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最后一个嫌疑人X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预言死亡的画像

第三十六章 预言死亡的画像

        血腥玛丽?

        那女人要真的存在,到现在为止都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而且一个是西方,一个是东方,哪怕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也还轮不到她被召唤出来。

        但,死者死前的大致用意,应该是想要召唤血腥玛丽的意思。

        再加上地上的血渍……

        我总感觉这些血渍的味道有些奇怪,但要说奇怪在哪儿,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紧接着,我又检查了一下房门,这房门内的门锁在那些民警到达现场破门的时候已经被损坏,不过在损坏之前,他们有拍照留存。

        我看了一眼这把锁,的确,在他们到达这里之前,门锁是没有被损坏的。

        也就是说,在这个只有通风孔透风的卫生间,一个人被活生生的放干了血。

        这要说是他杀案,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

        不为别的,如果这是他杀案件,这就是密室杀人案。

        尽管,我不太愿意说出这五个字来。

        一般来说,密室杀人案的作案手段是非常严谨的,因为一个不小心,凶手就可能留下破绽,当然,这不是拍电视,而是真实的命案现场,如果我们错过了某个细节,这密室杀人案,就有可能做成完美的自杀案件。

        因为案发现场特殊,所以搜证工作几乎都是我和张晋来完成的。

        我们在厕所地漏下发现了很多长发,在浴缸内侧还发现了一些人体j液,甚至在马桶内侧,还发现了一根留有口红印记的外烟,但在整个别墅内,我们却没有发现一个烟灰缸和女人的衣物。

        也就是说,这个曾经来到过张贤声房内的女人,并不是这个别墅的女主人,甚至,她很少或第一次来到这个别墅。

        “李队,我们在杂物房里面发现了一个暗门,您过来看一下。”这时,门外正在搜证的同事直站在门口,朝着正看江楠进行初检的李西城大声的说道。

        因为现场此时及为案件,甚至没有人敢大声喘气,所以这么一叫,几乎把江楠和张晋还有我和李西城都吓了一跳。

        我看了那民警一眼,随即起身,朝李西城说道:“李队,我这边勘探工作都差不多了,我去看看吧。”

        李西城点了点头,直道:“你和靳岩一起去吧,他已经到门口了。”

        “好。”说完这句话,我又瞥了一眼江楠,却发现此时的江楠,也正朝我看来。

        我没有和她的目光直面接触,或许是我怕了,我怕她问我为什么。

        其实在进入这个凶杀现场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这是一桩效仿死亡玛丽的凶杀案件,只是我一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巧合罢了。

        可江楠……会这样想吗?

        离开案发现场,我跟着那名民警来到了一楼杂物房,在门口的时候正巧碰到了靳岩。

        最近靳岩家里Β的紧,为了相亲,他甚至都请了三天长假,要不是这个突发的案件,我想现在他还在江北某家咖啡厅内跟那些姑娘们相着亲呢吧。

        “相完了?”我一边走着,一边朝靳岩说道。

        后者无奈的白了我一眼,道:“歪瓜裂枣,一群不懂it的姑娘,要来做什么?”

        “我看啊,这辈子你就和电脑去过吧。”

        说话间,我和靳岩直接就走进了杂物房,环顾四周,说实话,这里比我房间都要大,周边摆放着的也都是一些绘画工具,听保姆说,这里的工具都是张贤声用下来的,他有一个习惯,就算画笔断了,画板换了,都还是会将这些旧东西收起来,按照张贤声的话来说,这些都是陪伴他成长的东西,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他舍不得。

        看着这满满当当装着绘画工具的纸箱,张贤声这个人,应该是一个及其念旧的人。

        而在这杂物房的某处,竟有一道小小的铁质暗门,走到暗门口的时候,那名民警告诉我,这里面放着的都是一些张贤声的画作,因为张贤声从今年开始才有些名气,所以画作不多,但也不少,原本寻思等我们勘探完现场才来找我们,但,他们却在这画室里,找到了一张及其恐怖的画作。

        当那民警将那副画作拿过来的时候,我愣住了,而没有进过现场的靳岩却徒手接过了这幅画作,左右观察了一下,随即说道:“一面写着ΒlooΥΜary的镜子?这能说明什么?”

        我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头顶的汗珠更是不断的落下。

        那民警见靳岩左看右看愣是看不懂,当即就朝靳岩解释道:“靳警官,您可能还没有去过现场,现场在二楼张贤声的卫生间,卫生间的镜面上,也有这么一句话,刚刚叶警官说过,这是血腥玛丽的英文字符。”

        听到这里,靳岩顿时皱眉,随即看着我问道:“为什么这幅画会在这里出现?是模仿作案?”

