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鬼脸

第三十七章 鬼脸

        我揉了揉眼,只见刚刚那个女人站的栈道之上此时更是空无一物,紧接着,我又朝这四周看去,突然,一阵寒光顿时照在我的双眼之上,我眯着眼朝这别墅左侧的小高层看去,只见那个女人的脸,竟再次出现在那六楼之上的某个窗台内。

        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可这一次不一样的是,两行血泪,正从那个女人的眼睑处缓缓地落下。

        我心头一沉,连忙拔腿就朝那层楼跑了过去。

        怎么会这么快?

        明明一分钟前她还站在我面前的啊?

        难道真是我眼花了?

        带着种种疑问,我敲响了这六楼户主的大门。

        可当这防盗门被缓缓地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却一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怎么……是你?”

        “是你?”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饶是有些蹊跷的问道。

        而她在见到我的第一时间,也和我一同开了口。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叫慕南乔,之前在福利院见过一面,只不过,这江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我低头看了一眼这玄关处的鞋架,让我意外的是,这鞋架上居然还有一双男士皮鞋。

        我挠了挠头,尴尬的朝其笑道:“这么巧,那个……哦对了,可能有些冒昧,我能去一下你们家靠南的房间么?”

        我似乎看到慕南乔脸上的问号,但可能是碍于这种尴尬,也知道我不是什么坏人,最终她还是让我走进了她的家。

        她家装的有些类似简欧风,整个屋子从家具到装饰,几乎都是白色的,而这一层的平面面积大约有一百六十多平,看上去,她倒也是有钱的主。

        “靠南的房间就只有我的卧房,那个,你进去可以,但能别动里面的东西么?”慕南乔带着我走到了她的房门口,疑惑的问道。

        我立马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如果要打开什么东西,我也会先得到你的允许。”

        说话间,慕南乔将房门缓缓地打开,引入眼前的,却是一面诺大的落地窗,而在这落地窗的内侧,则是一张双人床和一个按摩椅,在其床头,还挂着一张慕南乔的写真。

        我跟着慕南乔走入门内张望了一番,却还是没有发现那个女人,紧接着,我在征求了慕南乔的同意之后,将这房内可以藏人的地方都搜了一遍,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你到底要找什么?”等我走出房门,慕南乔这才开口问道。

        我挠了挠头,轻声说道:“我刚刚在你窗户上看到了一个熟人,可能是我看花了,不过,你一个小姑娘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面倒也不害怕么?”

        慕南乔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住?”

        我看了一眼玄关门口的鞋架,随后笑道:“你这鞋架上虽然放了一双男士皮鞋,但也不难看出这双皮鞋基本上没有穿过,我刚刚路过你卫生间的时候,发现你水池上的牙刷牙膏都是呈单的,也就是说,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你一个人居住,而且我还知道,你应该是常年需要出差或因为某些缘故而不在家,所以你的卧房虽然很整洁,但地上却多少积了一些灰,再加上你卧房内那被摊在地上的行李箱,你不光是一个人住,还长期不着家。”

        慕南乔呆滞的看着我,很显然,她有些惊讶,但这阵惊讶之情很快就被她的笑容给掩盖了过去:“没想到你观察的这么细微,你要是个贼,我这些障眼法在你眼里,不过就是跟小孩过家家一样。”

        我尴尬的笑了笑,随口说道:“其实你家的防盗措施很完善,根本不用想这些,如果你实在害怕的话,可以在门外装个监控或者感应器,这样有人在门外敲门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门外那个人到底是谁了,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回小区的?”

        我看着慕南乔,她脸上是带妆的,看她这穿着打扮,应该是准备出去,当然,我一开始也怀疑过那个看似女鬼的女人是不是慕南乔,但她脸上的妆容很精致,我上来也才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所以要想在这个时间点内卸妆上妆,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我又却在她的房间里面看到了那个诡异的女人,让我不得不联想,这个女人曾经在她房内出现过。

        只是我一直都在问我自己,这么短的时间内,要从楼下上到楼上,她是怎么办到的?

        慕南乔看了一眼手机,而后轻声说道:“我应该是三点多回来,因为公司忙,经常要加班,所以对于防范措施比较敏感,毕竟我一个女孩子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再加上回来的时候经常都已经快一两点甚至三四点了,所以……不过,我们如果能做朋友的话,我可能就不会那么害怕了,其实上次我去医院看过你,但每次都到病房门口却总是能看见你病房里面有个女孩子,怕打扰到你们,所以……”

        我缓缓地点了点头,笑道:“院长的身体还好吗?上一次的火灾,应该没给她造成影响吧?”

        “恩,院长很好。”

        我点了点头,道:“身子好就好,这样,我一会儿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完这句话时,我转身就下了楼。

        “那个……”

        “?”

        我转身疑惑的看着她,随即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她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嘴,而后摇头说道:“没……没事了,那个,我就想问一下,你周末还会去福利院吗?初一让我告诉你,那个雪饼很好吃,他喜欢你。”

        我微微一愣,初一?是那个孩子吗?

        我经历过他的经历,所以我知道能让他接受一个人是有多么的困难,而让他接受的那个人,很可能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只有五岁,未来有很多可能的美好,如果在我的童年里有那么一个人出现的话,或许我会死死地抓着这根救命稻草不放手。

        想到这里,我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如果周末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看那孩子。”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周末福利院见。”说完这句话,慕南乔顿时笑着转身回到房门内,并朝我爽朗的挥了挥手关上了房门。

        离开慕南乔所住的楼层后,江楠正慢慢悠悠的拿着工具箱从张贤声的别墅内走出,我快步上前,将其手中的工具箱接过。

        期间,我一句话没说,拿过工具箱的同时,我右手直接就牵着江楠的左手快步走到小区门口,我是真的怕在这种地方碰到我姑姑,虽说没有穿警服,但她知道我现在是民警,姑姑很聪明,一联想就能联想的到我是来这里办案的,所以为了避免狂风暴雨般的盘问,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直到我们两人上了车,我回过头去,见姑姑的车还在别墅区门口,我这才放心的让司机师傅开车。

        这时,江楠一把将工具箱从我手上拿过,并低声说道:“解释一下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论文里的两个案子相继出现?你的论文当年在封存之前,有给谁看过?”

        我一脸僵硬的看着江楠,随即说道:“这是我的论文,除了我的导师和院长以及一些犯罪心理学的专家之外,在我手上的时候我没有给任何人看过,毕竟你也知道,这些案件的作案手法如果往外传的话,那会是一个不小的隐患,我没有这么蠢,而且……不光是血腥玛丽和曼陀罗碱,我里面的那个死亡相片,也出现了。”

        那个案子,是我想起来都会浑身发抖的凶杀案,那个凶杀案是利用当时最为轰动的两桩命案拼凑而成,不光杀人手法凶悍异常,凶手就连引导手法都是离奇诡异,说实话,我真的是有点害怕凶手真的看过我的论文,再以死亡相片的这个形式作案。

        如果真是那样……

        凶手下一个目标,应该马上就会出现。

        “死亡相片?叶杨,你闯大祸了……”江楠在听过死亡相片后,顿时及其震惊的看着我,虽然她已经尽量压低的音量,但司机师傅,却还是奇怪的看了我们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