可裴叔顺嘴就给我下了一个逐客令,对此,我也不好再多问点什么。

        “滴……”一阵长鸣声顿时从裴叔的口袋内响起,只见裴叔拿出手机,并在界面中点了点,之后,裴叔顿时就露出了一阵震惊的表情。

        “啪”的一声,原本还在裴叔手上攥着的手机一下就掉落在了地板之上。

        我疑惑的捡起手机看了一眼,下一刻,我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