        我缓缓地攥紧了拳,此时,我的精神状态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我当年的毕业论文原创了很多案件,而血腥玛丽就是其中一桩,在我的毕业论文中,有五名应届毕业生在毕业前夕来到了一个废弃工厂中召唤血腥玛丽,最终却被那个所谓的“血腥玛丽”杀害。

        可事实的真相是,这桩案件是其中一名学生由于长时间被其余四位压榨而剑走偏锋的杀人案件,案件的过程很复杂,但却最终因为那一面镜子而功败垂成。

        是的,和上一起案件一样,这一起案件,又和我的论文有关。

        但这一起案件却又和那起案件不同,因为在这一起案件中,还夹带了我另外一桩案件的关键点。

        想到这里,我缓缓地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靳岩手上的那副画作,低声说道:“预言死亡的画像。”

        在我的论文里,这个案件叫死亡照片,凶手在每一个死者的生前都会寄送一张利用电脑合成做出的照片,而这张照片里所呈现的都是死者的死亡现场照片,有的死者在收到这张照片后以为是恶作剧,也有的死者,在收到这张照片后惶恐度日,但不管是哪种类型,他最后的死亡方式,都和这张照片如出一辙。

        当然,我还不能肯定,这一定就是预言死亡的画像,但从提要来说和那血腥玛丽来说,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觉得,这个案件和我的论文有所关联。

        “让我进去,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在我准备和靳岩搜查这画室的时候,一阵听上去略显熟悉的女声突然就从门口传来。

        “岩,我去看看。”说话间,我拿下塑胶手套直接就走到了门口。

        只是,我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就看见了一个身穿红色名牌大衣,头上还带着一个大檐帽的女人。

        看到她的时候,我这心跳都快停了,整个人下意识间就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就跑上了楼。

        回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李西城见我有些慌乱,立马皱眉问道:“你这是见鬼了?”

        我咽了口唾沫,下意识闪到了李西城身后,朝其轻声说道:“我姑妈来了,我做刑警这事儿还没给她说,要让他知道我跟着你们一起查案,后果……”

        那后果是我难以想象的,还记得我瞒着姑姑报考警校那次,她就差点没把警校闹翻了天,我不能阻止她的固执己见,因为我打从心眼里知道,她是为了我好,可我又不想放弃我父亲的梦想,所以就跟姑姑约定,警校毕业之后,我不做刑警,只做一个社区民警。

        “后果是啥?”李西城一连疑惑的问道。

        “记得李校长吗?”我抬头问道。

        后者点了点头,道:“李燃校长?”

        “嗯,当时我报考警校,我姑姑怎么都不同意,然后……就去李校长那边告状,说我从小就是个惯偷,还罗列出了一系列的证据说我不适合当警.察,甚至,她还跟李校长说我从小有偷窥人洗澡的毛病……”

        “你……有偷窥癖?”李西城一脸尴尬的看着我,并立即刻意的和我保持距离。

        “那些都是欲加之罪好不好,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想说什么?我说的是,一会儿要是碰到我姑姑,你得告诉他,我是当地民警,只是协助你们办案,反正没几天她就得回去,先让我过了这道坎再说。”我也是着急,直接拍了李西城一下,焦急的说道。

        “行了,阿姨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我先下去会会她探个风,江楠这边,要是出了初检报告第一时间通知我。”李西城笑着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就下了楼。

        他……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我挠了挠头,转身回到案发现场的时候,江楠已经开始在用手按压张贤声小腹了,所以我也没有多做打扰,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江楠验尸。

        大概就这样过了五分钟左右,江楠这才放下了双手,并用口腔扩张镜看了一眼死者的口腔,这才轻声说道:“按照死者的尸僵程度来看,死了最起码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死亡时间基本认定在今日凌晨三点到三点半之间,死者的颈总动脉、主动脉、肺动脉、锁骨下动脉全部被割断,初步认定,失血过多而死亡。”

        说到这里,江楠抬起死者双手,继而说道:“我在死者的手腕之上还发现了割痕,但这些割痕最起码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另外,死者的背部有明显的烧伤,虽然烧伤痕迹很新,但却并不是这一次留下来的,进一步尸检,我争取明天给你。”

        “失血过多?那这里的血。”我看着地上那离地几厘米的血液,疑惑的说道。

        江楠起身,顺手便把扩张器放入了工具箱内,随即低头看了一眼那些血液,轻声说道:“按照血液的浓稠度来看,不会是在血液里面放了水,这里四周密闭,我们过来的时候味腥臭,但散的很快,应该是动物血混合人血之后的产物,等报告吧,对了,今天我是临时接到电话过来的,所以没有开车,法医院的车今天也只来了一辆,一会儿你送我回去。”

        “啊……我送你?可是我这里一堆……”

        “别说的地球没了你就不转了一样,你还没那么重要,下去等我。”江楠说完,转身就继续收拾起了工具箱。

        我就跟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我哪儿是不想走?就算我想走,楼下的姑姑能同意?

        可都被架到这里了,我还能怎么样?难道跟她说我姑姑在楼下堵着,咱们跳窗走?

        恩?

        这个想法……倒也是不错啊。

        我往后看了一眼江楠,轻声说道:“那个什么,我在小区门口等你,一会儿你出来就好。”

        说完这句话,我连忙来到一楼厨房,穿着鞋套,踏上灶台就朝那窗户翻了出去。

        可就在我翻窗的那一刻,我竟在这距离窗台的不远处,看到了一个面容凝重,脸色苍白的女人正死死地盯着我看。

        说实话,我被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直接就摔在了草坪之下,可等我再次抬头望那个女人身处地看去的时候,那边哪儿有人?